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热点 →正文

李启元(Bobby Lee):真正的数字货币是自由的

2018-11-30 11:00:48 华尔街之狼

11月下旬,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货币市场经历了又一次大跌。24日下午,很少公开露面的李启元(Bobby Lee)出现在上海浦东达令智库主办的区块链交流会时,立时遭人打趣:“不知你资产缩水多少,但至少减肥是成功了。”

现为比特币基金会董事的李启元在加密货币领域颇负盛名。他担任联合创始人的比特币中国,在关闭前一度是中国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区块链媒体Cointelegraph.com甚至在一篇报道中,赞誉其为“比特币历史的书写者”。

虽然早在2011年便进入比特币行业,但李启元直言,直到前两年他才真正认识了比特币并意识到它对世界的影响力。“过去人们的资产只有两种拥有模式:一是与身份挂钩,一是物理拥有。但2009年比特币诞生后,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信息可以是拥有模式,信息就是资产。”他说道。

在他看来,因为不与身份挂钩、是数字的而且不依赖任何第三方,比特币还是控制与自由上的创新。

技术出身的李启元是比特币坚定信仰者。在加密货币与区块链领域,“首次通证发行派”与“区块链技术派”几乎泾渭分明,但站在他的角度,前者只是通证而非真正的数字货币,后者就是一个数据库,而只有比特币才是真正有意思的事物。

2018年4月以来的比特币熊市,也未打击他对比特币的信心。甚至在他眼里,长期来看比特币不仅价格会上涨,更是未来。

比特币中国创始人李启元

 

比特币价格下跌系因投机

今年比特币的表现几乎是去年的反面。在您看来,比特币大跌的根本原因是什么?2018年正好是比特币10周年,您如何评价这10年来比特币的跌宕起伏?

李启元:比特币下跌没有根本性的原因,主要是投机。有人把市场砸下来,只是砸下来本身会有一些不同的说法,比如网络不稳定、区块堵塞、算力不行,等等。

比特币价格波动我觉得很正常。因为在我们社会,市场价格是多人参与的价格。如果价格是我一个人定的话,那我可以让它直线上涨;但人有贪心、恐惧等情绪,(反映在)社会或市场上也一样,有时很贪心就把价格炒高,很恐慌的话价格就跌得厉害。所以,任何东西都有这种上上下下地波动。

唯一有区别的是,比特币这10年是从零开始的,未来最终的标准价会很高——50年或100年后大概是50万美元到100万美元——但它不可能从零直接到100万美元。这几年我们已经看到了,2011年至今比特币价格上去了几万倍。

我记得您之前对比特币价格的判断是6万美元或8万美元。

李启元:只是不同时间点而已。我不认为比特币会停留在6万美元或8万美元,尤其是美元会贬值。跟100年前的黄金相比,美元已经贬值了97%或98%。

就全球资本市场而言,全球股市与楼市都陷入低迷,美国股市甚至可谓进入半年来最糟糕的一个月,科技股遭受重挫。您是否认为,全球经济向下是影响包括比特币在内加密货币市场大跌的重要因素?

李启元:比特币是不是受资本市场的影响,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我对资本市场有看法。我认为非数字货币资本市场会有大问题,整个世界都活在全资产泡沫中,其实就是钱的泡沫。为什么资产涨这么凶?因为钱去了银行、P2P平台,买了房或股票后,还是有太多的钱没地方去。

钱越来越不值钱,但钱跑来跑去不会消失,也就是热钱。这是最大的问题。

中本聪创造比特币的初衷是对中心化体系的不信任,它因此受到自由主义者的推崇。但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各种通证滥发,首次通证发行欺诈横行,大量的投机行为。在您看来,比特币及其社区在发展过程中,初心或信仰还在吗?

