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热点 →正文

万维网之父Tim Berners-Lee:网络的去中心化是社会问题

2018-12-21 11:47:32 华尔街之狼

在 2009 年 TED 的演讲「未来的万维网」(The Next Web)中,万维网之父 Tim Berners-Lee 提出了「Raw data now!」,互联数据才得以释放数据的最大价值。

同年,Tim Berners-Lee 创立了万维网基金会(World Wide Web Foundation),用 Web 来促进人类社会进步,推动开放、自由、互联。

Tim Berners-Lee 对于网络的去中心化探索已经持续很多年了,他对比如说以太坊、星际文件系统(IPFS)、比特流(BitTorrent)、BigChainDB、Blockstack、Interledger、Mediachain 等等都颇为关注。

Tim Berners-Lee 说 Solid 是其最初设想的去中心化网络平台,本文他通过 Solid 表达了对于「理想互联网」多年的思考。不过他也曾表示:Solid 不是区块链。

作者:Tim Berners-Lee,万维网之父、去中心化平台 Solid 发起人

万维网之父Tim Berners-Lee

Web 是一种可扩展性极好的系统,这里的可扩展性,不仅仅指计算的可扩展性,还包括人在内的整个系统的可扩展性。从数据的产生、资源的互联、知识的建模,到最后信息的消费,都要有人的参与。人的惰性、人的心理、人的经济头脑,都会深刻影响到一个系统能不能走出实验室。

我并不是第一个尝试建立互联世界文档的人。在吸取了 NLS、Gopher 和自己以前在 CERN 这个极度多元化、极度分散的机构里的诸多实践教训之后,我格外注意通过自由建立互联的设计。

 

正是这种自由,才是 Web 成功的关键

我在早期认为,浏览器也应该具有编辑能力,让用户可以直接在浏览器里发布网页。这个想法并没有在 Web 的第一个十年流行起来,但在第二个十年,随着社交网络,特别是维基 (Wiki)和协作系统的兴起,而得到了实现。

为了保障 Web 的开放性,我在 1994 年创立了万维网联盟(W3C),协调 Web 上各种技术的标准化和推广。W3C 本身就是 Web 开放与自由精神的体现,只用了很少的工作人员就实现了数千名专家的全球性协作。二十多年来,W3C 一直积极推进 Web 技术的发展。

大公司控制了个人数据但却建立了不能互联的数据孤岛,数据的集中导致了包括政府在内的组织滥用这些数据,虚假信息和政治广告泛滥、误导网民。

在过去数年中,我为解决这些问题做了大量的工作。

在数据开放方面,我推动了英国政府和美国政府开放政府数据(Putting Government Data online)。目前,已经有数以百万计的各国政府数据被开放出来,涵盖经济的各个领域,并催生了数以百计的创业公司。此举对于世界经济未来可能具有极大的促进作用。

在 2009 年 TED 的演讲「未来的万维网」(The Next Web)中,我提出了「Raw data now!」,互联数据才得以释放数据的最大价值。我多次向脸书(Facebook)等社交媒体呼吁数据开放,并积极参与到分布式社交网络 (Distributed Social Network)的研究和开发中,如 Crosscloud 和 Solid 系统。

 

更关键的是,我认为数据是基本人权

平等和自由的信息获取权是基本人权之一,不应该被互联网服务提供商(ISP)或其他组织以商业理由伤害。

2009 年,我创立了万维网基金会(World Wide Web Foundation),用 Web 来促进人类社会进步,推动开放、自由、互联。

我秉持一个理念:一个群体是否能够发展取决于在人和人之间创造正确的联系,如果我们成功,创造性就将在更大的和更多样化的群体中出现。这些高级思维活动,原来只发生在一个人的头脑中,而现在将出现在更大的、更相互联系的人群中。这个梦想一旦实现,Web 就可以发展为一种「社会机器」(Social Machine),人类提供灵感和创造,而机器提供推理和日常管理。互联的社会,可能会引导我们走向「全球性大脑」。

Web 从来不仅是技术的发明,而更多的是一种社会的创造。无论是 HTTP 还是网页排名 (PageRank),无论是维基还是脸书,人的因素都是主导因素。开放、交流、合作,新一代的 Web 的技术,必然还是要以人的需要、长处、局限、价值为出发点。技术只是一小部分,社会模式的变迁才是最根本的。

