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区块链技术 →正文

去中心化只是幻想?

2019-02-16 20:10:51 华尔街之狼

究竟人们该不该对「去中心化(decentralization)」抱持希望?还是一切只是浮士德的一场梦?在讨论去中心化可不可行之前,我们首先要理清网络中的权力结构。

我们都说加密网络(cryptonetwork)的去中心化,这个去中心化是什么意思?大致百度一下,可以发现去中心化网络指的是:拥有众多用户或众多节点的系统,每个用户都可连接并影响其他节点,共同产生网络上的资料和信息。以上概念确实和去中心化有关,但与其真正的定义,可能相去甚远。

去中心化只是幻想?

去中心化是什么

以太坊的V神曾说过,去中心化可以用来描述加密网络的三个组成:

  • 物理架构(physical architecture)
  • 资料逻辑模型(logical data model)
  • 权力结构(power structure)

我认为只有描述权力结构时,去中心化才适用。大多数人在表达对一个网络过于中心化的担忧时,就是指这个方面。权力结构触及了加密网络的核心,加密网络之所以价值巨大,就是因为它替权力去中心化,给出了一个新机制。

诚然,V神提及的另外两个面向也很重要。但是,目前的计算机科学研究当中,已经有更好的术语来描述它们。「冗余(redundant)」和「容错(fault tolerant)」更好地描述了V神所谓的「物理架构的去中心化」;「统一(unified)」一词,也比「中心化」更适合讨论区块链的数据模型。抽丝剥茧后,去中心化的定义豁然开朗—它就是用来形容权力控制的。

本着这种精神,我们可以提出以下定义:

去中心化描述了一个分散式网络中,权力控制的程度。这个网络是由大量、独立的参与者,以代表的形式来实现。

其中,「大量」,「独立」和「代表」是关键词。

网络上拥有权力的参与者数量必须很庞大,否则网络很容易受到诸如共谋和贿赂等中心化力量的攻击。

如果这些参与者的行为,恰好受到某个公司或个人的影响,数量的大小就起作用了,因此参与者也必须彼此独立。甚至独立也是不够的。如果有权力的人(例如矿工)与没有权力的人(例如用户)的利益错位,网络仍然是中心化的。为了使网络完全去中心化,控制它的人的利益,必须代表网络中的每个人。(编按:意即增进自己利益的同时,也同时维系了网络整体的利益。)

事实上,这个世界应该没有一个完美的去中心化,我们无可避免,必须权衡折中,用不同的方法去更加接近它。尽管这些权衡做法,使去中心化的概念变得更复杂(更不用说权力的等级制度经常被隐藏,很难量化),去中心化仍然是一个有用的概念。

 

中心化网络中的权力结构

通过拆解去中心化的应用场景,一个抽象的概念,便得以被具象化。既然去中心化指的是权力结构,从网络上被行使的权力出发(即适用场景),或可看出端倪。通常,人们在网络上可以行使四种不同的权力,每一种都能让网络变得中心化。

守门人(The Gatekeeper)

网络的守门人是控制访问该网的哨兵,有权决定谁可以参与网络。参与一词可以指,用户使用网络,贡献并获得报酬(例如作为矿工或验证者),或与网络进行任何形式的互动。理想情况下,完全去中心化的加密网络没有守门人,或者换句话说,它应该是无需授权,并抵制审查的。然而,完全消除守门人却不怎么现实。

像Facebook这样完全中心化的网络显然有一个单一且全能的守门人——就是它自己。对于谁可以参与其中,Facebook有绝对的控制权。

但加密网络中,守门人的存在往往更加微妙。例如,某些网络看似是去中心化的,但实际上依赖所谓的白名单(whitelist),只你是白名单上的一员,就可以决定谁能参与这个网络,还有参与到什么程度。如果白名单受到某一个组织或个人的掌控,那么这个网络就有一个中心化的守门人。

