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区块链金融 →正文

区块链金融体系的现象解读(下篇)

2019-01-28 10:36:12 华尔街之狼

〈未阅读「区块链金融体系的现象解读」(上),可点此阅读。〉

五、美国建国初期的大陆币的货币发展历程,如何供比特币等数字货币发展参考?

曾被认为泡沫经济始作俑者的美联储前主席葛林斯潘最近曾对媒体指出,比特币彷彿美国独立初期完全不可靠的「大陆币」(Continentals),既无实物担保亦乏政府护盘。

但没有1776年的大陆币,就没有2017年的美元。「相较于18世纪的大英帝国,北美十三州捍卫己身的实力,微不足道。如今美国成长为超级霸权,不也是基于『天佑美利坚』的信仰?」

回顾美国独立建国史,北美十三州当时的国力很弱,财政困难。美国独立后欠了一堆战债,又脱离了大英帝国体系,国际贸易受到打击,因此清偿战债与增加岁收,就成了美国的重要挑战。大陆币是独立战争时期由大陆议会发行的战争融资工具。发行当时谁知道建国是否必成?建国后能不能还得起?冷静想想,多数人恐怕还是只认黄金,不认这个美国自己铸的币。

1788年美国宪法正式通过后,方由合众国首任财政部长亚历山大・汉弥尔顿主导推行公债重组方案并获得国会支持。1790年,联邦政府发行三档新债券,承诺全额兑现宪法通过前发行的所有联邦与州政府公债及战债。如此一来,美国的发展前景,就与这三档债券的价格连动,容许国内外投资人对美国的未来投票–投钞票。这项天才金融工程,正是华尔街发源的种子。建立大陆币的边陲精英,允许利用金融技术作为政策工具的法律制度,以及所附丽其上的经济社会持续发展,成为今天的美国。

美国建国初期的大陆币

提出大陆币的历史是在提醒大家:,千万不可轻视想利用区块链与虚拟货币创造新未来、新秩序的互联网新创企业。虽然很多项目可能是儿戏,但美国当年不也是一种政治经济学的原型?确实,绝大多数人创造不出像美国这样的霸权,新创企业家可能连亚马逊的万分之一都不及,这些努力本来成功机率就很小。

我们不能小看这些事情。很多现在看来很伟大的壮举,当初也被人认为是不可能成功的,例如在绝对王权时代创造宪政民主共和国,但美国成功了。美国独立战争的远因,是英法七年战争。从英法争霸的全球视角观察,美国独立不过是一场帝国边陲殖民地的武装冲突,是一件小事。英国当时的重点是欧洲的反法斗争,北美殖民地因为反抗维繫大英帝国贸易体系的《航海法案》(Navigation Acts)而闹独立,英国与美国打一打就算了,也是因为北美当时对英国的价值不高,经济依存度又高,独立了又如何?与其军事镇压,不如经济羁縻。若被封锁在英国贸易体系之外,十八世纪时弱小的美国是可能会崩溃的。

同样的道理,相对于所有当前的互联网巨头、跨国金融集团、甚至是主权国家之间的斗争,区块链、加密货币这些玩意,很容易被认为是很小的事情。区块链项目市值很小,影响层面也不大,加密货币波动大,吸引很多投资人、工程宅男、网红纷丝投入,导致主流媒体与政府部门高度关注,加上互联网传播的特性,使得投机狂潮很容易扩散。但事实上区块链仍是一件小事。也因为如此,审视人类历史的经验教训,就不得不使人认为,不能小看区块链。

若将比特币比喻为大陆币,是否意味着区块链将催生未来的美国?问题关键是:区块链项目与虚拟货币有没有适当的机构与制度设计(institutional design),可以让目前多中心化野蛮发展的币链圈生态系,能够变得有秩序、有组织、有纪律?这就不只是密码学、金融学的问题,而是政治经济社会学的问题。

