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热点 →正文

“亡我之心不死”的境外金融势力

2018-11-28 9:15:44 华尔街之狼

原标题:“亡我之心不死”的境外金融势力

很多国内小散都恨之入骨的、监管层口中的“做空中国的境外金融势力”。

这些金融势力,大本营基本都在美帝国主义。

美帝这个国家的金融体系和天朝的结构不太一样,除了商业银行之外,主要由投资银行(Investment bank)、共同基金和对冲基金构成。

我们有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美国则有四大私人银行:富国银行、摩根大通(俗称小摩)、花旗银行和美国银行。

富国银行、摩根大通、花旗银行和美国银行

按照资产计,美国银行(BAC)是全美第一大行,但很多人会把它混淆为美林银行(Merrill),后者其实是家投行,2008年金融危机中被美国银行收购,合并为美银美林集团。

投资银行其实并不是银行,因为它不能吸收社会公众存款,模式上更类似于国内所说的「券商」。主要就是做证券发行、承销和交易、参与企业收购兼并、风险投资等业务。

原本美国一共有五大投行:高盛(Goldman)、摩根斯坦利、美林证券、雷曼兄弟和贝尔斯登。

2008年金融危机中雷曼兄弟破产、美林被美国银行收购、贝尔斯登被摩根大通收购,现在就只剩下高盛和摩根斯坦利了(俗称大摩)。

不过美国银行和摩根大通因为分别收购了美林和贝尔斯登,现在也都有投行业务。

共同基金(Mutualfund)是美帝普通家庭的主流投资方式。大规模的有富达基金和先锋基金等。这类基金管理着大量的美帝人民退休账户,投资风格以长期稳健为主(美国限制共同基金做空炒作),是美国资本市场的中坚力量。

和共同基金不同,对冲基金(Hedgefund)主要扮演坏孩子的角色,在金融市场上翻云覆雨、投机炒作各种骚操作层出不穷,这其中就包括索罗斯那支令人闻风丧胆的量子基金。

 

索罗斯和中国的梁子1998年就结上了。

当年他的量子基金在东南亚大展神威之后,又瞄准了刚刚回归中国的香港。

量子基金当时在市场上大规模抛售港币,香港金管局为了维持住港币和美元的联系汇率,不得不连续提高利率,结果引发股市楼市暴跌,反过来又加重了资本的流失。

而量子基金早已在恒指期货布局,就等着在汇市股市来一个双杀。

当时索罗斯赌的是香港作为自由港,不会也不敢动用外汇储备入市。

金融大鳄索罗斯

但他错了,香港金管局在8月28日恒指期货结算前的10个交易日,投入了高达1200亿港元的弹药。

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香港当时外汇储备总量的20%!

毫无疑问,香港敢这么拼,是因为背后得到了中央坚定的支持和真金白银的火力支援。

这一败,使索罗斯几乎20年不敢重新挑战中国。直到2016年达沃斯论坛,索罗斯又表示中国经济硬着陆将不可避免,并且重新开始做空亚洲货币。

不过笨虎认为,索罗斯现在最多也就敢在香港小打小闹了。他的量子基金规模不过数百亿美元,能调动的资金最多上千亿,要和现在的中国斗,无异以卵击石。

更何况中国仍旧是一个实行严格外汇和资本市场管制的国家。

正因为如此,要做空中国,还是得从内部下手最方便。

 

2015年股灾后,中国证监会查处了一批“恶意做空A股”的期货交易账户,其中一个并不起眼的名字是:司度(上海)贸易有限公司。

这是一家外国法人独资控股的公司,它背后的操盘手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竟是全球三大对冲基金之一的Citadel投资集团。

而且就在当年4月,卸任的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刚刚加入了Citadel做高级顾问。

这绝不是巧合,Citadel在华尔街行事向来以隐秘著称,业内普遍猜测它和美联储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是政府稳定市场的工具之一(美国的国家队?)

2015年,Citadel对冲基金的年回报率达到两位数。

那时候,“恶意做空”这个词一度沦为笑谈。笨虎说句公道话,其实美国也会限制做空,比如限制共同基金做空、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限制对特定机构做空等等。

相对规模有限的对冲基金而言,以高盛为代表的美国投行的实力才是更令人畏惧的。

2004年,中国国有银行股份制改革的时候,高盛不断发布研报贬低四大行估值。

结果2006年高盛以25.8亿美元的低价取得了工商银行7%的股权。然后分别从2009年6月、2010年10月以及2011年11月三次减持套现,同时高盛又狂发报告称看好工行,11月10日最后一次减持当天工行H暴跌8.67%。

此前,高盛早已联合其它国际投行布好了做空中国银行股的局。当月,工农中建A股全部下挫,并带动上证综指暴跌。

可以看到,和简单粗暴、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对冲基金相比,高盛这样的庞然大物更有耐心,因为实力雄厚更沉得住气,为了猎物往往可以潜伏多达数年之久。

而且他们十分狡诈,发出的信号时真时假、令人真假难辨;更兼有美国三大评级机构助阵,强烈影响着全球金融市场的预期。

让你既无法忽略、也不敢相信。

2018年,为了改革,但也是迫于压力,我们大幅放开了金融市场的准入限制。将有越来越多的外国资本渗透进入中国金融市场。

这是福,还是祸呢?

俗话说的好,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相信,国家早已做好了准备。

 

文章来源丨笨虎,文章为原作者观点,不代表BB财经立场。

BB财经|BBcaijing.com原创,作者华尔街之狼,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bcaijing.cn/news/305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