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热点 →正文

年终交卷:区块链十大误区、十年发展与标准制定

2018-12-19 10:47:19 华尔街之狼

年终岁末,正是总结过往展望未来的日子。

如果从加密货币市场行情来看,币圈的年终答卷显然无法令人满意,但如果从人们对区块链技术本身的探索情况来看,实际上,区块链高速发展的态势从未停止。

第三届区块链开发大会

12月18日,中国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发展论坛第三届区块链开发大会在上海召开,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积丰、中国万象控股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兼执行董事肖风、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标准院区块链研究室主任李鸣都受邀参加,畅谈了现存的区块链十大误区、区块链前十年的开创和后十年的发展以及从2016年到2018年以来,区块链技术和应用的标准制定。

本次大会由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主办,上海市虹口区科学技术委员会(区信息化委员会)、上海市虹口区金融服务局、上海万向区块链股份公司承办,大会主题是“标准*,开源实践”。

 

何积丰:区块链认识十大误区

“正解飞流直下,强猜寸步难行;桃花揉碎满江红,一缕哈希得令;入密偏移少许,出文迥异东西;风驰电掣舞签名,数字人间为证。”

已到古稀之年的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积丰,先是借用白硕的诗词为区块链带来中国解,接着提出区块链认识十大误区。

十大误区即:去中心化是本质属性、区块链就是分布式数据库、区块链必然效率低下、区块链不能没有币、区块链可以不开源、公开透明无法保护隐私、区块链是业务载体的简单搬家、区块链不堪量子计算一击、区块链行业可产生独角兽、区块链就是人人记账。

何积丰认为,去中心化并不是区块链的本质属性,如果将区块链局限于“去中心”这一概念,那无疑会与现实脱轨,而且,何积丰进一步表示,“区块链行业不可能产生独角兽,这是做不到的。”

此外,何积丰还提出了区块链的诸多落地应用场景,他认为,区块链本身就是一种证据链,可用于信息的追溯和核验。反欺诈服务提供商可以把各自数据加密后存储于区块链,解决企业用户在经营中所遇到的身份认证、合同签订、数据存证、过程溯源等问题。反欺诈服务包括:智能防篡改、便捷云服务、安全去中心、防伪溯源、加密防泄露、著作权保护等。

 

肖风:2019年开始,区块链将十年发展

“第一个区块链系统2009年1月3日上线,到今天快十年了,过去的十年是‘从零到一’的十年,也是开创期,未来的十年是‘从一到N’的十年是发展期。”

万向区块链董事长兼总经理肖风

万向控股副总董事长、万向区块链董事长兼总经理肖风以2018-2019年作为分界线,将区块链技术发展分为两个时期。他认为,开创期过去后,意味着当法律越来越清晰之后,主流机构,主流的工程师,真正的技术大牛开始进入到这个行业里面来。

但是,如果区块链最初的极客一定要坚持无政府无监管的状态,那一定会被时代抛弃。把区块链商业化、产业化、大众化的主体,很可能是从2019年开始进入这个行业的群体,并不是最初的创立者就一定有话语权。

对于公有链和联盟链,肖风表示,“真正所谓颠覆式的创新会来自于公链,公链上的经济激励机制、密码学的隐私计算、分布式账本等等加在一起,所有的技术都是基于公有链创造出来的。虽然联盟链并没有为区块链技术带来什么价值,但我相信联盟链会可以改善我们传统行业边际效应。”

肖风进一步表示,虽然区块链所有的技术都是公有链创新出来的,现如今联盟链都是在挑取公有链的技术,但是两者并无高低之分,就像共识的达成是民主和效率一样。联盟链是中心化信任机制,公有链是去中心化信任机制。

“有币区块链是token作为激励工具,无币区块链是法币作为激励工具。很多经济学学术论文已经证明,token激励机制使得各个利益方能够比中心化的激励机制更能做到激励相融,这是区块链对激励机制创新最大的贡献。”对于token的激励机制,肖风表示赞扬与肯定。

肖风反复强调,区块链不是一个包治百病的神药,但是也不能把区块链单纯看为分布式数据库。既不能神话,也不能贬低。区块链在分布式网络技术之上,融合了很多学科,出现了很多我们无法预测的、还没有发现的应用。如果只把区块链看做工具,那就太小看它了。

