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A1 首页——轮播图 →区块链技术 →正文

何谓共识-从区块链,货币和法律的角度思考

2019-01-11 10:49:21 华尔街之狼

看到这标题部分人可能觉得很矛盾,因为区块链的第一个应用「比特币」,它的出现不就是因为美国金融海啸所带来的影响,想要打破银行对金融的垄断和政府发行的法币霸权吗?且创新路途上的阻碍者,最多的不就是各种规定吗?如最近的跨境支付业者等等问题,这些疑虑或许是对的,也可能是有误解的存在。

2018年是区块链修正的一年,在2018年12月,比特币价格更是跌破3500美元了,而2017年的同个时间,众人还在观望期价格是否会超越20000美元的大关!在经历过熊市后,在2019年的开始,我想藉区块链,货币和法律这三者去思考一些共通性的概念,期望找到对话的共通点,应果壳之邀,我想从法律,区块链和货币间之不同角度出发,来谈一下所谓的「共识」。

下面我将举各领域的一个或多个例子和概念,以思考这三者间的概念,最后提出我观察到的共通性,并发表一些想法,以促进我们达到各个领域中的「共识」。

 

区块链

说到区块链技术,就得先提到其系由非对称式加密技术(公私钥加密,Asymmetric Cryptography)、条件式的杂凑演算法(Conditional Hashing Function)以及共识决演算法(Consensus Algorithm)所组成的一套分散式系统,举比特币为例,其在共识决演算上是使用POW(Proof of work)的工作量证明。

而区块链有趣的一点就在于,过去往往要透过信任一个中央式机构或是第三人(如银行、政府、第三方支付机构、公证人),为互不信任的双方进行验证,在区块链下则变成信任区块链协议下的「共识决演算法」,从而各个节点和使用者可以在信任下运作此套系统,而所谓的拜占庭将军的难题,正是共识决演算法所要处理的问题。

区块链共识问题

从2017年7月开始,我们可以发现区块链在「共识」上一直不断有纷争或路线上的争执,从因为交易数量之容纳量不同,导致从比特币硬分叉出比特币现金(Bitcoin Cash)。

以及在ICO狂潮下,出现各种针对共识决演算法上的讨论文章和解说文,从POW缺点进行思考,提出的POS(Proof of Stake)权益证明,DPOS(Delegated Proof of Stake)的授权证明机制、NEM提出的POI(Proof of Importance)的重要性证明,或是POOL验证池等各种不同的共识决演算法,还有许多ICO之项目方,提出各种不同的共识决机制当作其特点,以吸引投资人投资等等。

针对不同的应用场景,可能会应用到不同的共识决演算法,如公链上可能适合用POW、POS或DPOS来处理节点和网络间之共识,在联盟链或私有链上可能就不一定需要有token的机制去引发矿工挖矿,而可以用POOL验证池或PBFT(Practical Byzantine Fault Tolerance)的拜占庭容错算法达成共识等等。

用不同的共识机制来处理不同场景下的「信任」问题。这也是在看区块链时,许多人会针对是否去中心化、TPS效率等不同面向发表其意见。所以到底哪个共识演算法好呢?

本质上还是要在从实际应用场景、多方当事人之各别需求与信任间寻求一个解决办法,比如说在银行内部处理跨国汇款不方便的部分,可能就不需要去中心化而可以採用比较有效率的共识决演算法,而去中心化的系统,它让我们在中心化和去中心化间产生了选择的权利。

如能考虑到不同场景、不同的需求,也更能达到彼此间之对话「共识」,而找到符合双方需求之共识决演算法,这个的思辨我想未来也还会持续进行下去。

 

货币

在往下说之前,我想再老生常谈地说一下货币发展前的历史,「货币」在以物易物的不便利下所发展出来的概念,如今天一个懂经济学的人,要获得一碗面,他要如何找到一个想听经济学且又会给他煮一碗面的人呢?抑或是你是生产稻米的人,你想换一杯牛奶,你如何找到一个养牛并生产牛奶的人呢?还有你们之间要如何计算才公平呢?不管是在需求供给的满足或是交易数量的一致性,交易双方都会很难达到共识。

而「货币」不是真正的发明出一个东西然后有个人(如政府)说它是货币,你就会承认说:「恩,它是个货币!!」。它属于一种概念上的创新发想,而这个概念就是「交易媒介」,这个媒介目前也是最为我们所熟知的「钱」了。

所以我们可以先想想一件事,什么叫做「钱(Money)」,何谓有钱?什么叫做财富?得到很多新台币就是有钱吗?那如果你今天生在叙利亚、辛巴威、委内瑞拉,给你一堆政府的叙利亚币、辛巴威币、委内瑞拉币,你认为你有钱吗?

