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热点 →正文

2018创投的8个关键词:无标可投致区块链热

2018-12-26 12:54:49 链小生

资本市场经历了2018年的风尘仆仆,再回看2008年的金融危机,不免有一种仿如昨日的熟悉与感慨。如果只能给踩在“十年周期”节点上的2018年定一个关键词,或许一个“难”字就可以道尽。

“十年周期”到底是什么?按照泰合资本创始合伙人兼CEO宋良静的总结,十年周期无非是经济周期、产业周期、资本周期和政策周期的叠加。

经济周期:大数据是2018年Q3中国GDP同比增幅降到了6.5%以及10月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增速降到8.6%,小数据则是中国全国新车的销量下降了13%,一叶知秋。

产业周期:2018年9月,中国移动互联网月活用户相比过去一年增长不到5%,活跃用户数趋近饱和,移动互联网红利消失。

资本周期:美股结束了十年的大牛市,纳斯达克指数在2018年8月29日登顶后回调,到目前为止已经下调23.64%。

2018创投的8个关键词:无标可投致区块链热

(12月24日平安夜,纳斯达克下挫报收6192.92点,堪称“血色圣诞”)

政策周期:文娱对领域限制游戏版号、教育领域限制幼儿园上市、金融领域的资管新规等都对一级市场构成了显著的影响。

好在,还有5天,2018年就过去了。

 

上市

“不是在敲钟,就是在去敲钟的路上”,最能体现这一景象的莫过于2018年7月12日,史无前例的8家公司扎堆港交所同时鸣钟,其中半数是互联网公司。

据统计,仅2018年上半年就有101只新股登陆香港市场,同比增加49%。在各方努力下,今年港交所终于修改了过去一直坚持的“同股同权”的原则,首次允许“同股不同权”的公司赴港上市,此举被业内认为是吸引小米、美团、艺龙同程等一大批互联网公司蜂拥而至的主要原因。

2018创投的8个关键词:无标可投致区块链热

(9月20日,美团CEO王兴带队敲响港交所开市锣)

而大洋彼岸的纳斯达克和纽交所,同样在2018年迎来了比以往更多的中国面孔。在诸如蔚来汽车、哔哩哔哩bilibili、拼多多等耳熟能详的细分领域互联网领军者的背后,有三度带领公司上市的连续创业者,也有让“慢公司”守得云开见月明的二次元UP主,更有能在巨头环伺的丛林中杀出重围的商业鬼才。

与2004年由盛大、腾讯带领的中国互联网公司第一波“上市潮”不同,选择2018年上市的中国互联网“第二梯队”似乎更多的是一种无奈。在国内金融去杠杆、降负债的大背景下,一级市场闹起了钱荒,互联网公司也就不得不选择到二级市场吸金。加之对经济下行预期持续,以及中国移动互联网时代人口红利枯竭已成定局,通过上市的路径“备粮过冬”,也是这些互联网二代巨头们无比现实和赤裸的生存选择。

在如此稍显悲观的背景下,一切繁荣的喧嚣都有了冷静的解释。

从上市地点选择来看,上市流程的灵活迅捷是互联网公司的首选。据统计,截止2018年12月14日,已经上市的国内互联网企业有64家,其中登陆美国股市的27家,登陆港交所的有26家,而在大陆上市的仅11家。其中,赴美上市的流程无疑最友好,据悉,纳斯达克对企业的财务指标要求宽松,且在其主板上市最快只需要4个月。之于国内而言,港交所相较于国内A股市场机制更灵活,且对新兴科技企业的要求相对美股市场宽泛。

从上市公司的行业领域来看,以教育领域的上市数量最多。数据显示,2018年上市的互联网公司共涉及教育、互联网金融、文化娱乐、硬件、企业服务、电子商务、汽车交通、本地生活、工具软件和医疗健康十大类,互联网教育类企业一家独大,以11家已上市公司的体量位居各领域之首;而尚在排队上市的企业中,新东方在线和沪江教育均于11月前后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被戏称为“厨师学校上市”的新东方烹饪学校的经营方,也于12月6日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

