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热点 →正文

拆解腾讯的金融版图:九宫格里的生意和秘密

2018-12-24 9:14:03 起风财经

金融科技业务带来的收入已经占到腾讯总收入约17%,仅次于游戏和广告所贡献的收入,并且是所有业务中营收增速最快的。

腾讯

腾讯的金融科技业务已经悄然长成了参天大树。

逐渐被披露出来的数据可以说明这件事。Q3财报显示腾讯总营收达到806亿元,其中,主要由支付相关服务及云服务组成的“其他收入”为203亿,而除去“云服务”超过60亿的收入,可以推断与支付相关的金融业务在Q3的收入已经接近140亿。

也就是说,金融科技业务带来的收入已经占到腾讯总收入约17%,仅次于游戏和广告所贡献的收入,并且是所有业务中营收增速最快的。

业务数据也指向了高速增长。据腾讯Q2财报,截至2018年6月底支付业务的月活跃账户已超过8亿,而截至9月底,支付的日均成交量同比上升逾50%。我们可以与蚂蚁金服的数据做一个不完全对比:据阿里Q2财报,截至2018年9月底,支付宝的国内年度活跃用户超过7亿。

Q3时,腾讯的理财业务数据也被进一步披露出来:运行4年的腾讯理财通平台用户超过1亿,平台的资产保有量超过5000亿人民币。

而在自有体系之外,腾讯占股30%微众银行早已经长成一个巨兽,其2017年净利润达14.48亿元,同比增长261%。截至今年10月,旗下信贷业务“微粒贷”的放款额已经超过1万亿。

一直隐于腾讯CDG(企业发展事业群)内部、低调潜行的“腾讯金融科技”终于随着近两次的财报数据一起,浮出水面。

2015年,腾讯将原来的基础支付、理财、征信等业务合并,组建了腾讯支付基础平台与金融应用线(FiT),腾讯总裁刘炽平也在成立仪式上第一次向大家解释了“腾讯为什么要做金融”。据内部人士说,这是刘炽平第一次为腾讯具体业务公开站台。

2006到2012年,腾讯的金融科技业务经历了漫长的爬坡期。直到2012年底,曾在英国Apax Partners私募基金和美国雷曼兄弟等金融机构任职的赖智明出任财付通总经理,与微信团队共同推出微信支付,以及2014年微信红包的横空出世,才将腾讯金融科技业务送上了快车道。

依托于微信强大的流量优势,金融科技业务在腾讯体内终究不可阻挡的成长起来。并且,金融科技也一直是刘炽平亲力亲为参与管理和决策的业务线。知情人士告诉36氪:“Martin不管多忙,每个月都会抽出时间参加一到两次FiT的业务会。并且,财付通平台上的第一笔支付交易,就是Martin亲自盯着完成的。”

最近,腾讯FiT开始以“腾讯金融科技”的品牌向外界呈现。如今回头看,它的发展路径非常清晰:通过红包以及各垂直场景催生用户的高频支付习惯,然后以支付作为入口,托起理财、保险、区块链等多种金融科技业务,也自己成立了腾讯金融科技智库来做金融研究。其中,风险较大的或是门槛较高的业务,则通过投资的方式把“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

 

支付的长成

虽然腾讯的支付业务“财付通”在2005年就已经上线,但属于腾讯的移动支付时代是从有了微信支付和微信红包之后开始的。

腾讯金融科技副总裁、支付平台产品负责人陈起儒告诉36氪,微信红包在2014年春节推出,仅除夕一天就有500万用户参与了收发红包,红包收发总量超过2000万个,这完全超出了当时团队的预期

微信红包推出后的受欢迎程度让腾讯的研发团队有点措手不及,他们在2014年春节期间都在忙一件事——不断地加服务器。

在随后的3年里,红包的体量越来越大——2017年春节除夕一天的红包收发总量达到142亿个,是3年前的700倍。这个巨量的增长带来的结果是数亿人在微信上绑卡,他们快速被吸入到了微信支付的体系内。