现实是委内瑞拉人不收,还用来编织成一个袋子换取商品或服务。

委内瑞拉法币崩盘

所谓的财富,其实是来自于你能够获得什么商品、服务,这才是真正的财富,而「钱」只是为了效率,你愿意使用名为「法币」的媒介来进行交易,然当法币变得不那么方便,且远远超出一个国家、地区所能提供商品数量(通货膨胀),大多数人不信任这个法币时,你可能更情愿保有黄金、钻石、他国之法币(如美元、欧元),甚至是持有比特币。

过去我们的祖先曾将贝壳、金、银等贵金属当作货币,在贵金属使用一段时间后,认为这个象徵「钱」的金、银金属无法改变,直到法国鬼才John Law倡议以纸币来代替贵金属作为一国流通之货币并由国家背书,更能达到贸易中之便利性,以纸币替代贵金属,透过将贵金属存放于银行或国家,当人们习惯将纸币视为贵金属之替代品时,而多用纸币交易,而非实际之贵金属交易时,这时候纸币就成为我们概念上之货币,再透过政府的信用和法律背书,让纸币得以成为法律上承认具清偿效力的媒介,且可以用来纳税时,就成为运作至今的「法币」了,而法币也就是现今社会的「货币」了。

针对个媒介(也就是钱),经济学家给出了一个专有名称「货币」,并给出了三个要件来描述其功能(有些会列出四个,包含延迟支付在内)

1.媒介功能:促进经济之效率和减少于交换商品或服务之时间

2.计价功能:衡量商品和服务之价值

3.价值储存:保有一定之价值,并至未来购买时还能够花费该价值(不过在目前法币的体系下,可能会因为央行控管而有通货膨胀或通货紧缩等情形,还需要考虑到物价水平)

接着,我们可以再进一步地去思考,如果不是上述所列举这些已经失去信用的国家政府所发行的法币,像台湾、日本、美国等等,当你今天在台湾吃一碗面或听一个演讲,你会拿日圆或美元出来付吗?在日本麦当劳掏出等值台币跟他们买个照烧鸡腿堡(テリヤキバーガー),店家会收吗?

所以可以发现一点,纵然是法币在不同地区的人对货币的认知亦有所不同,并考量到货币发展之历程,可以发现所谓的「钱、货币」曾经以贝壳、贵金属、纸币等不同的载体出现,不同国家可能用不同的法币、不同国家也可能用相同的法币(如欧元)。

那货币到底是什么,它本质就不是一个实体存在的东西,而是一个地区或一群人们对于上述经济学家所描述的三项功能(1.媒介功能2.计价功能3.价值储藏功能)下的一个「共识」。这边我们可以看看2017年11月辛巴威的状况,比特币就成为它们争相抢购的对象

所以比特币是不是货币,不管央行、政府或哪位金融巨擘再怎样大声疾唿说它不是货币,也不会是最后决定者,因为「是不是货币」的最终决定者是你、我、你隔壁邻居包含你我的父母、朋友、亲戚以及周遭可能会接触到的人,简言之,就是生活在这个地区的大多数人的共识所决定,所以如果我们认为它是货币,它就会是货币,不过前提是它得满足我们对于货币期待的三种功能(或四种功能)。

因此看看2018年币圈之涨跌,大多数人比较其持有之加密币多以USD之价格或各国法币去计算其涨跌,并为此开心、高兴和难过,就可以知道尽管在加密币风起云涌的时代,现代社会之货币共识仍存在于法币之上。

货币共识背后体现的是一个信任,这个信任就是大多数人认为收下这个东西(共识)后,能不能再去换取他人之服务和商品,以及储存起来在未来使用。所以许多提出与法币挂勾之稳定币,其实也反映法币仍为主流之共识,就像在过去时代,黄金、白银为多数人之共识。

因此,开发一套以智能合约自我调节供需功能的稳定币(如DAI币),产生如同央行般功能的虚拟币,未来也可能成为你、我、他共识下之货币。

 

法律

如果从新闻媒体报导,大多时候就是谈到刑法问题、宪法问题,包含死刑的存废、或政府如何.等;若换个场景来到新创圈或是金融圈,可能就是说法律规定多如毛牛,一堆有的没有的规范规制,可能会妨碍业务发展等等。

不过除了上述所谈涉及国家刑罚、各种监理管制等面向外,法律还有许多比较抽象和细緻部分,值得各位去思考的部分。以法学的角度来说,在初学法律时,思考上最重要的就是要习惯去思考不同场景下,人事物的「定义」;抑或是一个行为的「要件」,然后再把事实跟法律相结合,逻辑性地思考串接函摄,除了逻辑外还有价值判断在内。举两个法律的例子供各位思考:

举比特币的例子来说,还记得央行被问到比特币是不是货币时,央行说它不是货币,而是一个「虚拟商品」。有些人可能会想到说,既然是虚拟商品,那么它应该是物吧?那我们就先从法律的角度来探讨一下,法律上物的定义:

比特币是不是法律意义上的「物」呢?