如此密集的教育企业上市,也掀起了教育领域继2010年环球雅思、学而思教育、学大教育等企业登陆美股之后的“第二波上市潮”。

值得注意的是,敲钟不久的教育股纷纷在8月教育部公示的《民办教育促进法(送审稿)》后一日之内集体下跌,11月,教育部办公厅等联合发布的《关于健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机制的通知》也在政策层面进一步影响着教育企业的股价。

上市固然意味着企业自身的成就和对投资者的回报,但欢呼之余,2018年上市潮的低迷前景还是让整个资本市场不得不意识到,长久以来的过高估值已经透支了国内互联网企业增长潜力的事实,毕竟今年在港上市的新股中,已有72%的公司破发,诸如阅文集团、小米和美团都难逃这一劫。

“上市潮”和“破发潮”正在同步上演。

 

中美贸易战

2018年,中美两国不断升级的贸易争端像一团乌云笼罩在原本繁荣的国际经济形势之上。可以说,中美贸易战仿佛一块棱镜,所有人都想从其本身,或由其间接折射出来的因果里,一窥国内乃至世界经济走势的密语。

3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基于对中国发起的“301贸易调查”,拟对从中国进口的约6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以扭转对华贸易赤字局面,由此揭开了中美贸易战的序幕。

2018创投的8个关键词:无标可投致区块链热

事实上,贸易战的引线早在2017年8月14日,特朗普授权美国贸易代表审查“中国贸易行为”时就已经埋下。只不过出人意料的是,贸易摩擦并没有在大国之间的理智磋商中尽快结束,反而在中美不断出台针锋相对的关税政策,以及双方“决不让步”的态度中愈演愈烈,战火蔓延2018年全年。

4月3日,美国公布了长达58页的对华征税建议清单,包含约1300个独立关税项目,建议税率为 25%,总额涉及约500亿美元中国出口商品,主要涉及航空航天、信息和通信技术、机械、医药等行业。紧接着的4月4日,中国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大豆、汽车、化工品等14类106项商品加征25%的关税,涉及进口金额约500亿美元,以此作为对美方对华加征关税的回击。

中美贸易战第一次直接“降维打击”落在中兴头上。4 月 16 日,美国以“违反美国限制向伊朗出售美国技术的制裁条款”为由对中兴通讯进行制裁。中国第二大、全球第四大通讯设备制造商的中兴,在短短20天内陷入“休克状态”。

进入5月,举世瞩目的中美贸易磋商于4日在北京落下帷幕,但是首轮对话的进展甚微。5月15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仍然举行了听证会,建议对价值5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产品加征关税。19日,特朗普与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经过了为期两天的对话后,终于就经贸磋商共同发布“停战”声明;然而就在此后不足10天,美方就出尔反尔,决定仍将于6月15日对500亿中国商品征收25%的关税。

6月7日,中兴事件尘埃落定。美方对其开出史上最严格罚单——中兴需在此前已缴完的8.92亿美元罚款的基础上,再缴纳14亿美金罚金。更为关键的是,在未来10年,中兴内部将常驻一只美国官方派出的检查组,工资等费用由中兴承担。

6月15日,特朗普如期官宣关税清单,声称将于7月6日对第一批340亿美元产品开始征税。面对美方反复无常,中方在短短6小时后公布了堪称对仗的“反击清单”,对原产于美国的659项约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同样于7月6日对约340亿美元商品开始征税。而在7月6日当天,双方都如约“兑现承诺”。

此后,摩擦在8、9月份不断升级。在8月初,美国宣布将从8月23日起对从中国进口的约16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而中方做出同步反制后,贸易战终于在9月24日中秋节达到高潮。时值当天零时1分,美国政府对约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10%的关税措施正式生效。

直到12月1日两国元首在G20峰会上达成停止相互加征新关税的共识才告一段落。按照最新进展,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于12月14日公布,将针对中国2000亿美元产品加征关税从10%提高至25%的时间改为2019年3月2日午夜12时零1分,迄今还是没有人知道这不足90天的关税休止符到底能落实多久。