但红包只是个开始。近几年来,微信支付通过“一横一纵”的方式拓展支付版图,其中“横”是海外市场,“纵”是国内线下垂直场景。

向线下的各类垂直场景渗透是腾讯支付的重要策略,大至优衣库、星巴克这样的“超级连锁品牌”,小至街边的夫妻老婆店都囊括其中。 这一策略与支付宝并无太大差异,毕竟拿下一个大型品牌的独家合作就意味着数百上千万用户和一年几百亿的交易额。

腾讯也有自己的场景创新。当腾讯和阿里通过投资滴滴、摩拜、ofo等出行场景拿下支付的关键一役时,腾讯已经盯上了另一块空白的出行市场——流量占比超过70%的公共交通。

于是,“乘车码”作为高频小额支付解决方案的代表成为了腾讯金融科技近一年来的重点项目——这是一个单日容量就可达2.5亿人次的市场,以至于马化腾频繁为其站台。

目前,腾讯虽然没有披露乘车码给微信支付带来了多少新增绑卡用户,但截至9月底,乘车码小程序的用户已超过5000万,覆盖城市超过100个。退一步说,即便新增用户有限,但这样高频的支付场景,对于增加用户粘性和强化用户认知也很有帮助。

蚂蚁金服也深谙此道,2017年12月在支付宝里快马加鞭上线了乘车码,并且与芝麻信用、蚂蚁森林能量等支付宝内其它服务打通,既直接激发支付行为,也能通过业务协同提高用户使用支付宝的活跃度。

而且,蚂蚁对高频支付场景的投资一直没有停过:除了出行领域的哈罗单车,还包括衣二三、探物、内啥、海鸟窝、雨诺、嘉图等数十家共享租赁企业。

另外,据业内人士透露,支付宝今年以来一直在推行较为激进的用户增长计划,使得针对新用户的补贴成本大幅上升。因此,投资外加市场投入,蚂蚁金服短时间内付出了账面上的代价:据阿里财报显示,Q2(7-9月)蚂蚁金服亏损3.52亿美金。

当然,在国内流量逐渐见顶的背景下,想要继续寻求增长,微信支付必须同时开拓海外市场。这也是支付宝在积极推动的事情。

关于微信支付出海的逻辑,陈起儒表示,有两条路径:一是通过跨境支付满足中国游客境外旅行的支付需求;另外则是在微信海外版(wechat)用户量比较高的地区申请当地支付牌照,以本地钱包向当地用户提供移动支付服务。

目前,微信支付已在超过 40个国家和地区拓展当地商户,满足中国人出境游的购物需求,支持超过17个币种为商户直接结算。而在第二种路径下,腾讯已经先后获得香港和马来西亚的支付牌照,并在2018年10月率先打通香港-内地“双向跨境支付”,即支持香港本地用户在内地商户消费时使用港版微信支付(Wechatpay HK),这也是目前为止,中国内地唯一 一个可使用的境外第三方支付机构产品。

数据说明了一切。腾讯Q2财报数据显示,微信支付已经接入了超过80个行业的商户,线下商业支付笔数同比增长280%,并且商业支付笔数占总交易笔数的比例首次过半。

这也意味着,历经约4年时间,用户经由红包培养起来的使用微信支付的习惯,已经全面渗透到了日常的消费场景中,微信支付完成了由“社交行为”向“支付行为”的转化。

就这样,用红包开路,配合各种高频支付场景以及海外市场,微信支付快速崛起,并引发了一场腾讯与阿里之间持续数年的、难分高下的移动支付大战,以至于改写了中国移动支付市场的格局。

根据益普索10月发布的《第三方移动支付用户研究报告》显示,财付通在线下支付场景的交易金额占市场总份额的46%,首次反超支付宝。

虽然在易观的报告中,支付宝仍以53.76%的市场占有率位列第一,但两相拉锯的局面也说明腾讯移动支付已经长成了一棵难以轻易撼动的大树。这8亿月活用户,是腾讯其它金融科技服务能够不断快速长成的土壤。

