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热点 →正文

企业转型区块链 能否换到新增长门票?

2018-12-11 16:11:12 核财经

企业转型区块链困局

从1995年,中国第一个互联网公司成立起至今,20多年间,中国从一个亦步亦趋的追随者转变为勇于革故鼎新的引领者的过程中,互联网几乎是最具活力的领域,它催生了诸如马云、马化腾等时代偶像;如果把眼光放至全球,其发展速度也可见一斑,从1995年到2000年,纳斯达克指数从1000点持续涨到了5048.62点,雅虎、谷歌等应运而生。

今天,与当年互联网+发展之初的活力如出一辙的,是区块链技术。2008年,有一位叫中本聪的极客写下比特币白皮书,创造了一个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实验,从此打开了区块链技术的科技魔盒。人们发现,在数家互联网巨头分鼎局势下,留给其他企业的突围地带并不宽敞,而主张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技术,正在给予商业世界新的发展机会。

 

迅雷破局

区块链大潮前,谁都不甘落后,尤其是自带创新基因的互联网行业。

阿里、腾讯、百度、京东、华为等互联网大厂与创业公司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押局To B、to D端业务,共同竞逐BaaS平台、联盟链等底层业务,应用则大多集中于金融、物流与追溯。To C端产品也应接不暇,2017年12月,天涯发布区块链代币“天涯钻”;2018年1月,人人推出区块链项目“人人坊”以及代币“RRCoin”。2月,网易上线区块链产品“网易星球”;3月,联想推出了第一款区块链手机···

但就突围来说,没有比迅雷更好的例子了。

迅雷下载的标签曾深入人心,但移动互联网的到来给PC时代的下载工具敲响警钟,最后一个竞争对手QQ旋风在2017年8月也成为腾讯弃子。以这样的方式成为行业老大,迅雷也难逃掉队一线互联网企业的命运。面对整个下载工具市场的衰落,迅雷一度将重心放至直播与短视频方向,另外在云计算和人工智能方面也投入重金,虽然初见成效,但并未带来逆风翻盘的转机。

直至2017年8月,迅雷发布区块链硬件产品玩客云,因“链克”的存在推出即被疯抢;2017年10月31日,就任迅雷CEO4个月的陈磊在发布会上宣布“All in 区块链”,人们发现,这个一度被时代的浪潮拍倒在沙滩上的互联网老兵,正在将未来命运押注在一个全新的领域。

成果在2017年的第四季度显现。2018年3月15日,迅雷公布了2017年第四季度财报。从财报看,第四季度总营收约为8240万美元,同比增长128.5%,环比增幅83.9%。这是迅雷连续8个季度营收增长以来的最高增幅,创下了上市以来的最高纪录。其中,得益于云计算业务的增长,迅雷毛利率较上年同比增长37.2%。

而在此前,迅雷在2015至2017财年的净亏损,分别达到1316万美元、2411万美元和3780万美元。没能在移动互联网换到新增长门票的迅雷,通过区块链的to C、to B布局扭转了颓势。

也不是无迹可寻,2017年8月份推出便遭疯抢的C端产品玩客云,实为前两代产品迅雷“下载宝”与“赚钱宝”的进阶产品,B端服务“星域CDN”企业级运算服务也来自于迅雷此前在P2P 技术、分布式计算、内容传输技术的多年积累。

2018年,区块链的迅雷正式推出了公链“迅雷链”,并在迅雷开发者大赛上发布了分布式技术和百万级共享计算节点的迅雷链文件系统 TCFS。迅雷给资本讲的故事是:通过利用和放大下载工具背后的分布式计算能力,转变成为一家共享计算公司、一家提供区块链开发底层技术的创新公司。

作为区块链的底层协议,区块链世界的“操作系统”,公链经历了1.0比特币和2.0以太坊,如今正着眼于解决系统的扩展性、安全性和监管兼容性问题,以期承载大规模的商业应用,相比起联盟链与私链,公链数据的读写不受到任何组织或个人的控制。也正因如此,在区块链领域,去中心化的公链领域是BAT仍尚未踏足的乌托邦。

即使这个赛道已经聚集不少公链玩家,迅雷也已经打响开跑。

 

现实比理想骨感

但迅雷是区块链转型的参考标本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技术的发展需要长期耕耘,并非一蹴而就。公链也并非区块链技术的全部,企业也无需像迅雷一般彻底转型、专攻底层才可找到新的增长路径。

区块链技术服务于区块链生态,即为整个行业、产业、多个主体协同服务,企业需要根据行业的痛点,在行业内进行资源整合和对接,才能推进区块链生态的构建。如果说以公链、联盟链、BaaS平台为代表的底层技术门槛颇高,那么搭建于其上的商业应用也是企业利用区块链重塑己身的选择之一。

以共享经济企业来电科技与迅雷链的结合为例。

今年9月,迅雷链宣布与来电科技合作,帮助其连接线上和线下应用。据悉,来电科技提供手机充电共享服务,且自2014年开始运营以来,已覆盖中国280多个城市,服务客户超过1亿。

共享经济的痛点在于人人在共享自己的闲置资源之际,很难辨别或证明对方是一个可信的合作者。目前是依靠中心化的审查,但实际上,由于规则垄断、信息不透明,就算是大平台,用户也无法100%信任。