基于工作量证明(PoW)的加密网络,例如比特币和以太坊,是没有守门人的。理论上,任何人都可以在无需授权的情况下参与。但是,如果网络中的算力集中在少数矿工手中,这些矿工就可以排除来自某些用户、甚至来自其他矿工的交易。同样,控制芯片生产的硬体制造商,同样可以成为守门人。在这方面,权益证明(PoS)就比工作量证明更有优势,因为验证者不需要面对硬件门槛。即使如此,权益证明还有待考验,毕竟,如果网络中大多数权益都由少数验证者控制,这个网络亦将变得中心化。

最后,无论是工作量证明,抑或是权益证明加密网络,只要将它们连接到现实世界的交易所和其他终端,都算是不同程度地行使着守门人的权力。

执法者(The Enforcer)

网络中的执法者负责执行规则,他们是实际运行程序码的人,而这些程序码保证了网络的运转。在大多数情况下,执法者的工作是由经济奖励驱动的。例如,工作量证明加密网络中的矿工获得区块奖励和验证交易的费用,同时为网络贡献算力。大多数人谈及矿工中心化或共识中心化所产生的顾虑,通常指的就是执法者所拥有的权力。

理想情况下,网络中执法者可行使的权力,是严格被协议规则规范的。如果执法权力是去中心化的(根据上面的定义),那么独立的执法者之间,势必会相互制衡(竞争)。但是,如果太多的执法权力集中在少数人手中(即中心化),执法者就可以开始偏离规则,或者在极端情况下,完全打破规则(例如双花攻击)。

守门人和执法者通常是一体的,但也有些情况,他们会分开。例如,由白名单控制的加密网络可能只有一个守门人(控制白名单的人),但有许多执法者(其他在白名单中的人)。

架构师(The Architect)

执法者是执行网络规则,架构师是有权改变规则的人。他们影响了整个网络的治理。架构师的存在以及正直(integrity),对于一个网络的发展至关重要。

架构师可以直接决定改变网络协议程序库中的代码,以行使手中的权力;或用他们的通证(token),对链上事务进行投票。有些架构师,则是间接以自己在社群中的影响力,改变社群的看法,进而影响网络发展。

架构师拥有可说是最重要的权力,这种权利可以通过很多方法,轻易地转化为其他类型的权力。与其他权力模式一样,要让网络去中心化,必须让架构师之间互相制衡,并让他们的利益,代表网络中其他每一个人。

牟利者(The Profiteer)

网络中的牟利者就是那些从规则中获利的人。获利可能是指,他们有权获得首次通证(token)发行的一定比例;或者在某些情况下,有权获得一小部分之后铸造的通证/代币(称为创始人的奖励)。

牟利者的权力,往往通过财富间接地表现出来,财富让牟利者可以对其他三种权力施加影响。牟利者还在加密资产交易市场上拥有一定程度的权力,因为他们往往可以影响市场。而且,在治理链上事务时,牟利者也可以轻易成为架构师。

 

理清网络权力类型的意义

任何强大的网络,都有这四种权力包含于其中。其中一种权力极大化,都可能转化为另外三种权力。因此,每种权力都必须去中心化,从而让整个网络去中心化。在考虑权力的去中心化时,以下这个问题值得大家好好思索:

为了确保自己和一个网络的互动是公平的,你不得不相信谁?

从区块链革命最基本的愿景来看,这个问题的答案应是不存在的。也就是说,网络应该以完全「无需信任」和自我监管的方式运作。然而在现实中,没有完美的权力去中心化,总会有人在某个地方拥有稍多一点的权力,使得人们不得不信任他。

去中心化是一个高维度的概念,对现今加密世界来说,找到一种方法,理清加密网络中的权力结构,是谈论去中心化的第一步。有了清晰的思路,才能更好地打造一个去中心化的加密网络。

BB财经原创,作者华尔街之狼,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bcaijing.cn/geek/522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