 

李铭:区块链未来有后发优势

今天的大会还发布了《中国区块链技术和应用发展研究报告(2018)》。

从2016年到2018年,区块链技术上由基本功能到增强功能,应用上从概念验证到小规模探索,产业从北上广到全国乃至全球,政策上由观察到引导和规范。

“如果我们的报告之前收取版权费的话,那将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在讲话之初,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区块链研究室李鸣这样调侃道。

诚然,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关注区块链的群体越来越多,这也证明区块链正在从小众向大众转变。

李鸣总结2018区块链关键技术内容为:安全与隐私保护技术(数字签名、环签名、同态加密、零知识证明)、跨链技术(公证人、侧链、哈希锁定)、分片技术(网络分片、交易分片、状态分片)、数据存储技术(IPFS、DAG)、共识机制(高效、一致性、扩展性、安全性)、智能合约(形式化验证、预言机)。

每一年的报告都会比之前的报告更丰富,分析也更明晰。

 

“报告”指出:

1.全球主要国家政府对区块链的定位逐渐清晰,持续加快推动区块链发展;

2.区块链相关概念不断发展演进,技术发展逐渐走向体系化和多元化;

3.区块链应用积极性不断提高,未来有望成为数字经济基础设施之一;

4.国内外区块链创新创业活跃,产业发展生态持续完善;

5.国内国际标准化组织大力推动区块链标准化,产业服务水平不断提升。

李鸣认为,虽然目前区块链技术确实面临着发展瓶颈,而应用和监管方面也有待发展,但是,从“研究报告”来看,我国区块链在未来的发展中有着后发优势。

十年历程,历尽艰辛。2019年在望,在即将过去的2018年里,区块链依旧在继续前行,希望能如肖风所言,以2019年为始,区块链将进入真正的发展期。

 

附:肖风发言实录

我们这个论坛聚焦于应用,聚焦于标准,所以,我也从应用趋势的角度谈谈我个人的一些观点,请教大家。

正如刚刚何院士(何积丰)所讲,关于区块链应用,有两个路径大家在争论。有人只是把区块链看成是一个工具,就是一个分布式数据库或者是一个链式结构的分布式数据库。这当然也没错,但区块链并不仅仅是一个技术工具,如果只看成是技术工具,可能有点小看了它。

区块链技术除了是基于分布式网络技术建立起来的以外,还包括了很多其他东西,已经超出了所谓ICT(信息通信技术)这样一个范畴,包括密码学、数学、博弈论,也包括了经济学的机制设计理论和组织理论,企业理论。

区块链在分布式网络技术之上融合了很多新的技术,新的学科,在某种程度上可能会产生很多新的,我们现在还没有见到或者无法预测的一些商业模式。

所以,两个技术路径,你把区块链看成是一组技术融合,跨学科,跨界,跨很多技术线,还是只把它看成ICT里面的分布式数据库,这个很重要。

如果我们没有从商业模式上看区块链,就太小看它了。对于区块链的应用也有两种态度,一种吹捧成万能、包治百病。这显然不是,区块链作为互联网之后的网络技术,能解决很多问题,但也有力所不能及的地方。

去中心,在链上也许是能做到的,可是要跟现实世界、物理世界衔接的时候,不大可能。你用区块链技术,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区块链应用一定有一个阶段性,我觉得就好像互联网的应用一样,你得先有互联网原生的技术和原生于互联网上的商业足够成熟,我们才能说“互联网+”和传统的商业模式会发生关系。

关于互联网的上半场、下半场,王兴(美团CEO)有一个著名的演讲,说现在进入到了互联网的下半场。

最近,腾讯业务架构的调整也在说产业互联网。只有互联网的技术足够成熟,才有可能往线下、往网下、往链下去输送你的某些成功的东西,譬如你的经验、你的技术。如果一个纯线上、链上、网上的东西,还没有证明过是一个好的东西,凭什么要传统行业非用它不可呢。

我们看到,从2008年开始,区块链技术正式工程化。区块链技术在之前有各种各样的讨论,但是变成一个工程、变成一个软件,那是2009年1月3日的事情。

区块链工程到现在已经10年了,我们有了一些线下的区块链应用。刚刚讲到供应链,其实这些技术都是过去10年时间里,在链上逐渐成熟起来的。不经过检验就盲目拿到线下来,显然是不合适的。