其实在法律上并没有针对「物」的定义,不过有学者提出所谓的「物」是指「人之身体以外,凡能为人力所支配,独立满足人类社会生活需要之有体物和自然力(电、光、热等,可为人所支配)」。这边所说的有体物,不一定是眼见为凭的东西,尚可以包含瓦斯等有体积的东西在内,但不包含权利这种概念上的性质在内。

那么我们就可以去思考说比特币这件事,符不符合上述定义下的「物」,如果你认为符合上述要件,就可以说它是物,再去根据上面条文的归类它就会变成是动产,而产生各项法律上的权利,如所有权。

不过如思考到比特币的本质,它实际上不具备有体物的性质,是属于一种电磁纪录,也非自然力,那么可以说它不符合上述要件,它不是物。但是,如果考量到,将它的私钥以冷钱包之方式储藏,以纸钱包之方式储存,以一张纸的型态,它是不是也可以算是独立满足人类需求并可以支配的有体物了呢!!这样是否就是物了呢?

法律共识问题

以目前来说可能众说纷纭,在过去法律认定虚拟财产,多数见解认为线上游戏的虚拟财产不是物,其背后考量的是受限于中央式业者伺服器所控制,移转、控制都在业者身上,认为是种对业者的债权;

不过建立在区块链网路上的虚拟财产,私钥持有者可以直接控制之观点来看,又可能会较偏向物的性质而非一种债权。

我认为讨论其定义的方向可朝二种方向去思考,一种是扩大对物的解释,让物可以包含比特币等虚拟电磁在内(如自然力都可以被包含,如果社会经济上已经对其有一定需求,有何不可?)不然就是要新增一种新的定义,比如说虚拟财产的定义为何?这个虚拟财产跟过去的物,动产不动产有何不同等等

而法律共识的形成,就是透过法律定义、要件的讨论、思辨和各种状况下反覆思考得出一个共识的过程。而法律的上位概念或原理原则,往往就是人们于过去生活经验累积,透过无数个案例累积,不断思考改良,所产生的种种共识。

法律的共识,影响着我们生活的层层面面,并且于日常生活中不断地重复,而上述的行为能力,仅在特殊情况如结婚的未成年人、受辅助宣告、监护宣告的人,可能它的行为能力就不是以年龄来划分了,而是会根据别的判别标准,甚至是去判断它实际的意识状态来决定。

 

我们的共识

从区块链技术共识决的发展讨论,处理了拜占庭将军难题,到产生出比特币的应用,再来引发许多人对传统货币、金融的讨论、透过ICO、STO更多人也去思考何谓证券,让本来存在于证券交易法上关于美国Howey test判断投资契约的四个标准被大家认识到,但是在彼此的领域间,却不一定能相互对话交流,甚至是相互学习。

但其实上述三者都是人类在生活共识上的体现,加密货币的概念让人重新思考货币的概念,又影响到法律对其之认定和思考,而法律过去的共识可能可以兼容科技的发展,亦可能会抑制到科技之发展,就如同虽然我们对于加密货币发展有信心,但是我们仍是受社会大多数人以法币作为货币的共识所影响,而法律作为大多数国家制度和习惯,也持续影响着生活的层层面面,但其发展也会因为社会变化产生一定之接纳和突破(如监理沙盒法案就是开放一个创新和监理的对话空间),但一方面,过去的法律共识「股份有限公司」概念,也驱动着许多企业或新创业者持续发展和茁壮,甚而推动新的共识产生。

这也是人类大历史(Sapiens: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这本书上所说的「认知革命」,我们彼此间的合作就是建立在生活层层面面上的认知与共识上。

就现阶段来说,我认为对话是已经开启了,如金融科技创新沙盒法案,就是一个在金融风险控管监理和金融创新下所产生的思考,主管机关愿意来对话思考,此外还有许多像是无人载具的沙盒法案等等。能互相对话,这已是非常值得鼓励的了。

不过就像最近金管会说要在六月订出ICO法案,如果思考上仍是把证券的相关规范做类比,单纯听人说怎么做,投资的流程如何如何,再以现有的思考和想像去订出规范,可能还是会有不足。比如说只针对A管理却没有思考到B的配套等等

所以我认为,下个阶段应该走向不被自己曾经的专业所侷限,而是更能广泛地学习了解不同领域,除了彼此交流、对话外,更应鼓励相互学习不同领域的知识和认知方式,直接到那个领域体验感受,而不是听别人说,也就是斜槓和自我学习的开端,这样可能更能减少中间的沟通落差,促进我们达到各个领域中的共识,在区块链世界以及其他领域上能继续耕耘走下去,甚至是发现了更新的「共识」。

从「你说B,我说D」的状态,走向共同创造一个全新的V?这是我对共识的一些思考,希望至少能带给您一点启发和思考。

BB财经原创,作者华尔街之狼,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bcaijing.cn/geek/449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