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热点 →正文

Topic热点_揭秘!信小呆成为支付宝锦鲤的背后,你需要了解……

2018-10-08 12:04:50 辣姬

这个十一黄金周,支付宝又做了一次极其成功的营销,一条寻找“集全球独宠于一身的中国锦鲤”的微博,7天内转发超过300万,并且随着7日上午抽出这位运气超棒的微博网友“信小呆”达到传播高潮。截止7号晚上9点,仍有多条相关内容占据微博热搜榜前十。

 热搜榜

(支付宝的寻找锦鲤活动带出了多个热搜)

(这些都是奖品……)

支付宝大张旗鼓“寻找锦鲤”,从前两年就开始了,目的是为了给“双十一”预热。按照如今的发展趋势,参加的商家越来越多,转发数不断突破新高,与当初淘宝做出“双十一”这一人造节日非常相似——这个寻找幸运儿的活动,正在成为阿里巴巴一个新的营销神话。恐怕以后每年我们都要被这一活动吊起足够的胃口,在微博大势转发锦鲤了。

当初双十一一样,阿里巴巴把人们对单身狗节日的调侃恶搞,用低价、折扣的刺激,人造购物节,调动全国人民进行一场“买买买”的狂欢。如今“寻找中国锦鲤”的活动,阿里巴巴再次找到了当下人们的痛点,即冀图靠运气改变命运的心理,发动了一场新的营销战。平日里大家玩笑似的“日常迷信”,正在迅速地商业化。消费社会,正在将人们的一切行为转化为刺激购买。

一、互联网世界的“锦鲤发达史”

如今处处可见的“转发锦鲤”运动,真正风靡全网,就在这几年时间,几乎是伴随着移动互联时代一起到来的。“锦鲤”的发展史,正是中国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一个文化注脚。

人们在网上转发锦鲤,和互联网世界的其他行为一样,可以追溯到线下的文化传统。缺少现实生活寄托的人,可能皈依宗教,供奉菩萨佛祖老君,上祭礼敬。又或者如基督教、犹太教的祈祷,伊斯兰教徒赴麦加朝圣。礼敬、祈祷、朝圣,都是作为仪式,给信仰者心理安慰。

这种仪式在网络虚拟空间得到了延续,比如发蜡烛表情,发观音像等等,不过这种延续打了很大的折扣:只需要手指按几下,不需要任何成本或者代价,就完成了仪式。仪式执行者自然也知道,代价如此之低,效力几何也不带多大期望,“运气”成分远大于宗教行为中“信仰”的成分。

另外一点,传统的祈祷之类的仪式,在于信者自身内在地和上天的神灵对话,并不一定要他人得知,更不一定要是群体活动,亦即“信者即可自救”。而在互联网世界,发布相关的图片、文字,便天然带有了向外呈现、表达的特征,天然地具有戈德曼所说的“前台”的特征,具有传播属性。此时发布者希望得到的回应,很大程度上是自己好友的评论、点赞等等,一句话,此时已经是“人际”社交行为。

很可能是受了古时候“鲤鱼跃龙门”之类的说法,金灿灿的鲤鱼被当作吉利、红火乃至升官发财的象征。弱化了宗教属性、减少了迷信成分的鲤鱼,在一个社交场中,更受欢迎。不过大象公会的文章《为什么“转发锦鲤”这么流行》中指出,现在网上流行的转发锦鲤,并不是中国的红鲤鱼,而是来自日本的高档观赏鱼,这种鱼体格健美,色彩艳丽,花纹多变。

鲤鱼

(日本锦鲤)

日本锦鲤在19世纪初开始培育,最初一般贵族及寺院神社才拥有,平民百姓一般难以接触,因此也被称为“贵族鱼”、“神鱼”,直到20世纪初才在日本大规模流行开来。1983年,我国内地开始引进日本锦鲤养殖,一开始自然也伴随着风水迷信之类,放置在家里或者商场、公司等,对于锦鲤的颜色、尾数等都有要求,比如大象公会那篇文章里举的“丹顶锦鲤”,在官场上就有“官鲤”的称号。引进内地近40年,锦鲤如今早已攻占了各大公园,普通人家里摆个鱼缸也很常见。

然后,神奇的锦鲤就开始攻占了互联网,特别是在微博兴起之后。如今已经很难追溯最开始是怎么流行起转发锦鲤的,只能理出一个大致的发展历程。在早期,人们表达期望、许愿,用的是社交媒体自带的表情,比如蜡烛、双手合十的表情。读图时代的到来,这样简单的表情自然不能够表达多样化的要求,于是开始直接上传、转发观音像之类,但是作为年轻人居多的平台来说,直接使用带有宗教意味乃至迷信意味的图像,并不容易为他人所接受,作为一个社交平台,比较难获得共鸣以及互动。如前文所说,淡化了宗教色彩的锦鲤登场。