区块链应用有两种结果,两条路径,两个方向。

联盟链,私有链,诞生晚于公有区块链,我们可以做这样一个观察性的判断:所有的区块链技术,都是在公有链上被创造、发展、成熟的。

联盟链对于区块链的技术并没有带来什么价值,所有的技术都是基于公共链创造出来的。联盟链只是把某些东西去掉,譬如我们把数字货币这种激励机制或者Token激励机制去掉,因此就成了一个联盟链。

这个没有好坏之分,共识的达成就好像民主和效率一样。效率最高的当然是像支付宝或者上海证券交易所,因为只需要一个人确认,如果是全网都要确认,效率一定是最低的。

对于联盟链,我们可以选101个节点,这比全网确认要高一些,但肯定会低于支付宝这样的中心化系统。选101个符合我们的业务场景,我们的业务场景只需要这样一个性能,这个事情就解决了。

我相信联盟链会用来作为我们传统行业边际效应的改善。我看到大部分的国际金融组织,不管是IMF,或者国际清算组织,他们讨论区块链的时候,实际上讨论的是联盟链或者分布式账本。他们讨论说,区块链技术用到我们这儿来可以降低多少亿的成本、可以提升效率、可以改善客户体验。

但是,这只是边际效应的改善。当然,这已经很伟大了。

真正所谓颠覆式的创新,会来自于公链。公链有经济激励机制,密码学的隐私计算、分布式账本、不可篡改、可追溯等等,加在一起今天可能还无法想象在上面会产生一个什么样的、我们没有见过的应用。这就像移动互联网一样,移动互联网依赖于iPhone手机、智能手机,2007年的时候我们也无法想象未来会出来一个9、10亿人使用的微信。

区块链应用,从联盟链的角度和公链的角度来说,可以看成是两种不同的治理模式。联盟链还是一个中心化的信任机制,哪怕是多中心,仍然是中心化的,因为你得被许可,你得被这几个中心认可或者被确认,这个事情才能继续下去。公有链的治理机制,则是一个完全去中心化的信任机制,这是两个不同的模式。

激励机制也不一样。我们有谈到有币区块链,无币区块链。无币区块链就是联盟链,联盟链的激励机制是靠一个中心化的组织,哪怕是多个中心仍然是靠中心化的组织来对参与者进行激励。联盟链的这个激励机制已经被证明,公司就是一个中心化的激励机制,参与任何商业性的公司在激励机制上,都是一个中心化的激励机制。

区块链所带来的激励机制上的巨大改变,已经被好几个经济学家用学术论文论证过。区块链的激励机制,使得各个参与方,各个利益方能够比中心化的激励机制做得更好。这是区块链在激励机制上对经济学理论的贡献,对组织运行的贡献,对商业模式的贡献。公司化的制度下,无法做到更完美,区块链的激励机制,接近完美,这已经有很多经济学论文证明了。

所以,区块链用Token做激励机制,使得参与方各得其所(参考文章)。刚刚何院士讲到的共享汽车,平台要被抽走20-30%。如果是一个完美的市场经济,我是用户,你是车主,我们两个达成一笔交易,通过区块链技术的帮助,我们的交易是无摩擦的。对我们双方来说,都得到了我们最大的福利。

说到激励,自然就离不开所谓的数字货币、数字资产。区块链技术一直在发展当中,有关于数字货币的观念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原来说到数字货币,就是比特币、ETH。

比特币作为一个数字货币的实验是失败的,比特币系统作为一个全球小微支付系统的实验也是失败的,但比特币作为数字黄金是得到了全球共识。

比特币实际上是一个资产,当初也许是想变成电子货币,可是有哪一个货币在一年之内汇价会波动80%、90%。正因为这样,整个行业就开始推出了稳定数字货币。

稳定数字货币,不管跟美元挂钩,还是和其他币挂钩,它就是一个真正的数字货币,因为它的汇价不会大幅波动。从支付工具、交易媒介、价值标杆、价值存储来看,将来都会有稳定货币取代比特币。比特币作为数字黄金,已经足够好了,毕竟为区块链行业带来了很多的贡献。

