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热点 →正文

区块链项目能具有反脆弱性吗?

2018-12-08 17:20:55 核财经

1、反脆弱

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写过非常经典的一本书,叫做《反脆弱》。他认为反脆弱的特性是我们生活在不确定世界中的蓝图,也是面对随时可能出现的黑天鹅事件时的终极自保守则。反脆弱是个非常有意思的词,他在书中开篇前几段对这个词的描写也非常精彩,摘录如下:

有些事情能从冲击中受益,当暴露在波动性、随机性、混乱和压力、风险和不确定性下时,它们 反而能茁壮成长和壮大。不过,尽管这一现象无处不在,我们还是没有一个词能够用来形容脆弱性的对立面,所以,不妨叫它反脆弱性(antifragile)吧。

反脆弱性超越了复原力或强韧性。复原力能让事物抵抗冲击,保持原状;反脆弱性则让事物变得更好。它具有任何与时俱进事物的特质:进化、文化、观念、革命、政治制度、技术创新、文化和经 济的成功、企业的生存、美食食谱(比如,鸡汤或加入一滴干邑葡萄酒的鞑靼牛排),还有城市、文化、 法律制度的兴起、赤道雨林的生长和细菌耐药性的增长等。反脆弱性决定了有生命的有机体或复杂体 (比如人体)与无生命的机械体(比如办公桌上的订书机)之间的区别。

反脆弱性偏好随机性和不确定性,这意味着——这一点非常关键——它也偏好错误准确地说是某 一类错误。反脆弱性有一个奇特的属性,它能帮助我们应对未知的事情,解决我们不了解的问题,而且非常有效。让我说得更直白些:由于有了反脆弱性,我们做的要比我们想象的更好。我宁愿做愚钝但具有反脆弱性的人,也不做极其聪明但脆弱的人。

尤其是最后一句——我宁愿做愚钝但具有反脆弱性的人,也不做极其聪明但脆弱的人——甚至可以当作我们的人生价值观。

 

2、区块链行业能具有反脆弱性吗?

回到区块链,我们都知道区块链是一个高速发展的行业,一方面由于去中心化的特性,区块链组织在某种程度上也像是一个有机体;另一方面区块链行业也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和风险,没有一个人能准确的预言的未来将发生什么,每个人都要在摸索和犯错中前行。而这些特性——有机体、不确定性、风险、犯错——正好符合塔勒布对于反脆弱性的适用条件!

那么区块链项目可能具有上述的反脆弱性吗?区块链项目要怎么样,才可能具有反脆弱性呢?

 

3、从BCH的分叉说起

比特币、比特币现金是区块链项目的典型代表,是最具有区块链思维的项目,我们以它为代表来进行分析。前段时间发生的BCH算力大战事件,算是区块链行业发展面临的不确定性变成现实的一个案例。

不管是因为分叉的原因,还是因为市场情绪等其它的原因,反正结果是算力大战发生之后,BCH的价格暴跌了很多,现在BCH和BSV的市值加起来都不如原来的BCH市值高。

越分叉,整体市值越小,听起来一点儿也不反脆弱,而且好像挺脆弱的。

并且,值得我们担忧的是,像这样的事情,可以预见在未来是一定还会发生的。

如果像BCH这样的主流币种,有大量算力支持,本身自带丰富的生态,有大量的关注度项目中都存在这样的威胁的话,那么其他的区块的项目面临的风险只会更多,不会更少。甚至可以这么说,它们之所以还没被攻击,只是别人不愿意攻击,或者它们不值得被攻击而已。

如果大部分区块链项目都是这么脆弱的话,那是谈不上在此基础上大规模发展和什么远大前景的。

那么有没有可能,区块链项目通过某种机制设计,不仅能够扛过这些风险和不确定性,而且能够从这些风险和不确定性中获利呢?如果可以的话,又要怎么实现这个特性呢?

 

4、反脆弱性的三个特点

塔勒布在书中提到了,反脆弱性最重要的几个特点:a、自下而上 b、开放竞争 c、冗余

a.从下而上的世界观

中本聪设计的比特币非常精妙,从交易到链式数据结构,从工作量证明到网络传播,再到最长链法则,再到激励,一环一环,环环相扣。

尤其工作量证明机制的运用堪称神来之笔,第一次创造性的解决了分布式共识的达成问题。

但是经历扩容、分叉、算力之战后,最终你会发现比特币真正的力量不在于工作量证明,也不在于某一种精巧的技术实现,而在于满足千千万万群众真实的使用需求,获得千千万万群众的支持。

如果群众需要低手续费,那么我们就要努力实现手续费的更低; 如果群众需要更快的确认速度,那我们就要为他们提供更快的确认速度; 如果群众需要更便捷的钱包和配套,那么我们就要为他们提供更便捷的配套使用; 如果群众需要对比特币实现更多操作,那么我们就要努力给用户提供更多操作的可能性。

与用户联系的越紧,这个系统就越有活力,也就越具有反脆弱性!