时至今日,尚且没有一个精确的数字计量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社会的影响。据不完全统计,至少交通行业中的航空产品、现代铁路、新能源汽车,以及新技术产品中的机电、电子、通信和信息技术等行业将遭受冲击,而上述这些领域中,仅上市公司就涉及超过840家。而华为孟晚舟事件一路往外交层面上升,也被舆论视作中美贸易战中的节外生枝的“牺牲品”。

但可以确定的是,中美贸易战已经激发了中国对产业战略问题的根本性思考。这一切最终必定会以各种方式,影响到每个经济个体的后续选择。

 

P2P爆雷

经历过2015年P2P泡沫破裂的人,或许不会再对“爆雷”大惊小怪。但是,2018年P2P、长租租赁以及债市的大规模集体爆雷,还是很难不让人印象深刻。

长租公寓算是2018年爆雷全家桶里的新面孔。8月中旬,时任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辉的辞职风波,将公众的注意力引向长租公寓。

8月17日,胡景辉在电话会议中炮轰自如、蛋壳等长租公寓运营商以高出市场价20%-40%的价格争抢房源违背市场规律,并在次日宣布辞职。19日,风暴中心的胡景晖再次公开表达了自己对近期房租市场暴涨的观点——“长租公寓爆仓,一定比P2P爆雷更厉害”。一语成谶,8月20日,杭州长租公寓品牌“鼎寓”应声爆雷。

截止2018年10月,已有好租好住、爱家爱公寓、长沙优租客、恺信亚洲、鼎家等五家分散式长租公寓由于资金链断裂带来的运营危机而爆雷。

不久后,寓见公寓爆仓做实,这家背靠“小米系”顺为资本的老牌长租公寓结束了四年的运营生涯,惨淡收场。

不过,最扎眼的还是P2P。据第三方机构统计显示,截止今年11月,全国2018年转型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合计高达1119家,该数值创下自2015年以来的最高峰。

2018创投的8个关键词:无标可投致区块链热

其中,以帮友贷、板凳理财等为代表的已经宣告停业的P2P平台共计383家,占比高达34.23%。根据公告,此类平台的停业原因多为自身经营不善,部分已因存量资金过小而被当地金融办主动“劝退”。但因为多数平台尚未对投资者清偿完毕,停业也难“善终”。

此外,出现“提现困难”的P2P平台合计223家,占比近20%。因为“困难”原因暂且不明,该类平台也多被视作“准暴雷”平台。以“她金控”为例,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其为科创巾帼(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互金理财平台,截止目前,科创巾帼已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根据某接近她金控的人士透露,公司早在2017年年中就已经出现大面积逾期,而平台负责人薛某在执掌平台期间疑似挪用投资人资金,现已被抓捕归案。

真正引起舆论轰动的是深陷重大刑事案件的P2P平台,也是投资者普遍俗称的“爆雷”平台。

4月,善林金融实控人周伯云自首,涉案金额600余亿元。6月,“高返平台中的战斗鸡”唐小僧传雷,累及注册用户数1000万,交易额超750亿元。7月第一声“惊雷”——“春晓系”的牛板金,平台累计交易规模约390亿元,用户规模约82万人。同月,与P2P行业最大的第三方平台网贷之家一源同宗的“投之家”爆雷,这家“最不可能倒闭的P2P平台”最终在超过202万元的逾期中轰然倒塌。

据统计,此类“经侦介入”的平台数量为194家,占比17.37%。仅在6月1日至7月12日的42天内,全国就有108家P2P平台集中爆雷,相当于每天都有2.6家踩雷,堪称P2P行业的至暗时刻。

根据某国资系P2P平台内部报告显示,目前网贷平台进入恶性循环态势,部分不法平台曝光,市场传递恐慌情绪,更多投资人要求提前兑付或是转让权益,平台更加难以周转,风险叠加,问题复杂。

事实上,P2P泡沫的破灭从2015年已经开始。当年,号称世界最大的稀有金属交易所的“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以“为国收储”为名,用各种手法吸金,最终资金链断裂,20多个省份的22万投资者受害,430亿元资金难以讨回;年底,曾雄霸央视黄金时段的“e租宝”带着非法吸收公众资金将近800亿元的罪恶谢幕,并直接引发了P2P行业的第一次全国性的大整顿。