在 2012 年伦敦奥运会开幕式上,我打出了「为所有人」(This is for everyone)的口号。允许人自由地以他自己选择的方式发布信息,允许他们自己相互链接,没人需要先请示任何人来添加一个链接,而奇迹会在这互联的过程中产生。一个互联全人类的文档、知识和社会的网络,是人类文明迈向下一步不可缺少的。

在 2013 年,我发起了平价互联网联盟(Alliance for Affordable Internet, A4AI),致力于提升发展中国家的网络访问速度,让更多的人获得网络接入。

 

我们设计的网络本身,就是去中心化的

问题在于搜索引擎、社交网络等平台的垄断。我们目前面临的不是技术问题而是社会问题。

我们对网络的去中心化探索已经持续很多年了,其中也涌现了很多项目,比如说以太坊、星际文件系统(IPFS)、比特流(BitTorrent)、BigChainDB、Blockstack、Interledger、Mediachain 等等。

如今的网络采用的技术相对老旧,在线支付就是其中一个例子。如果想要在线购物必须输入银行卡信息,这就相当于直接把自己的账户信息暴露在阳光下。而基于分布式账簿技术的全新支付系统可以确保个人加强对资金的控制,用小额支付系统取代网络广告。

我认为互联网有必要建立一个小额支付体系。为了开发小额支付系统,早在上世纪 90 年代,我就已经成立了万维网联盟(W3C),可惜这项技术一直未能实现。

近期,W3C 重新启动了这一项目,还发布了草案,其中也提到了比特币和分布式账簿技术。基于分布式账簿的数字货币是当前唯一一种方便快捷的互联网支付系统。

 

Solid 就是我最初设想的去中心化网络平台

在这个平台上,数据由你拥有,并且你可以选择用来管理它的应用程序。通过 Solid 生态系统,你来决定在哪里存储你的数据。你所拍摄的照片、所写的评论、在地址簿里的联系人、日历中的事件、来自你的健康跟踪器中的数据等等,它们都存储在你的 Solid POD 中。

POD 是个人在线数据存储(personal online data)的首字母的缩写。这个 Solid POD 可以在你的房子里或工作场所中,或在你所选择的在线 Solid POD 供应商那里。因为你拥有自己的数据,所以你可以自由地在任何时候移动数据,而不会中断服务。

你赋予其他人以及应用程序权限来读写你的 Solid POD 的部分内容。因此,无论你何时打开新的应用程序,你无需再填写你的详细信息:它们根据你的授权从你的 POD 中获取信息。通过一个应用程序保存的东西对另一个应用程序也是可用的:不需要再进行同步操作,因为你的数据和你在一起。

这种方式可以保护你的隐私,对开发人员也很有用:他们能构建出色的应用程序,但无需先获取海量数据。任何人都可以利用已经在那里的东西来创建应用程序。

把 Solid POD 想象成你的私有网站,除了你的数据和所有你的应用程序互操作,这意味着你有自己的个人 API 来配合它。当你在线发布评论或视频时,你的朋友可以用任何他们喜欢的应用程序(如相册查看器或社交 Feed)来查看它们。

总结来说,这是你的数据,你可以以任何方式或形式塑造它。

你可以尽自己的喜好拥有很多 POD,它们活跃在启用 Solid 的网络服务器上。在你的家中或工作场所,把 Solid 服务器安装在你自己的服务器上,或从公开的供应商那里获取 Solid POD。

为了证明数据的所有权,你需要一种识别自己的方法。你可以使用 Solid POD 来表明你是谁,而无需依赖第三方认证。因此,在网络上不再有「用 X 登录」或「用 Y 登录」的情况,只需要「用你自己的 Solid POD 登录」即可。

 

Inrupt 将成为第一个用 Solid 构建的企业

Inrupt 是我这 9 个月以来一直在悄悄地构建的初创公司。该公司的使命是,在全球开发人员中推动更广泛的运动,以去中心化互联网并从那些已经从中心化网络中获利的强手中夺回权力。换句话说,这是针对脸书、谷歌、亚马逊的挑战。

多年来,我和其他互联网活动家一直梦想有个数字乌托邦,其中的每个人都能控制自己的数据信息,并且网络保持自由和开放的状态。我们必须现在就动手去做,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

如果一切按计划进行,Inrupt 将成为很多人第一次使用 Solid 的简单方法,就像当初的网景浏览器(Netscape)。并且,像用网景浏览器一样,Berners-Lee 希望 Inrupt 会成为很多企业第一次融入 Solid 的工具。