 

“九宫格”里的金融科技版图

除了支付(微信支付、QQ钱包)之外,腾讯的金融版图里还包括FiT体内的理财(腾讯理财通、腾讯微黄金)、证券(腾讯微证券、腾讯自选股)、创新业务(一生保、腾讯区块链)以及FiT体外的微众银行和微民保险(以下简称“微保”)。

其实,从微信钱包的九宫格里,我们也可以看到腾讯金融科技版图是如何逐渐成型的:一方面依托微信强大的流量,另一方面则是靠制造“爆款”的能力。

第一个出现在九宫格里的是“理财通”,这也是除了支付之外,腾讯最成熟的金融业务。据Q3财报披露,腾讯理财通资金保有量已经超过5000亿。

理财通借助微信的巨大流量和微信社交属性所能带给用户的天然的信任感,迅速席卷了一批理财需求无处安放的用户。

”2014年1月理财通进入微信钱包的时候,团队只有两个产品经理和十几个开发,可没想到第一天就卖了8个亿的货币基金。” 金融科技副总裁、腾讯理财平台负责人闫敏回忆起来仍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闫敏原本是腾讯IEG用户平台业务负责人,2015年正当他准备离职创业的时候,刘炽平亲自挽留他,希望他能到FiT负责理财业务。

随后,腾讯明确了“做精品“的策略。”当用户没有接受过完善的金融教育时,不加筛选的把理财产品放到他们面前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做法,” 闫敏告诉36氪,“我们只选头部3%-5%的金融机构进行合作,并且我们的分析师会穿透底层来评估资产质量。”

所以,腾讯理财通上线4年多来,仅接入了600个左右的资产。并且,刘炽平也一直亲自参与理财产品的规划与筛选,一位金融行业人士告诉36氪,“在决定一个理财产品能不能上线理财通的时候,最终都得经过Martin的审核。理财业务的风控会,最终拍板的也都是Martin。“

此外,理财通也在逐步走向精细化运营,将用户的需求进行差异化分层,并为他们匹配合适的资产。不过这也带来一个问题:“做头部精品”对品类总量的控制,与“做个性化推荐”的差异化要求之间,有一定的矛盾,因为用户有个体差异和选择自由的诉求,我们需要时间去探索这其中的平衡关系。

第二个被装进九宫格的是一个增长迅猛的巨兽——微粒贷,在过去几年里,这一直是腾讯金融版图里唯一的一个信贷产品。

从各项指标来看,微粒贷都称得上是一项健康且增长迅猛的爆款业务。据腾讯在10月公布的数据显示,微粒贷的累计用户超过2000万,累计放款额已经超过一万亿。而在2017年8月,成立仅2年半微粒贷的贷款余额已经超过1000亿,这个体量已经可以与四大行的部分省级分行相比肩。

微粒贷其实是腾讯体外的金融产品,但它成长于微信的流量土壤之下,也离不开FiT的数据能力和风控能力。也因此,它成就了另一家公司——腾讯参股30%的微众银行。

微众银行财报显示,其2017年净利润为14.48亿,而仅仅在两年前,这还是一家亏损5.8亿的互联网银行。随着10月一份微众银行的老股转让材料被曝光,其最新数据也浮出水面——2018年上半年收入达到41.9亿元,净利润达到11亿元,估值达到1200亿人民币。

最近出现在九宫格里的金融业务是保险,其背后依然是一家腾讯控股的保险平台——微保。

微保首次亮相是在2017年11月,一年后的今天,这项业务已经获得了2000万月活用户——在传统保险公司以及过往的互联网保险公司当中,这种活跃度并不太多见。这背后,是微信流量的全面倾斜,九宫格、小程序、支付、红包等资源都为其开放。可以说,在腾讯旗下的所有金融业务当中,微保几乎获得了最多的流量支持。