如今,P2P的问题平台已经超过正常运营的平台数一倍有余,行业的惨烈洗牌却并未终止。

 

区块链

“再不上车就晚了”,今年的区块链曾被行业赋予产业落地元年的寄望,资本、项目、媒体一拥而上,将区块链推上几无风口的2018年里难得的高地,却也由此落入高开低走的命运曲线。

2月11日,前360游戏主要负责人玉红创立了“3点钟无眠区块链群”,在这个被称为区块链第一干货群的微信群里,有沈南鹏、周鸿祎、蔡文胜、薛蛮子,甚至还有高晓松、佟丽娅、林允儿、韩庚等明星。链圈内外的代表人陈伟星和朱啸虎的论战,造就了“区块链世界”和“古典互联网”的分野。

群里快速变化的区块链消息有如一种让人上瘾的荷尔蒙,春节七天,群成员无心观看春晚,甚至对抢红包失去了兴趣,可以说,“三点钟”带着人们对区块链及对币圈财富效应的兴奋,拉开了2018年区块链虚火的大幕;而2018年春节也是2017年数字货币暴涨下全民狂欢的最后延续。

推波助澜者还有赵长鹏和宝二爷(郭宏才)。赵长鹏在2017年“94禁令”后带着成立不久的币安交易所率先出海并发布平台币,最大限度剥离风险后,赵长鹏在2018年2月风风光光的登上了“福布斯”。“牛散之光”宝二爷在年初定居美国,关于他有多少比特币以及背井离乡的原因已经成为传说,唯有一座“韭菜庄园”浓缩了这位前牛肉销售员所有的人生华彩。

2018创投的8个关键词:无标可投致区块链热

(当代盖茨比“宝二爷”郭宏才的豪宅“韭菜庄园”)

而后就是猝不及防的衰落。

时值2018年下半年,比特币、以太坊等数字货币市值大面积缩水。截止目前,比特币单枚的价格为3775美元(约合人民币2.61万元),仅剩年初最高值1.74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2.08万元)的2成左右。7月4日,“币圈KOL”李笑来私下谈话的录音在网上传播,给韭菜们留下了一个反讽的警示。

伴随币价大面积缩水,一线代币基金的虚拟货币浮亏率普遍超过60%,法币浮亏率超过90%,几万家此前通过ICO融资的区块链创业公司连带陷入资金荒,ICO融资总额缩水逾90%,新上交易所项目破发率接近99%,9成的区块链领域投资人和初创企业,在突如其来的资金枯竭中关门大吉。

位居“币圈食物链顶端”的交易所们,交易量下滑到原来的1/3。唯有火币6亿港元买下香港上市公司,一个月后拆分出“火币中国”走集团化发展之路的一系列操作,为交易所作出了“典范”。

大矿场还有些许没落贵族的体面,但市面上80%的小矿场却已经宣告倒闭。即使是凭借原始资本积累赴港申请IPO的“矿机三巨头”,如今也是濒临折戟的命运。

不会被币价捆绑的只有政策和传统巨头。

工信部于3月公告将筹建全国区块链和分布式记账技术标准化技术委员会,随后5月的中国科学院院士大会上,“区块链”被明确作为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发展方向。而在地方,则是以雄安、上海,杭州,贵阳,海南、重庆、成都为代表的“区块链之城”崭露头角。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今年10月8日,海南生态软件园设立的“海南自贸区(港)区块链试验区”举行揭牌仪式,这是目前国内正式授牌的首个区块链“试验区”。

2018年,以BAT为代表的传统互联网巨头高调布局区块链。4月,腾讯发布区块链白皮书、9月,阿里达摩院区块链实验室成立、10月,百度唯一一家区块链业务公司“度链”揭牌,并正式发布底层链“超级链”......