就像当时美国独立的二大党派,联邦党人主张中央集权政府发展工商,民主共和党人代表农场主、小地主的利益,希望少缴税,融资畅货,政府不要来烦我就好。这样的两派斗争事实上一直延续到现在。美国货币制度也曾经高度不稳定、有非常多不靠谱的货币在竞争。但美国令人钦佩之处在于,尽管混乱,美国社会仍能演化出足够的制度和机构来管理金融市场,将这些盲动投机的能量导引到创办实业、服务工商的正轨,但又明智地保留投机致富的空间。

相比之下,区块链金融体系缺乏这样的制度与机构设计。光看比特币,硬分叉,矿工内斗之外,还有核心开发社群的分裂。比特现金硬分叉事件所造成的动盪,可说是损人不利己。

现在一些想设计制度、建立机构的人,往往是在区块链出来以前的「老人」。这些人才具有华尔街或跨国企业的经验,或是上一波、上两波在互联网早期发展时代累积财富的精英,想要利用对既有传统金融、工商业、互联网新技术的理解,试图把区块链「管」起来。他们当中有很多人在金融业与资本市场经验丰富,理解自律发展的重要。尽管如此,许多区块链新创企业仍然缺乏制度,有些币链圈阵营看起来似乎有组织,实则未必。

组织制度发展如果顺利演化,也许有一天,比特币、以太币可能会演化出类似现在以美元为主的金融体系。这个过程会有很多难关,区块链金融体系要持续发展,需要顺利攻关才行。源铂所投资的公司也希望去推进这样的长期演进:利用互联网分布式技术与治理模式创造出未来的美元,进而透过主导这些技术的组织,创造一个更多中心化的新经济。

 

六、谈泡沫,究竟什么是不会、也不能破的泡沫?

「号称主权国担保的法币体系」,又何尝不是于建立在信仰之上的纸牌屋。只有会破的泡沫才是泡沫,不能也不会破的泡沫,就是宗教。

这样的说法,其实是句玩笑话。美元的信用基础,是美国的综合国力,除了技术、文化、政体等因素外,更直白地讲,就是美国的军事力量。

一、二战以后美国为了推进自己的工商利益,主导设计一系列的机构、制度,这些制度与机构给了美国的工商巨擎与政治人物在全世界相当大的弹性与发展空间。不论是全球金融体系、国际贸易体系、集体军事安全体系、包括资讯科技与互联网,都是美国创造出来的。人类活在美国霸权、或至少是后美国霸权的世界中,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经济泡沫

美国内政与财政问题很多。政治党同伐异,财政赤字扩大,需要持续透过债务融资。这些赤字并不会因为中美贸易战的胜负而消失,美国「以债立国」,人民、企业要靠借债来维持,一直如此。事实上,所有印钞票的国家,如果不能自制的话,迟早都会走上这条不归路。

很多银行家、金融史学家、政治人物反覆告诫,允许强权政府印钞票给财政赤字融资,历史证明最终都会崩溃。例如国民政府在对日抗战以及之后第二次国共内战时期的中国大陆经济,有统计指出,若以1937年对日抗战起算,到1949年国民政府退守台湾为止,以黄金计算,法币与之后的金圆券造成的通货膨胀幅度,高达惊人的1440亿倍!

财政赤字造成超发货币,大有为的政府为了兑现实际上做不到的承诺,透过债券市场借新还旧,就是创造泡沫。量化宽松,零利率、负利率持续将近十年,加上贫富不均恶化,房地产、股市、债市、以及各种资产的价格肯定有泡沫。但这个泡沫能让它破吗?这才是问题。

有些泡沫是不能破的,必须维持,因为不维持社会就无法继续运作。允许政府唿口号、印钞票,就是在创造货币幻觉,让人民以为问题正在被解决,至于几十年后如何还债,那是后代的事。讲得好听是愿景,讲坦率些就是泡沫,是不知何时会破的泡沫。

听起来非常严峻,但我更倾向用幽默的角度看待人性。我们可以说全世界早已泡沫化,但也可以说,人类愿意相信某种暂时无法实现的愿景。这也算是一种宗教情怀。

 

七、究竟区块链这项科技的进展会演变成一场革命?创新家该如何面对政府、资本家的阻力?