作为流量巨头,微信和支付宝都是承载各类金融产品的绝佳载体,包括保险产品,但背后的两家公司的思路有所差异。

其中,蚂蚁金服更偏向于“保险商城”的形态,和它在理财业务上的思路类似——在经过筛选后,让保险公司、基金公司入驻支付宝平台,销售各自的产品。腾讯则更想往“定制化”的方向上走远一些,每个险种只推出2-3个爆款产品,这也与其在理财业务上“做精品”的思路一脉相承。

当然,装进九宫格的不止有金融科技业务,还有背后的金融牌照。

自财付通在2011年获得首批第三方支付牌照以来,腾讯从2013年至今已拿下了小贷、保险、银行、保险代理和基金销售等牌照。互联网公司里,只有蚂蚁金服拿到了同等体量的金融牌照。

 

投资逻辑揭示

与蚂蚁金服自己做花呗借呗不同的是,腾讯把最赚钱、但同时风险也最大的借贷业务放到了体外,由微众银行来完成。

当被问及为什么不自己做时,负责商业分析的腾讯金融科技副总裁洪丹毅告诉36氪:“我们的优势在于用户体验和技术能力,而金融产品的设计往往都隐含对风险的识别和管理,高风险、高门槛的金融业务,并非一家互联网公司可以轻松驾驭的,因此我们愿意让具备专业能力的合作伙伴来做,我们则帮助他们更好的理解和服务用户。”

其实,在“对金融抱有敬畏之心,有所为有所不为”也是腾讯金融科技需要参与各种战略投资的原因。腾讯金融科技一直以来都把投资作为重要的业务布局手段,据知情人士透露,几乎每一笔战略投资的背后,都是刘炽平亲自参与最终决策,包括微众和微保。

一位行业人士与36氪分享了他所观察到的腾讯在金融科技相关领域的投资逻辑:

首先,通过红包业务囊括进来的海量支付用户,推动着腾讯去寻找支付场景。京东滴滴美团,除了符合腾讯集团的战略意图,很重要的一点是为移动支付构建线下场景。因此,寻找支付场景,成为始终贯穿腾讯金融科技投资逻辑的一大主题。

其次,是理财资产的获取。一方面,腾讯会通过投资一些比较专业的机构,来识别和排查好的金融资产,避免积累风险。比如投资“好买”,后者帮腾讯筛选市场上各类基金产品,其中好的产品会进入理财通分销。另一方面,腾讯也会直接投资一些能主动获取差异化资产的创业企业,比如腾讯所投资的联易融,就是一家专注供应链金融的公司。

还有一个重要的投资方向是海外业务的布局。由于海外监管环境复杂,各地文化也不易通晓,腾讯需要在当地寻找既能和监管顺畅沟通、又懂得用户和当地文化的本地化团队进行投资,比如对印尼GoJek、德国N26银行的投资都是这个逻辑。

或许是因为腾讯在社交和游戏(及内容)领域的巨大成功,让金融这“两个半战略”当中的“半个”一直以来都隐而不发。对于“分拆”这种互联网巨头金融业务的主流做法,马化腾也觉得“没有必要”。但不可否认的是,腾讯金融科技正逐渐展现出一个日渐完整、清晰的形象和路径。

不过挑战始终存在。在刚刚结束的FiT员工大会上,刘炽平如往年一样出现,在他看来,腾讯已经从舒适区进入深水区,“微信支付和乘车码团队在线下打下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理财通资金保有量已经突破5000亿;金融领域本身风险很多,我们打造了这么庞大的支付平台,用户也把钱交给我们管理,我们必须永保敬畏之心。”

并且,在腾讯向产业互联网调头的当下,以TO C业务见长的FiT将会如何应对,也值得期待。

文 | 张雨忻,文章仅作者观点,不代表BB财经立场

本文内容来自网络采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