可惜,“无币区块链”只能是大公司的领地。

维京资本创始合伙人张宇文接受起风财经(ID:QFCJ2018)采访时表示,整个创投市场“无标可投”的状态造成了2018年的区块链热。

但是问题在于,“无标可投”的背后反映出来的,实际上是一个经济周期的结束,是全球经济的一次回调。

 

数字经济

数字经济不是新词,却是一个热词。2018年,数字经济一词频繁的出现在各大重要峰会的议程中。其中,以几乎同时召开的“进博会”和乌镇互联网大会两场最为瞩目。

11月5日,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的开幕式上,题为《共建创新包容的开放型世界经济》的主旨演讲中,强调各国应该把握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带来的机遇,加强数字经济、人工智能、纳米技术等前沿领域合作。

在随后的11月7日,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浙江乌镇开幕,贺信同步送达:“为世界经济发展增添新动能,迫切需要我们加快数字经济发展,推动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向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迈进。”

值得一提的是,11月8日,《世界互联网发展报告2018》和《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18》蓝皮书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发布。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数字经济总量达27.2万亿元,数字经济对GDP增长贡献率达55%。截至2018年6月,中国4G用户渗透率进入全球前五,5G研发进入全球领先梯队,电子商务市场规模位居全球首位

事实上,“数字经济”一词于2005年进入政策层面,在2017年首次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以《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为关键节点,国家层面和省市层面均出台了一系列配套政策,旨在促进数字经济相关产业发展,同时鼓励企业“走出去”,在国际市场中率先建立数字经济规则。

就政策内容而言,以产业规划和指导意见为主,形成了较为明确的产业发展方向和发展目标。

具体落实到企业层面,是以BAT为代表的传统互联网巨头纷纷更换发展引擎,带头掀起了一股“产业互联网”的风潮。

10月23日,腾讯掌舵者马化腾在知乎发问:未来10年哪些基础科学的突破会影响互联网产业?产业互联网和科技互联网融合创新,会带来哪些改变?此时距离他上一次在知乎上提问已经过去6年。6年前他的问题是:整个人类处于互联网发展的哪个阶段?下一个10年,互联网升级的大致方向在哪里?

2018创投的8个关键词:无标可投致区块链热

(10月24日,认证信息为“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的ponyma账号在知乎提问)

而在此之前的9月30日,即将迎来20岁生日的腾讯宣布启动新一轮整体战略升级,并因此进行了力度空前的业务架构调整,“扎根消费互联网、拥抱产业互联网”正是此次调整的核心目标。其中最受关注的当数新成立的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这意味着马化腾屡次对外透露的腾讯对产业互联网的野心有了新进展,它将成为腾讯to B业务的主阵地。

一向先知先行的马云交出的产业互联网方案是“新制造”。马云认为,新制造就是用好互联网、云计算、IoT、人工智能、大数据,未来制造业是Made in Internet,“现在不加速变革的企业,在未来10~15年会哭天喊地”。

最不意外的是百度。早先提出“All in AI”的百度是最先高调宣称全面进军人工智能的互联网巨头,如今百度有了从AI切入的“B计划”。百度掌舵者李彦宏表示,人工智能正在从生态布局到落地加速,百度将率先吹响AI产业化号角。以此为节点,中国的科技公司们几乎都开始重估B端的价值。

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概念是“科创板”。

在11月5日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上,上交所将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消息正式落地。数据显示,当天创投概念板块闻风而动,涨幅高达8.22%,并在之后的9个工作日里收出8个阳线。科创板专门为科技创新型企业打开一扇扎根A股的大门。而注册制不同于A股市场目前实施的审批制,考核的是上市公司信披完备性,并不进行市值判断。

这对资本寒冬中的科技企业来说无疑是一次重大的利好,也是数字经济时代对中国提升资本市场竞争力的必然要求。

 

资管新规

2018年VC/PE机构的难,都写在今年4月27日出台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简称“资管新规”)里。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资管新规对两类机构产品冲击最大,一个是银行理财,另一个就是私募基金。一位PE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由于私募基金在募资端与各类资管产品有着密切关系,因此资管新规将对VC/PE机构产生深远影响。尤其在今年“募资难”全面爆发的背景下,这一纸新规恐令VC/PE机构募资面临更加艰难的窘境。