李启元:也不能说不信任。中本聪是理想主义者,他不说对谁不看好,而是说我可以发明一套不依赖任何一方的系统,是为了能做而去做。我觉得这个概念蛮有意思。就像人活在地球上有两件事情我们是默认而不会去怀疑的:一是空气,二是重力。

比特币走到现在,性质没有变化。举个例子,房子是给人住的,为什么香港房价贵,原因是人们不仅用来住,还用来存钱。但这个不能责怪造房子的人。如果有一天比特币成为全球储备货币,它的价值可能很高,比如达到10万亿美元,但从中本聪的角度,不会说如果早知道这么高的价格会有投机我就不发明了。今天人们对比特币或房地产的投机,只能怪这个市场。

您还是比特币的坚定信仰者吗?我听说您现在也支持比特币现金。

李启元:肯定啊。现在比特币价格下跌,我都无所谓的。

比特币与比特币现金我都支持,也支持莱特币、以太坊。就这几个。不过,最近的比特币现金分叉有点失败,两方自相残杀。我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不管BTC还是BCH,我看好的是比特币这个概念。那时看好BCH,是我认为它有可能突破BTC,现在这样(指分叉)机会就减少了。不论BTC或BCH,我认为比特币一直走得下去。

李启元称,他目前主要是做顾问与演讲,暂无著书的计划。

 

比特币是拥有模式的创新

核财经:在您看来,合规发展的加密货币与区块链技术,若以一种严肃的态度介入法币世界,会在多大程度上对现有金融体系造成冲击?

李启元:会有竞争。比特币的价值不是来自政府背书或接受,也非政府监管,而是来自对现有金融体系的失败、限制与不方便的竞争。

现在银行存的只是法币,我猜以后会让人们存数字货币。我估计这个阶段会是10年或20年,不会很快。

银行动作很慢,因为他们动力不在这里。银行是标准的铁饭碗,不做任何创新也能运转。那怎么鼓励它赚更多?今天银行体系里假设美元是10万亿,比特币只是其千分之一;但如果有一天比特币或数字货币也是10万亿,全部美元与全部数字货币等值,那时银行不做数字货币生意会吃亏,它就会改了。

V神认为比特币不仅仅是技术与政治的创新,也是文化的创新。您在多大程度上同意他的观点?

李启元:我可能不会用这几个字来描述,但他这句话我不会反对,比特币的确是很大的创新、革命性的变化。若是让我说,它是拥有模式的创新、控制上的创新、自由上的创新。你没有自由的话不会想到自由的概念。地球上有空气,我们不会想到空气的问题;但若你去了火星,没了空气就会意识到空气原来这么重要。同样,在这个社会,我们其实失去了对钱的控制性,就是说任何依赖第三方的事都要看对方脸色。

现在很多国家在研究央行数字货币。有专家提出,数字货币可以是央行的,也可以是私营部门的,也可能两方面合作。您如何看?

李启元:这不是我说的数字货币,而是数字化的货币。真正的数字货币是我们刚才说的比特币,即我转给你不依赖任何人,也非任何人可以控制。真正的数字货币是自由的。

莱特币与以太坊等虽与比特币程度不同,但也符合我讲的数字货币,即独立的数字货币。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叫什么都可以,但从我的角度,只要是机构发行的,这个机构有控制权就不是数字货币。

 

那目前首次发行的通证,您觉得是数字货币吗?

李启元:不是。它也是机构发行的,是通证。很多人对加密货币的定义限制不严格,但我是很严格的。

对加密货币与区块链等金融科技领域的新生事物加以监管,已成为全球共识。在监管方式及程度高低上,各国政府都十分审慎地进行了探索。根据您多年对美国的观察,什么样的监管才能达到既防范金融风险又不阻碍创新的目的?目前全球已有10多个国家推出了监管沙盒,您觉得沙盒是一个有效的尝试吗?

李启元:这就是一个挑战。监管部门面对的是公众压力要他们支持某种创新或新的产品,同时监管它们,不论首次通证发行或数字货币。监管部门有他们的责任,要保护投资者、消费者,要保护税收与国家利益。它的确是很难的事情,但我认为不是解决不了,而是要花很多精力与时间去优化法律。现在法律只面对两种资产:实名挂钩的资产与物理资产。法律本身看不到信息资产,没有照顾到新事物。

要认识到新的资产、改这套法律,也许要花10年或更长的时间。这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但我认为能做得到,而且美国一定会去做。

至于监管沙盒,我觉得去试不是问题。最怕的是不肯改变,这是最让人担心的地方。

 

文章来源丨达令智库 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

BB财经|BBcaijing.com原创,作者华尔街之狼,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bcaijing.cn/news/313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