这个稳定数字货币,目前只看到了交易所的交易避险需求,稳定货币将来大行其道很重要的原因是,区块链技术在2019年性能、应用、安全性、可操作性、可扩展性方面,会有大幅提升。

之后,所有去中心化的应用,所谓的DApp,这中间一定有一个支付工具和交易媒介。稳定数字货币会在那个时代开始,真正起到作用。当然,到那个时候,我估计发行稳定货币的不是私人机构。

稳定数字货币的发行,我觉得会经过三个阶段。目前是私人机构创造出来稳定数字货币这样一个概念,也成功在技术上证明稳定数字货币是可以运行的,但紧接着会有银行加入。银行完全可以以美元收集客户的钱,用美元作为抵押来发行一个稳定数字货币,我想一下现阶段,他们在法律上也没有什么障碍。最后的阶段,稳定数字发展到最后一定是央行出来发行,央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天然就是稳定货币。

数字货币从1.0走到2.0,实际上数字资产也慢慢起来了,这个跟法律监管有关。

我们Token1.0的时代,不管比特币还是ETH,都往功能性代币上解释。最近看到美国的监管机构,尤其美国的证监会,对除了这两个以外其他的Token,基本上认定为证券类的Token。美国证监会甚至没有在所有的法律声明当中分类,不像瑞士,瑞士还分支付类的,功能类的,证券类的,美国证监会的监管框架下,现在都不再讨论了,只讨论所有东西是否为证券类。

我觉得将来Token的2.0可能只有证券类的,因为你很难说所谓功能类、支付类、证券类,分得这么细,最后你发现边界是模糊的。这个东西就是合法合规的问题,你不合法不合规就好像美国证监会最近连续在进行执行,因为他把他的监管框架理理清楚之后,就开始执法了,这个是有问题的。

到Token2.01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被纳入到一个清晰的法律框架里面去了,所以大家都应该按照这样一个法律框架来设计自己的模式,因为再想说把自己硬生生从证券类的Token解释成为功能类的,我估计这个会很困难,而且可能也的不到监管部门的认可,还不如遵守法律,在法律现有的框架下来做这样的事情。非要做自己的解释,解释权不在于我们的创业者,在于监管部门,在美国还在司法系统。

最后,站在区块链技术工程化已经十年了的今天,把这个点作为一个分界线。过去的十年是从零到一的十年,未来的十年是从一到N的十年,是发展期。

今天,区块链大泡沫破灭,币价大幅下跌,很多区块链公司估值开始大幅减值,现在新的项目也不像前几个月估值得那么贵,有一点类似2000年时科技股泡沫的破灭。

互联网的发展历史也不是很长,在上个世纪90年代,正式确定互联网的全球技术标准TCP/IP,到今天也就是20多年的时间。当然,互联网技术在60年代、70年代已经有很多先行者在做很多的研究。

区块链也一样,密码朋克是90年代出来的,70年代就已经有人在研究非对称加密算法等等,这个我叫做理论准备期。从七几年所谓的非对称加密算法的完善,到80年代所谓的智能合约理论,我们华人教授戴伟的论文,不管从密码学、共识算法到电子现金等等,有一个前期的理论准备期,跟互联网一样,也要20多年的理论准备期。

开创期过去了,意味着当法律越来越清晰之后,主流机构、主流工程师、技术大牛要开始进入到这个行业里面来。在开创期,那些开创者如果你不能与时俱进,很大的概率被自己开创的潮流给抛弃掉。如果不愿意合法合规来做事情,比如说真的就固守着最原始的时候,一定要无政府,区块链的技术极客确实有这样的想法,要创造一个没有监管的社会。这个东西你作为个人可以这样想,但是作为技术,要被大众接受,被社会接受,被监管接受,这些都是不可能的。如果一定要坚持,也就会被这个潮流所抛弃。最初发明互联网的人,他们继续做他们的学者,他们无法商业化,无法产业化,也无法把那些东西变成一个很赚钱的公司。

互联网真正赚钱的公司,不是最早的技术极客,区块链技术也是一样,真正的社会化、产业化商业化会从2019年开始。

BB财经|BBcaijing.com原创,作者华尔街之狼,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bcaijing.cn/news/384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