首先,此次资管新规直接冲击的是VC/PE的募资端。资管新规为“合格投资者”设立了较以往更高的门槛,合格投资者数量的减少,将会影响VC/PE机构向个人LP募资。

其二,新规的总体监管逻辑是打破刚兑、降杠杆、降风险、降成本,其中打破刚兑影响最大的是银行资管领域。作为母基金资金的其中一个来源,银行募资困难无疑会影响母基金的募资,更可怕的是,银行募资和委外业务的收紧还会传导至券商等其他资管机构,最终严重影响VC/PE的募资。

其三,由于私募基金与各类金融机构有广泛的业务联系,资管新规对各类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规定,直接影响私募基金的业务模式。根据“消除多层嵌套和通道”的规定,“银行理财+私募FOF/银行理财+私募基金”、“保险资管+私募基金”的FOF模式受到限制;由于实行穿透式监管,私募股权基金资金池运作也被禁止。

其四,在资管新规“降杠杆、降风险”的原则之下,并购基金也遭遇严重冲击。“上市公司+PE”式并购基金的兴起一度吸引了不少银行资金参与。在资管新规背景下,银行端资金收紧,基金规模持续缩小。另外,资管新规对于“投资于单一投资标的私募产品不得进行份额分级”的规定对私募基金式的并购基金的打击很大。上市公司不能进行优先劣后安排,会降低对投资者的吸引力。

此外,资管新规的出台还限制了政府引导基金的资金来源,而此前遍地崛起的政府引导基金曾使得人民币基金们享受到了“大水灌溉”的待遇,而随着政策红利消失,高度依赖政府的VC/PE投资机构的募资无疑艰难异常。

据统计,新规出台后短短一个月,VC、PE的募资难度陡增,创业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领域募资额都同比下滑45%以上,但是行业的“二八定律”并没有被打破。据起风财经了解,在收益有限的机构哀鸿遍野的同时,头部机构在2018年却基本都实现了顺利募资,风景这边独好。

从这个角度来说,资管新规只是一次对资管市场发展的客观评价,以及对基金市场恢复正常的政策引导。

据统计,中国在短短几年内,创业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市场规模就高达9万亿元,如今仅备案的就有超过2万家私募机构,而在创投体系更成熟的美国,活跃的VC和PE加起来仅有3600多家。

总体而言,中国虽然私募机构众多,但很多基金规模体量小、存续期短,平均为7年,而美国是12年。近年来,随着资金的大量进入,被投企业估值飞速上涨,2018年的“上市即破发”,只是其中被置于台前的一个镜像。

洪泰基金创始人盛希泰在由海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海口市人民政府主办,起风集团承办的2018中国创投新生态峰会暨第三届金投榜颁奖盛典上明确表示,“募资难”是一个伪命题。

“如果真的有投资能力,给人回报,投资人会跪求你接我的钱给我好的回报。事实上,过去这么多年来,很多LP他们都跟我哭诉过,被一些GP伤害过。中国现在有2.3万家GP,市场容得下吗?”,盛希泰表示,“还有说LP不成熟,我认为不是,反而是他们太成熟了。他们以前出手的时候都碰到过不靠谱的GP,基本这个钱交给那些GP就没有回报,从此不再相信‘爱情’。所以作为GP必须要有生钱能力,才有资格谈LP、谈融资”。

 

消费分级

2016、2017年的“消费升级”言犹在耳,“消费降级”的论调就在2018年蔓延开来。比较有说服力的观察来自于证券市场中大众消费品的逆势上涨。据统计,2018年上半年,食品饮料板块有5家涨幅50%以上,其中涨幅第一的是卖二锅头的顺鑫农业,涨幅达167%;后边依次是涪陵榨菜、卖火锅丸子的安井食品、重庆啤酒和古井贡酒。

