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热点 →正文

以太坊暴跌这口“大锅”,到底谁来背?

2018-12-12 10:21:17 华尔街之狼

以太坊暴跌这口“大锅”,到底谁来背?

作为公链中的出类拔萃者,一直以来,ETH受到了太多关注。2018年1月,ETH最高价格曾短暂达到1404美元,此后长期震荡下跌。时至今日,ETH的表现让人瞠目结舌,徘徊在90美元,跌幅达到93%。目前ETH已经跌下市值第二的宝座。

以太坊暴跌这口“大锅”,到底谁来背?

曾经孵化出无数IC欧项目的以太坊现如今也自身难保,所有数据显示,这个曾经开启区块链2.0时代的“智能合约”系统,似乎正走向崩溃。以太坊究竟怎么了?

 

区块链的“寒武纪大爆发”

在区块链1.0时代,发币主要的手段是“山寨”BTC代码,莱特币、点点币、质数币等早期的“山寨币”就是代表。

彼时,除了山寨比特币以外,有一些人也开始关注加密货币以外的层面,把精力集中在问题研究上。在以色列旅行的Vitalik通过网络信息意识到,大家应该关心一下区块链2.0是什么样子。

2013年,Vitalik发布以太坊白皮书。2014年7月23日,以太坊进行了为期42天的以太币预售。在这期间,共筹集到3万多枚BTC,共计超过1800万美元,对应售出6千万枚以太坊。

以太坊代币“预售模式”就是后来大火的IC欧,通常大家把它称为加密货币领域的IPO。传统科技公司从首次募资到首次公开发行的时间为9年,但借助IC欧,项目方或者创业公司就可以做到“今天募资明天发币”。2017年8月2日,全球最大的IC欧项目Filecoin用30分钟募了2.57亿美元。而IC欧时间长达一年的EOS,今年6月结束募资时,累计募资40亿美元。

这也造成了2017年区块链领域出现第一次“寒武纪大爆发”,各种基于以太坊的IC欧项目集中涌现,目前市场上90%的币种都是通过IC欧发行的。

到目前为止,全球IC欧募资项目TOP10中,排名前6的项目募资额均超过1亿美元。

IC欧募资项目TOP10

据统计,2017年全年共有875个IC欧项目出现,共计62亿美元。

2017年IC欧募集资金

截止到目前,2018年共有1202个项目进行IC欧,共计73.8亿美元。与2017年截然相反的是,2018年IC欧募资额呈逐月递减状态。今年9、10、11三个月募资5亿美元左右,而去年同期募资27亿美元。

2018年IC欧募集资金

由于IC欧火热,以太坊水涨船高,币价逐步攀升。如果IC欧募资模式不倒,以太坊很可能会一直保持高价。然而市场大跳水,大批曾经沐浴过以太坊春风的IC欧项目方,开始“抛弃”以太坊。

 

项目方开启“出逃”模式

以太坊与IC欧项目代币的价值有很高的相关性,市场下行加重了IC欧项目的风险。当以太坊价格大幅下降时,将会引发以太坊“价格螺旋式下跌”。很多IC欧项目手握巨量以太坊,随着以太坊价格下跌,未“套现”的项目将会开始“恐慌性抛售”,因为他们也害怕自己成为以太坊击鼓传花的最后一棒。

今年8月初到9月初,项目方抛盘大幕彻底揭落,在30天时间里,共有30万枚以太坊被抛售。

在众多项目“背叛”以太坊的过程中,最瞩目的是今年9月5日,持有46.5万枚以太坊的Digix项目方宣布,已将7万枚以太坊换成法币。

10月初,BitMex与数字货币分析机构TokenAnalyst共同总结分析了222个IC欧项目持有以太坊的情况,形成报告。报告显示,早在今年9月之前,募资时间长达一年的EOS已经将钱包里721万个ETH清空。

 以太坊价格波动引起的项目总盈亏 (单位:百万美元)

 以太坊价格波动引起的EOS项目总盈亏 (单位:百万美元)

报告观察的222个IC欧项目,起初共筹集了价值约55亿美元的1518万枚以太坊。而目前,这些IC欧项目共持有380万枚以太坊,大约仅占IC欧总额的25%。本质上来说,由于这380万枚以太坊仅占以太坊总供应量的3.8%,因此这一部分并不会对以太坊的价格造成很大影响。同时,按照统计时美元价值计算,这些IC欧项目几乎全部抛售了融资募得的ETH,这一波操作不但不算亏,还“保本”。从统计结果看,这些IC欧项目现在还持有8.3亿美元的以太坊。

此外,其中一部分IC欧项目的以太坊账户是在2017年末价格增长前建立的,而且他们长期持有以太坊。由于目前以太坊价格下跌,他们也遭受损失,损失总额达3.11亿美元。

追踪持有ETH的222个IC欧项目的日常数据及以太坊价格

根据上述表格,IC欧项目方持仓数量跟以太坊价格有一定关联性,持币第一个高峰期出现在2017年底到2018年初,第二个高峰期出现在2018年4月到5月市场短暂回暖期间。

但是从5月开始,IC欧项目的持币数量开始减少,以太坊币价随之持续下跌。从10月下旬到11月26日,三十多天的时间里,共计有20万枚以太坊被抛,其中12万枚是在11月9日到16日卖出的。“正常”情况下,项目方基本上每天卖出1到2万枚ETH。

2018年11月,抛售以太坊的IC欧项目

 

“成也IC欧,败也IC欧”

V神说,“以太坊是一种通过提供通用的可编程区块链,并打包放在任何人都可以用的客户端上的系统。”而就目前来看,IC欧似乎是以太坊最主要的应用场景。

2017年1月,以太坊价格从10美元开始上涨,除了受市场进入牛市的影响外,更重要的影响因素是一些创业公司基于以太坊技术开展项目研发,并通过IC欧发行自己的项目代币。这个过程需要项目方募集大量以太坊作为启动资金,受供求关系影响,在IC欧的推动下,以太坊价格水涨船高,于2018年1月达到1404美元的历史最高价。

2018年9月开始,全球IC欧总额大幅缩减,2018年9月份的融资总额仅为1.75亿美元,而1月份的IC欧额度是9月份的9倍。

熊市中,IC欧项目代币破发率超过95%,部分项目的代币价格甚至接近于零。在高破发率和熊市的加持下,投资人的情绪比较悲观,为降低风险,减少了IC欧投资。而同时如前文提到,项目方拿在手里的以太坊变成了烫手山芋,大家急于脱身自保,于是造成了项目方大量抛售以太坊的现象。在市场的带动下,IC欧数量骤减、入场新资金减少、项目方砸盘,这些都是把以太坊拽下神坛的“黑手”。

事情发展到今天,不少人为以太坊喊冤叫屈,有人说这是一个“农夫与蛇”的故事。在BitMex的分析报告中称:“在筹集资金方面,IC欧项目方与强盗不相上下。”以太坊作为募资工具,帮IC欧取得巨大成功,不少项目因此一骑绝尘,成为行业佼佼者。事实上,以太坊价格下跌未必对项目进度产生多大影响,但在项目方逐利的过程中,“活下去”永远是放在人性第一位的。

BB财经|BBcaijing.com原创,作者华尔街之狼,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bcaijing.cn/news/352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