当前位置:  首页 →热点 →聚焦 →正文

聚焦_玩客币WKC:救起一个迅雷,坑害无数韭菜

2018-09-06 18:04:10 聚焦

玩客币WKC:拯救一个迅雷,坑害无数韭菜

前言:

玩客币(现名“链克”)是迅雷旗下子公司网心科技推出的产品,是基于“玩客云”智能硬件、依托共享经济云计算和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资产。作为一家老牌互联网企业,迅雷ALL IN区块链,获得了市场的极大关注。推出玩客云仅仅一月,迅雷的股价就上涨了6倍。即便此后它被互联网金融协会点名有变相ICO的嫌疑,对于迅雷来说,都是打了一个翻身战。今天我们就来看一看迅雷这一年走过的路,扒一扒迅雷现在的区块链进展和玩客币的现状。

 

一、平地起惊雷迅雷ALLIN区块链推出玩客币

沉寂中的迅雷,在2017年冬天忽然成为了热门公司。

2017年10月之前,靠下载起家的迅雷,一直处在慢慢的衰退之中。迅雷经凭下载速度驰名全国,但如今这一优势却早已不复存在。现在,即便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浏览器,下载起来也比迅雷快得多。迅雷虽也广泛涉足其他业务,却始终没有什么营收。14年在美国上市时,迅雷IPO发行价是12美元,但至2017年7月,其股价已经跌到了3美元左右。

然而,短短30天内,迅雷就摇身一变成了站在时代技术前沿的明星公司,股价暴涨600%。

它靠的是什么?

靠的是迅雷主动站到了风口,投身区块链,成为被吹起来的那只猪。

2017年10月,迅雷总裁陈磊宣布公司ALL IN区块链。10月12日,玩客云项目正式推出,玩客币也随之一起面世。

玩客云是一个硬件,相当于一个私人云盘,由迅雷的子公司网心科技推出,本质上做的是一个CDN业务。所谓的CDN,就是在不同的地点缓存内容,将用户的请求定向到最合适的缓存服务器上去获取内容,这些“不同的地点”,就相当于是各地的仓库。

玩客云业务的特殊之处在于,它不是自建“仓库”,而是鼓励用户把自己的空闲带宽贡献出来,形成一个个节点,联结成一个仓库,大大提高下载的速度和效率。

如此说来,网心科技相当于是在做共享经济。它最初鼓励用户贡献带宽的方式是直接给钱,那个时候玩客云的名字还叫赚钱宝。

但是用户用赚钱宝每年也赚不了几百块,实在是没多大的吸引力。

2017年,数字货币市场火了,网心科技终于看到了一条迅速提高业绩的捷径——用玩客币这个TOKEN来取代金钱,用玩客币奖励用户。

在宣传的时候,玩客币被有意无意地和比特币对比起来,一举成名。炒币者看到了机会纷纷涌入,各大交易所也纷纷上线玩客币交易,玩客币价格大涨,又助推更多人购买玩客云,挖取玩客币。

转变了一下奖励方式,玩客云就此打开了市场。

玩客云项目于10月推出,而就在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联合七部委下发的一纸文书,认定ICO为非法集资,明确规定“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之间的兑换业务”,禁止为虚拟货币的交易提供中介服务。币圈受到极大震荡,但玩客云看似并未受其影响。

事实上,迅雷终于在玩客币和炒币者的助力下登上巅峰,却也因这次风波埋下了一个巨大的隐患。

大话币圈丨玩客币WKC:拯救一个迅雷,坑害无数韭菜

 

二、泼猴哪里走:“变相ICO”,玩客币的疯狂和异化

“九四监管”之后,国内ICO被禁止,一时各个项目方纷纷转战海外。

迅雷却没有动。一则因为玩客云那时候还没有上线,二则因为它是传统的互联网公司,深扎国内,不可能冒头去挑战国家政策。

要成为风口那只猪,又不能一下子就被吹飞了,迅雷也是左右为难。

但是宁可刀口一搏,不能就地等死,迅雷最终还是在10月12日上线了玩客云。不过作为挖矿奖励的玩客币,迅雷则持暧昧态度。玩客币最终没有作为token出现,其挖矿代码也没有完全公布,算是打了个擦边球。

2017年冬天,币圈实在红火,投机者众多。迅雷一推出玩客币,市场就陷入了疯狂。

从推出的那一天开始,到11月末,约一个月时间,迅雷股价大涨,玩客币趁势上线交易所,被一大批炒币者热炒,翻了80多倍。甚至连玩客云这个挖矿的硬件,在淘宝上也是溢价卖出。