这也是我为什么支持演化论,不支持稳定论的原因。稳定论假想能够提前设置好一切,是一种自上而下的思维方式;

比特币要想获得反脆弱性,这是最为关键的一点,必须完完全全的自下而上,从群众需求当中,来到群众需求当中去。

b.开放竞争

系统的活力来自于开放和竞争。

一个去中心化自治系统要想有活力,必须尽可能的开放,尽可能的降低门槛让更多人的人参与进来,无论是代码的提交方面,还是参与挖矿、全节点建设等方面。

参与的人数越多,竞争越激烈,系统的越有活力,反脆弱性越强。

关于挖矿和算力,需要单独说一下。比特币系统内部的逻辑是这样的,市场供需决定价格,价格决定成本,成本决定算力。无论是比特币每四年减半的设计,还是未来全部的矿工收益来自于手续费的设定,都要求比特币的价格前期只能越来越高,这个系统才能正常运行。

比特币的价格只会越来越高,最终比特币系统内的算力也会越来越大,大到普通人无法承受,最终ASIC矿机的出现和算力的集中化,都是一个必然的趋势。

按中本聪在bitcointalk.org上的发言:“当处于均衡规模时,很多节点都是服务器集群。”

我们要求的是过程的公平性和开放性,需要每个人都有机会参与这个竞争的过程。但是只要是竞争,结果总会有人胜出有人落败,这个结果本身并不是我们所能控制的。

c.冗余

比特币系统的冗余可以分为节点的冗余和算力的冗余。

正常情况下,如果运行比特币的全节点超过1000个,基本上就已经可以保证系统正常运行而永远不会被外力或者非正常因素所关闭。

但是为了安全,必须预留足够的冗余,所以现在的全节点数量远多于1000个,未来可能还会要再增加一个数量级。不过按中本聪自己在bitcointalk.org上表达的设想来看,预计未来总节点个数不会超过10万个。

至于算力的冗余,算力对内是获取收益的凭证,对外是保证系统安全的护城河。

但是其实当比特币系统内的算力到达某一个数值时,外力就已经很难攻破了。比如说以现在的比特币算力,外力就很难正常攻破,那经常会有人说,这么多的算力和能源浪费有必要吗?只能这么说,为了保证比特币系统的绝对安全,一定程度的冗余是绝对有必要的。

 

5、越分裂越强大

对于BCH而言,在这次分裂中无论是市值、用户(以及用户能带来的网络效应)、生态、社区都遭到了分裂,是明显的损失。

但是,对于整个“比特系”而言,却不见得。

这里要先定义一个概念:比特系——在比特币源代码基础上分裂、分叉、衍生出来的资产系列,比如BTC、BCH、BSV等。这是一种把整个比特币世界当作一个整体的视角。

a、比特系整体满足了更多的市场需求:

市场中喜欢1M区块、隔离见证、闪电网络、价值存储网络的,可以去买BTC; 市场中喜欢大区块、智能合约、世界货币、链上应用底层平台的,可以去买BCH; 市场中喜欢稳定、喜欢解除代码上各种限制,可以去买BSV;

无论哪方面的需求,都得到了满足——市场上更多人的需求得到了满足。

b、比特系的持有者,资产在不断扩大:

如果你是一个原始的BTC持有者,如果持有到今天,你的1个BTC,现在已经变成了1个BTC、1个BCH、1个BSV,当然了还有BCD、SBTC等一系列的比特系资产了。

所以,对比特系整体而言,每次分裂不仅满足了更多的市场需求,而且让每一位早期的参与者资产变得更多(币本位)。

我并不认为这是自欺欺人。

 

6、大自然的启示

猴子这个种族,经过若干万年或者亿年的发展,从原来可能只是单一种类的猴子,到现在分裂为猕猴、金丝猴、红面猴、毛面短尾猴、台湾猕猴、黑叶猴、白头叶猴等等2-300种猴类。

每一次分裂,某单支猴子的派系可能力量会变小,甚至有些派系甚至会灭绝,但是猴子这个种族却世世代代更加强大。

也许最终,猴子中的某一个派系会进化成人,从而接管这个世界。

文章来源|核财经,文章仅作者观点,不代表BB财经立场

BB财经|BBcaijing.com原创,作者核财经,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bcaijing.cn/news/341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