事实上,探讨消费本需扎根多层次、多语境,对于资本市场而言,正确的说法是“消费分级”,其甚至代表了五年中最大的消费趋势。

“降级”是平行世界里的一级。

2018上半年最热的APP无疑是拼多多和抖音。前者的售假丑闻没有组织拼多多在美股的风光上市,业内人士认为,拼多多崛起的原因之一在于明确定位于“低消人群”。而抖音巨大的流量形成了时间黑洞,给乡镇青年多开了一条了解外部世界的通道,甚至引起了腾讯的嫉妒,短视频项目“微视”在2015年停运后又在今年卷土重来。

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在接受起风财经专访时也表示称,今年资本市场普遍将视角转向“五环外”,甚至“下乡”,“这些地方的带货能力,远比传统的微博、网站、app上的带货能力要强,这个是完全刷新认知”。

一定程度上,这种现象和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人们会转向购买廉价奢侈品的“口红效应”高度重合。

“升级”是平行世界里的另一级。

宏观来看,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上半年各省区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人均消费支出均有所增长,大部分省区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加额大于人均消费支出增加额。与此同时,总体的消费能力随之水涨船高。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9609元,比上年同期名义增长8.8%,名义增速和实际增速分别比上年同期加快1.2个和0.6个百分点。

此外,限额以上单位通讯器材、化妆品类商品分别增长10.6%和14.2%,高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整体增速。服务消费升级势头明显,全国居民人均体育健身活动、旅馆住宿支出分别增长了39.3%和37.8%,运动型多用途汽车销售同比增长了9.7%,增速比基本型的乘用车(轿车)高4.2个百分点。

2018年的“双十一”,天猫的成交额更是达到同期增长27%的2135亿元历史新高。

“我认为人的本性就是消费升级,没有人愿意消费降级,更合理的说法是消费分级。就是说人在自己能承受的范围内都希望消费升级,在一些领域中更愿意精打细算,这里就会出现对性价比的追求,这是消费分级的体现”,吴世春说。

君智咨询总裁徐廉政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庞大的消费者群体已经培育出了一个巨大的消费市场。而因为收入水平、所处区域的差别,中国的消费人群正在出现分层。因为2018年的经济下行压力,一些过去高消费人群的消费行为可能趋于收敛和谨慎,缩减一些不必要的消费,这是消费者关注维度的转变,并且这也仅仅存在于部分人群中。

一方面,高线级城市继续看好高品质、重体验消费,越来越多人追求精品,愿意为建立在产品本身价值之上的品牌溢价和情感价值买单,比如以盒马鲜生为代表的新零售模式和以喜茶为代表的奶茶业消费升级。

另一方面,伴随小镇青年的崛起,被主流平台边缘化的“大众需求”逐渐走上舞台,涌现出了趣头条、快手、抖音、王者荣耀等火爆APP,低线城市仍有很多居民追求低价,高性价比产品在一二线城市也仍然大有市场。

见证了短视频、直播、游戏类APP 百花齐放的盛况,有理由相信,零售领域将会涌现出更多瞄准这一群体的平台和企业,由此带来的长尾效应值得期待。

 

寒冬

寒冬是个大词,并且会像月经贴一样周期性出现。某FA机构的负责人在2018年度总结中称,“今年是2008年以来最差的一年的”。一定程度来说,寒冬是2018全年关键词的总和。

以清科、泰合为代表的投行已经陆续发布了2018年的“寒冬指数”——

基金方面: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在2018年的募资规模都出现了断崖式的下跌,全年募资总额约为3800亿元,相比较之下2017年上半年的募资额约8600亿,同比降幅将近6成。

IPO回报率:2018年上市企业自IPO至今,80%的IPO基石投资人在亏钱,50%的Pre-IPO轮投资人在亏损,甚至还有25%的公司市值低于再上一轮估值。

投资节奏:55%的投资机构明确表示会大幅收缩,20%的投资人反馈会小幅收缩,只有25%的投资人表示会积极看项目,这意味着如今的资本市场有百分之七八十的投资人已经进入不活跃时期,而这个数字会影响2019甚至2020一级市场的融资。

企业估值:据业内人士分析,独角兽在一级市场的估值普遍打折,以滴滴、陆金所为代表的明星独角兽公司在2018年遭遇了从10%到30%不等的估值缩水,腾讯音乐的估值水平则下降到50%。