然而令人想不到的是,一出祸起萧墙,打断了这个进程,为接下来一年多的动荡拉开了序幕。

事情的起因是迅雷发布的公告,称迅雷金融、迅雷易贷、迅雷小游戏、迅雷爱交易属于迅雷大数据的业务,并非迅雷集团旗下业务。迅雷集团董事会决定撤回对迅雷大数据公司及其子公司的品牌和商标授权。

公告特别提到,如果迅雷大数据从事的上述业务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和相关政策,对迅雷的商标和品牌造成任何影响和伤害,迅雷均保留法律追述的权利。

从2017年末开始发酵,到今年上半年大爆发的P2P暴雷来看,迅雷当时已经意识到迅雷大数据从事的业务有严重风险。

迅雷2016年8月投资了迅雷大数据公司,2016年12月迅雷占股已经下降至28.77%,并且失去了董事会席位。也就是说,迅雷并没有控制这家冠了迅雷名字的公司。迅雷的这份公告,是不想被拖累。

但是迅雷大数据公司也毫不示弱,立即进行了反击。2017年11月28日,迅雷大数据发布公告,除了声明自己品牌和商标完全合法注册以外,还特意表示迅雷CEO陈磊开展的玩客币业务并未使用区块链技术,违反了7部委的相关文件,属于变相ICO,是非法集资的骗局。

没有区块链技术”“变相ICO”“非法集资”,每一个字都在打击着迅雷,以及迅雷的股价。

大话币圈丨玩客币WKC:拯救一个迅雷,坑害无数韭菜

11月29日,迅雷董事会向股东致信,澄清关于玩客币业务的疑问,表示迅雷分发的玩客币将符合国家的法律法规。为了遏制非法交易,玩客币钱包在12月将采用实名制,并且对所有提供玩客币交易服务的平台发送律师函,向主管部门举报并协助封停。

迅雷都要协助封停交易平台了,各大交易所自然把它拉入黑名单,纷纷下线玩客币。

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

2017年12月9日,迅雷突然宣布把玩客币改名为“链克”,并将在12月14日上线实名制认证功能。

2018年1月12日,迅雷被互联网金融协会点名:链克有变相ICO风险。

一时间,迅雷处于内忧外患之中。

 

三、找来苍井空:迅雷的星辰大海梦?

被互联网金融协会点名,迅雷坐不住了。

大话币圈丨玩客币WKC:拯救一个迅雷,坑害无数韭菜

于是我们在媒体报道中看到,迅雷屡次否认自己是变相ICO,陈磊也屡次公开怼数字货币。在宣传的时候,迅雷也尽量避开玩客币,力推玩客云,强调玩客云是一个硬件,相当于一个私人云盘,虽然它能被用来赚取玩客币(也就是现在的“链克”),但它本身具有实用价值。

今年3月,迅雷再一次打起了擦边球,玩了个骚操作:请来苍井空老师担任玩客团的团长,吸引广大宅男购买玩客云这个“3500万人都在抢的看片娱乐神器”。

当然,还有媒体煞有介事地报道说,请来苍井空,是玩客云打算进军日本,并想依靠这个跳板,打入发达国家市场。

这家媒体脑补能力相当了得。客观地说,玩客云即便能借此获得部分国内用户,但要进军海外市场谈何容易?

不过总体而言,迅雷从去年到今年在区块链上一系列的布局,做的还是相当正确。据8月公布的迅雷第二季度财报显示,迅雷已经连续10个季度实现了收入增长。

推出玩客币为迅雷吸足了大量眼球,之后的风波也让迅雷在区块链领域真正着力。今年7月,迅雷发布了“迅雷链”。虽然,迅雷链能否真如陈磊表示的,为区块链应用在大规模用户中落地提供支撑,仍待时间检验,但迅雷无疑已经走在了区块链行业的前沿。甚至有媒体表示,迅雷的区块链布局领先百度腾讯阿里,风头正劲。

然而,迅雷发展区块链不假,玩客币前景如何,却仍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且不讲玩客币现在的价格跌得如何,看链克的具体应用,就能知道,它的发展似乎并不顺利。

在链克应用中,链克游戏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在网易的区块链游戏平台上,链克游戏被单独分成了一个专栏,但是经过查询,专栏列出的11款游戏中,只有链克狐和玩客猴被标为“正常运营或业务基础稳定”,其他的9款都显示为“未上线或业务有待观察”。

在没有交易所支撑的情况下,玩客币的价值靠的仅仅是在它内部生态中的应用,能应用的场景太少,价格自然难以上涨。

曾经的玩客币,现在的链克,情况看起来并不太妙,当初追高入手玩客币的用户们,如今也是叫苦不迭。这到底是要怪投机炒币者,还是怪迅雷,就见仁见智了。

BB财经从区块链眺望未来

BB财经|BBcaijing.com原创,作者聚焦,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bcaijing.cn/focus/95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