对此,迅雷链的解决方案将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消费者将使用链克兑换来电提供的电力银行租赁服务;在第二阶段,来电和网心技术将共同开发一个基于迅雷链的分散应用(Dapp),将区块链技术与来电的共享服务相结合。Dapp将推出一个包括消费者、广告商和来电在内的激励计划。在该计划中,用户浏览来电平台的广告可以获得“电客”作为奖励,所获“电客”可用来兑换来电的共享充电服务。而用户浏览广告的行为数据将被记录在迅雷链上,确保广告主可以看到真实的投放效果。其次,来电也即将加入链克生态,届时,普通用户可以使用链克在来电设备终端兑换共享充电宝服务。

可以看到的是,区块链的接入,一方面使得信息上链,提高交易双方的信息透明度;另一方面也创新的广告模式,增加了获客的渠道,两者皆大欢喜。

然而,现实比理想骨感。本应拥抱的公链与企业,站在了焦虑与困惑的天平两端。

据中国官方标准统计,大陆区块链的开发者大概在 1372 人,公链却有有 5000 个。平台与区块链领域开发者数量的严重失衡下,公链没有理由不焦虑。

而对于亟待转型的企业们来说,虽然落地空间还大有可为,据国外信息分析网站DappRadar的分类,在迎来大规模实体应用之前,目前市面上的Dapp绝大部分为游戏、交易所、加密收藏品、博彩、以及为加密收藏品提供交易的市场等;虽然关于企业转型区块链的正确方向,人们已有了太多讨论,诸如资产区块链化、共享经济、区块链金融、物联网、数据经济与创作激励等等等等。

但在实操上,他们更多的是困惑的另一端。如何将自身业务与区块链相结合?怎样才能找到合适的落地场景?风口带给大多数企业的,是一往无前的勇莽,但方向与方法仍是尚未大片开垦的未知领域。

 

企业如何正确转型区块链?

在大浪淘沙的商业圈新模式中,企业如何正确转型区块链?

这个问题唯有企业自身才能回答,但比起财富驱动的主体,“技术咖”底层公链才是助推企业消化这个难题的主力。

近期行业兴起的技术沙龙、开发者大赛、hackthon无一不在证明现状,原来 to 投资者的项目路演,如今正在逐渐面向企业开发者。

近期的迅雷链技术沙龙上海一站上,就如何实操落地,迅雷链平台运营负责人马双阳分享了迅雷的观点:一要看业务场景适不适合结合区块链,首先要从自身的业务实际需求来看是否有可以结合的点,例如有哪些是需要形成共识的场景,有哪些地方需要信息互通,哪些地方需要利益的流转分配,再进一步来看分配的可能性。做到有上链的需求积极解决,而不是单纯的为了上链而形式化的上链。

举例来说,在形成共识层面,保险合同上链可以减少事后追责纠纷、拍卖与抽奖智能合约杜绝后台操纵;慈善基金收入支出明细上链能够提高公信力;在利益流转层面,用户将自身基因数据上链,且基于智能合约可将自身数据售卖获得token,完成数据所有权、获益权的回归。

如果业务本身与区块链特性结合的点并不多,可以先把整体业务中一小部分需要透明化的场景单独拿出来,先进行结合,在接入的过程中,一步步加深对区块链的了解,更加全面的考虑是否可以进行深度的商业合作。

但马双阳也提醒,当前区块链遇到的现实问题仍然需要企业考虑权衡:即当业务结合区块链之后,所形成的优势,能否抵消需要付出的成本?这些成本包括对用户进行区块链教育的成本、解决线上线下场景分离的成本,以及使用区块链技术本身需要付出的技术、人才等成本。

对此,除足够的性能、安全性以及可扩展性之外,降低开发者门槛、降低开发难度、减少业务成本也是当前公链为吸引新流量正在抢占的蛋糕。

可以看到的是,当前,星云链、公信链、ONT均在今年集中推出开发者激励活动;此外,投资优质Dapp也成为了公链们拓展生态的另一条重要策略,诸如BM 向 EOS 的 VC 机构投资 10 万美元便只为支持开发者。

而对于此前有过屡次转型而不成经历的迅雷来说,也深谙此理。马双阳介绍,迅雷链也正在着手解决传统企业区块链开发成本的问题。另一方面,迅雷链开放平台针对开发者提供一系列的扶持政策。其中包括上链迅雷链的应用免gas费用,以及为开发者提供用户流量支持,对于优质应用,迅雷链还可以推荐、拉通融资等。

 

风口上飞的不一定是猪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在诸多为区块链竞折腰的企业中,谁才能真正成为“风口上飞起来的猪”?当泡沫散去,这是包括链改企业、Dapp创业者、公链以及投资者在内都面临的终极命题。

但这个命题的前提是,我们必须承认区块链技术并不是万能的,绑定区块链技术不代表一定获得新增长的企业门票。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在9月发布的《区块链白皮书(2018)》中也指出:区块链不是万能的,其去中心、不可篡改的突出特点,使其对无风险、高价值、易实现的场景具有更高的应用价值。

2018年11月,经历了游戏、互联网金融、区块链等多次转型尝试,承载着一代人青春记忆的人人网仍难逃被卖身的命运,人人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一舟曾对媒体哀叹:“转型比创业难”。

这话无不有道理。科技的魔力在于,本身并不会创造繁荣,一切的繁荣都由人来创造。相比起创业而言,除了抓住可见的未来之外,企业的转型更看重人的主观能动性,包括翻身仗的决心、对症下药的智慧和以创新为内核的实干力。

毕竟,每一次风口的变化,不乏英雄,也不乏烈士;踏实做事还是投机,聚焦真需求还是伪需求,结局都会大有不同。

本文内容来自网络采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