区块链的发展被认为具有威胁到资本家、甚至是政府的掌控力的潜力,前美国中央情报局情报官安德鲁·布斯塔曼特(Andrew Bustanmante)称,区块链是「十分强大的」,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了威胁。

关于区块链与国家安全,可以参考我在《金融科技与货币超限战》中的观点。

「区块链革命」这个提法勾起激情想像,实际上是在浪漫化这个互联网现象。十八、十九世纪欧洲列强为了夺取政治商业利益,谈不拢时往往靠打仗解决,但打仗要师出有名,有时候利用一下革命的形势,创造出兵的藉口,十分常见。当前世界正在经历美国秩序重构的过程,在世界从单极走向双极与多极的过程中,冲突不可避免,只是现在霸权国之间不会打的你死我活,透过互联网资讯超限战去影响、弱化、牵制、讹诈对手,成本效益比更高。由此观之,所谓的「区块链革命」,是可以被霸权利用的。

全球金融资本主义,是二十世纪90年代冷战结束后,被贸易全球化与金融自由化等新自由主义政策催生的现象,表现为金融资本对地方经济生产要素的高效控制与跨国调度。从金融利益集团的霸权视角出发,金融科技新创会刺激统治精英的不安全感,进而把加密货币视为一场准宗教性质、反抗既有权威、经由互联网高速串连演化的边陲起义(insurgency),其终极目的是在互联网超空间中,建立超主权、跨国界的虚拟世界秩序(virtual world order)。霸权如何克服加密货币的挑战,就成了利益集团与边陲精英争夺金融市场主导权,在互联网中持久进行的戡乱作战(counterinsurgency operations)。

加密货币

戡乱作战被认为是研究所等级的军事行动,因为决定性的致胜关键,不在于建立与投放优势武装歼灭动乱有生力量,而在于把动乱视为高度复杂的演化网络系统,透过理解造成动乱的各种社会、政治、经济、科技与文化因素,针对动乱份子动员调度的资源网络建立模型,针对关键节点施以弹压、羁縻、怀柔、培殖、渗透、拉拢、分化、抹黑等诸般手段,截断动乱网络自我增殖动能,并积极寻求平乱之后的政治妥协解决方案。

区块链边陲精英要从霸权角度逆向思考:如果最终会有某种妥协方案,那么受益方是谁?利益将如何分配?如何争取主导这个进程?如何设计相应的制度与机构,让区块链项目维持、增强其在技术、经济、政治层面的有生力量?

区块链体系目前控制的关键自然资源,是懂得软体工程的开发者社群与具战略眼光的经营人才。加密货币「解放」了过去由硅谷与华尔街垄断的融资渠道,社群也不可能遗忘区块链技术的革新,政府又缺乏合法藉口镇压这些掌握相关知识技能的高端人才,让这些人才集中精力干大事、干实事,是现阶段的最大挑战。

区块链体系要反过来影响政府与跨国财团,必须拿出具体实绩,告诉世人利用这些新技术、新思维可以怎么创造价值,持续争取群众。区块链业界,或广义的互联网业界,其实已经走在发展出具有准国家力量的道路上。谷歌、脸书、微信肯定对政治经济社会影响很大,这些互联网巨头背后都有着政治身影,但我们该如何去管理这些「非国家行为体」?区块链体系持续发展下去,也可能会出现类似的问题。

再强调一次:关键在于强健的、能及时演进的制度与机构设计。

作者:胡一天

BB财经|BBcaijing.com原创,作者华尔街之狼,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bcaijing.cn/jinrong/488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