项目融资:2018年,创业项目的实际融资额普遍只有创始人心理预期的50%,且有50%的项目遭遇过飞单,而上一个资本寒冬的飞单率约为40%。其中,估值预期过高,持续烧钱、盈利模式没有得到验证以及涉及政策敏感型行业(比如文娱、金融、教育)是导致飞单的主要原因。

从行业角度来讲,起风财经曾在《99个创业死亡案例,告诉你黄金时代结束的2018年发生了什么》中,着重盘点了在资本寒冬下阵亡的行业和项目,较为显眼的是共享经济和游戏。

共享经济方面,共享汽车出行行业商业模式亟待完善。重资产,盈利难,占有的公共资源多,企业需要面对汽车牌照、充电桩、停车位等城市公共配套资源不足的问题,此外还有难以平衡的用户体验与运维成本。颇有代表性的巴歌出行APP已经瘫痪,9月7日巴歌出行因无法通过其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联系到,被北京顺义工商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单,并明确表示拒绝工商部门的调节。

2018创投的8个关键词:无标可投致区块链热

类似的问题也存在于共享单车行业。盈利模式和货损率、高昂的运维成本一直是个难题,现在存活的摩拜、哈罗单车全靠背后强大的资金支持,ofo电量也即将耗尽,行业的洗牌和优胜劣汰仍在继续。

游戏行业主要受困于政策,游戏版号审批“关闸”相当于断了游戏公司的成长来源。众多公司开始频繁进行裁员,大企业发展困难,小企业面临倒闭,大批项目纷纷宣布死亡。前几日,中宣部出版局领导海南发声,首批部分游戏已经完成审核,在抓紧核发版号,为游戏行业带来了一丝春天的曙光。

从具体公司来看,盛极一时的ofo和锤子科技堪称2018年度创投悲情榜单上的冠亚军。(详见《2018十大悲情事件:贾跃亭、王健林、董明珠、罗永浩、陈一舟……谁最丧?》)

今年8月,业内传出滴滴曾提出以20亿美金的估值收购ofo;10月份,业内又传出了一份滴滴投资ofo的意向书,但都双双被ofo否认。10月底,媒体曝出,ofo已进入破产重组阶段,负债达到65亿元,超过一半是用户押金。年底“上头条”的则是在瑟瑟寒风中,排在ofo总部门前要求退还押金的人群。

11月,工匠文青罗永浩遭遇创业以来最难的时刻。在一场没有手机的发布会之后,欠薪裁员、身患抑郁症、拖欠货款、公司倒闭,流言蜚语在半个月内向老罗密集开火。面对众多质疑,这个有本事从贾跃亭手里抠出钱来的前任新东方老师却只能忙于在微博上辟谣,最近满天飞的尽是罗永浩卸任锤子科技CEO的消息。

如果机构的生存情况显得无关痛痒,那么真正对个人而言伤筋动骨的则是一波接一波的裁员潮。

媒体报道中的人间惨剧有且不限于滴滴高管年终奖取消、员工年终奖腰斩,美团点评集团年底裁员0.5%,魅族、美图、拉勾、知乎均被爆裁员,阿里、京东、华为等大企业被传“缩招”及“人员调整”......

事实上,根据《中国就业市场景气报告》,2018年互联网行业的CIER指数(就业景气指数)连续三季度出现下滑,全行业CIER指数也同比降低了18.93%。

但也有人表示,裁员并不全因缺钱,不过是虚火过后,危机意识增强的战略选择,“等以后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了,再把人招过来就是。”

2018年寒冬的结尾是“创业的黄金时代结束了”,这个被大多数创投中人认同的结论从来不被头部机构承认,他们知道,只有乐观和从容才能印证他们的体面。而关于下一个开头,没有多少人敢于预测,只有徐小平率先给出了一个叫“白金时代”的不好不坏的猜想。

BB财经从区块链眺望未来

BB财经|BBcaijing.com原创,作者链小生,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bcaijing.cn/news/411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