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在想象着这个正处于 Solid 的世界。

在我的笔记本电脑上,有个简单的网页,网页的顶部有标签:Tim 的待办事项列表、日历、聊天记录、地址簿。我构建了这个供我自己使用的应用程序,这是 Solid 上第一批应用程序的其中之一。它很简单,也很简朴。事实上,乍一看,它是那么平常,很难看出有什么特别。但是,对于 来说,它是革命开始的地方。

这个采用 Solid 去中心化技术的应用程序允许我无缝访问其所有的数据信息,包括日历、音乐库、视频、聊天记录、研究。它就像谷歌 Drive、微软 Outlook、Slack、Spotify 和 WhatsApp 的混搭。

这里的区别在于,在 Solid 上,所有的信息都在我自己的控制之下。我所创建的或在 Solid 上添加的每个数据位都存在于一个 Solid POD 中,POD 是个人在线数据存储(personal online data)的首字母缩写。这些 POD 给了 Solid
用户对其应用程序和在线信息的控制。任何使用该平台的人会获得一个 Solid 身份和 Solid POD。

人们从那些企业手中夺回网络控制权的方式。

我们不需要和脸书及谷歌谈判是否引入这种完全的变革, 从而让他们的商业模式一夜之间完全被推翻。我们不需要征求他们的同意。

 

我一直认为互联网是大家的

这是我和其他人为保护它而进行激烈斗争的原因。我们设法带来的变革已经创造了更好且更连通的世界。但是,为了所有我们已经获得的好处,互联网已经发展成一个不公平和分裂的引擎;受到那些利用它为自己服务的互联网大佬的影响。

如今,我认为我们已经达到了一个关键的临界点,为让网络变得更好,进行强大的变革是可能的,也是必要的。

Solid 是个开源项目,旨在恢复个人在网络上的权力和动力。

Solid 改变当前的模式,现在,用户必须交出个人数据信息给数字巨头们以交换知觉价值。正如我们都已经发现的,这不符合我们的最佳利益。Solid 是我们通过发展网络以恢复平衡的方法,通过一种革命性的方式给我们每个人(无论是个人还是非个人)对数据完全的控制权 。

Solid 是个利用现有网络构建的平台。它让每个用户选择在哪里存储数据、哪些人和团队可以访问特定元素、使用哪些应用程序。它允许你、你的家庭及同事与任何人连接并共享数据。它允许人们同时用不同的应用程序查看同样的数据。

Solid 释放了创造力、解决问题和商业难以置信的机会。它让个人、开发人员和企业能够用全新的方法构思、构建和发现创新、可信及有益的应用程序和服务。我看到了多种市场可能性,其中包括 Solid 应用程序和 Solid 数据存储。

 

个人的权力来自数据

Solid 以「个人的权力来自数据」这个原则为指导,我们认为该原则是下一代网络成功的基石。我们认为,数据应该赋予我们每个人权力。

想象一下,如果你目前所有的应用程序相互间进行交流、协作和构思方法以让你的个人生活和业务目标更丰富且更流畅,会怎样?那是 Solid 应用程序将产生的创新、智能和创造力。

通过 Solid,你对数据拥有更个性化的动力,由你来决定哪些应用程序可以访问数据。

我在 2009 年曾说过:「我设想的这个网络,我们还没见过。」这是因为人们只是把网络用于文档,而不是用于大型网络计算机的数据。从那时起,我们看到一大波开放数据,而不是读写数据。例如,许多开放的政府数据是通过单向管道产生的,因此,我们只能查看它们。通过 Solid,它就变成可读写网络,用户可以在其中进行交互、创新、协作和共享。

与此同时,有一波关注和相关的能力,以及对改变的迫切需要。人们希望拥有可以信任的网络。人们希望应用程序能够帮助他们做他们想做的和必须要做的事,但不会监视他们。应用程序没有别的动机去影响他们的注意力以让他们买这些或那些的问题。人们会为这样的质量和保证付出代价。例如,今天,人们为像 Dropbox 这样的存储空间支付费用。对 Solid 有需求,它会提供的不同、有益的方法。

构建新的 Solid 平台以及推动广泛的接受需要很多投入,但是,我认为,我们有足够的精力把世界带到新的临界点。

我将致力于指导 Solid 的发展方向,并发展其未来的治理工作。Inrupt 会做很多事情:它的首要任务是 Solid 生态系统。通过正确的价值观和基础企业架构,我们将构建适合每个人的有益系统。

文章来源|未来大脑2018,文章仅作者观点,不代表BB财经立场。

BB财经|BBcaijing.com原创,作者华尔街之狼,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bcaijing.cn/news/398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