作为处于转发中的“锦鲤”,本身形态也经历了一些变化。首先是数目,从单条到多条,乃至发展为一大群,似乎非如此效力足以保证。

其次是从转发锦鲤到万物皆可为“锦鲤”,后者可笼统地称之为“锦鲤化”。想要有钱,那么就把王大公子拉出来。

 王思聪

要想躺赢,就把超越妹妹拉出来。

超越

而当周立波那一起扑朔迷离的藏枪案发生,他背后的富婆老婆和那位神秘的男子“鄢军”现身,周立波又成了能无条件获得他人之爱的“锦鲤”。

 周立波

(太辣眼睛了,我歇会儿)

锦鲤发展到了此处,离积极的心理暗示都已经相去甚远,而是变成了展示博主的幽默、讽刺、段子手本色的载体。你看,前几天范冰冰逃税偷税被罚八亿,事后李晨发条微博,结果引来一大波转发,其中转发量极大的一条是:

李晨

此时,锦鲤本体早已难寻踪迹,“锦鲤”只作为一个需要经过层层传递的所指在场。

锦鲤本身的意义经过了这么多变化,利用锦鲤来聚敛人气、获取粉丝、搞抽奖活动,也早已不再新鲜。例如著名的博主“锦鲤大王”,以及杨超越被广泛视为“锦鲤”之后,干脆获得了一个“锦鲤人设”。

锦鲤风靡,极擅于运营的阿里巴巴,这次利用自己巨大的体量,推动一场以“锦鲤”为核心概念的大型营销活动。此后,锦鲤将会如光棍节、红包一样,从文化层面,迅速转换到商业层面。其他电商平台,很可能会如当初因为不得已只能加入“双十一”竞争一样,也在“锦鲤”上做文章。

而这次的锦鲤“信小呆”,微博简介已经改为“2018支付宝中国锦鲤”,人们蜂拥而来吸“欧气”,粉丝数一天之内达到61万,可谓暴富又爆红。至此,2018年,继王思聪、超越妹妹、魏璎珞、周立波等人之后,“信小呆”成为最新出炉的超级锦鲤。

信小呆

 

二、锦鲤文化与区块链

对于在微博上转发锦鲤,现在大家的认识都是比较理性的了,发的人知道自己是“日常迷信”,最初质疑者,大都也不再“横眉冷对”。毕竟,这个社会,没点幽默感还怎么玩?何必以冰冷的理性,去打掉普通人的那一点不切实际却又无伤大雅的幻想呢?”

于是,“自己努力了,其他的交给锦鲤”,成为当下锦鲤热潮的一个共识。

一波接一波的转发锦鲤,成为现象级文化,渗透社会、商业各个领域。微信用红包打了一场翻身战,抢下支付宝嘴里的肥肉;小米用粉丝经济,避开难以铺展的线下经销商体系,拿到移动互联时代的入场券。一个微小的文化事件,背后靠着具有普遍性的心理动因,加以利用,就能够获得巨大的能量。红包、粉丝如是,现在看起来,“锦鲤”也有机会是。

因此,利用、挖掘“锦鲤文化”,可能是各个互联网业内运营人士值得去思考的问题之一。

说了这么多,说回我们的老本行区块链。区块链是新技术,但是以后涉及到到相关玩法时,肯定也会用到锦鲤推广法。小编在此就做了关于区块链可能和锦鲤转发结合在一起的几点联想。

一是区块链以及数字货币,在今年的大熊市来临前,几乎可以说就是投资者的“锦鲤”,上涨个百倍是极为常见的事情。那么以后等到区块链技术足够成熟,是否可能开发出具有足够应用场景的dapp,再一次成为“锦鲤”呢?

二是币圈、链圈的大佬们,有的也有成为“锦鲤”的潜质。整个行业还不够规范,在数字货币市场,各个币种的价格波动极大,这个时候,运气是极重要的。在赌性越强烈的地方,“锦鲤”就越发有市场。

三是区块链技术反过来会给锦鲤文化传播带来的影响,例如安全与隐私。举个例子,有的情况下,人们并不愿意自己的照片被大量转发,如果在上传的照片中通过区块链技术写入相关来源信息,以及肖像权信息等,这个时候图片的修改、转发都将没那么随便。

最后扯一点,“自己努力了,其他的交给锦鲤”,在一个规则、秩序良好的社会体系之下并无问题。但如今的区块链,特别是严重缺乏规范监管的数字货币市场,自己努力了,也极有可能被割韭菜,至于有没有成为锦鲤的运气,那就真是天知道了。

栏目策划丨辣姬
文章作者丨鬼簿主
责任编辑丨鬼簿主
排版编辑丨药药
美术指导丨冰菓

趣块链

BB财经|BBcaijing.com原创,作者辣姬,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bcaijing.cn/news/151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