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热点 →正文

区块链3.0时代:资产上链将助攻实体经济未来?

2018-12-26 14:18:23 皮皮虾

区块链3.0时代:资产上链将助攻实体经济未来?

如果从区块链相关话题中选出一个最富争议性的,“资产上链”无疑会成为热门候选。如何通俗易懂的解释这个名词?它能解决目前资产流通中的哪些问题?资产上链行业已经发展到了什么阶段?目前行业面临的问题有哪些?它应该被定义为“资产证券化”还是“资产数字化”?

近日,起风财经采访到清华学生区块链协会创始人、哈希未来CEO贾英昊。

 

“可以看做是一种‘登记制’”

资产上链,即把资产的信息、权益和流通映射到区块链上。通俗来讲,就是用区块链的技术去登记资产的信息、产权以及交易方式,从而把资产与区块链上的Token(通证)进行一个有效连接。

“区块链技术是一个公开透明的、可被信任的账本,它赋予了比特币非常好的流动性,是转账成本极低、到账速度极快、交易摩擦最小、欺诈行为最少的一种金融记账工具。由于现实中的资产流通存在登记确权等种种问题,使得人们想要过户个房子或者专利过程都异常复杂。资产上链就是要利用类似于比特币等通证的特性来解决这些问题,其核心即将链下资产映射到链上。”

贾英昊表示,资产上链主要是解决交易过程中存在的流转记账和防伪溯源的问题。他以实体资产中的不动产和数字资产中的艺术品为例进行了分析。

“哈希未来在国内进行了一个和田玉上链的案例,对于这种高价的不动产,人们最担心的莫过于自己会收到一个赝品。其携带的防伪证书可被复制或篡改,并不能给用户提供安全可靠的保障,由此人们在交易过程中要不厌其烦的请最专业的人去进行验证,使得收藏品的流转和确权变得非常困难。如果有一个区块链的凭证能够使两者绑定在一起,那么在实物交割的同时链上的防伪通证也一并给到了下一个商品所有者,即实现了通过一个可信任的链上通证的流转所带来的效率提升。”

“而数字艺术品在流通中被造假的可能性更高。不动产的实物造假最起码还需要些成本,但数字艺术品如3D画作或者个性视频等都是很容易被复制的,而其申请专利或者版权相对困难,资产上链却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贾英昊解释道,这种数字艺术品必须要以一种开放型的、标准化的、社区认可的形式实现快速的上链,从而得到一个快速的确权,这也可以被看作是一种“登记制”,时间戳和签名足以证明是谁最先上传的。一方面可以作为司法存证的证据收集,另一方面也是圈子内部的认可,而在流转过程中,只有把通证和商品同时进行授权,购买者才能够进行使用。

对于资产上链的意义,贾英昊认为,根据科斯定律(有效市场理论),当确认产权的成本和交易成本趋近于零的时候,资源会自动的向最优配置的方向进行移动,这个定律同样适用于金融行业,资产上链让资产流通的成本趋近于零,最优的资源配置将提升整个社会的生产效率,从而反向带动整个生产力的提升。

哈希未来目前在标准、专利、研究和应用这四个方面都有所布局:在以太坊上提出了资产上链的通用型标准ERC1540;在“如何上链”、“如何与其他的智能合约进行搭配”等技术上申请了四项发明专利;与清华大学、工信部等20多个机构联合出版了两本专著、发表了近30多篇原创文章;与泰国开发商合作进行了房产的上链、为中国的收藏家进行了和田玉的上链、为今日美术馆的数字艺术品进行上链等等。

 

“各国司法实践落后于产业实践”

谈及资产上链行业存在的问题,贾英昊表示,目前的发展还处于最早期的阶段,面临三大困局:

其一,基础设施较差。现存的公链的容量和运转速度目前都远远达不到资产上链的要求,他认为可以通过主网的完善以及跨链技术的提升来解决这一问题,“当需要我提升运转速度和低手续费时,就采用EOS,需要更大程度去中心化时,就采用以太坊,取各家之长来弥补技术短板。”

其二,各国政府法律法规上的空白。目前资产上链大部分是通过信托或抵押这种遵从民事法的方式去进行区块链上的产权存证,但是能否得到像基本法或产权法等法律的认可尚不可知。换句话说,国家认可区块链上产生的通证凭证作为产权记录的一个重要条件,对于产业的发展是很重要的。其表示,目前各国的司法实践远远落后于产业实践。

其三,缺乏真正的优秀团队和商业落地范例。产品给用户以方便或者收益,就会提升用户的增长率和留存率,如果产品没有解决实际问题,即便性能再好政策再支持也是用户了了,需求驱动下行业才会进步。他认为,资产上链的大方向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对于确定每类资产合适的上链模式是有一定难度的,优秀的设计和开发团队是助力。

针对现在的司法制度的不完善,哈希未来将通证凭证与信托协议结合在一起,贾英昊以泰国房产的项目为例,简述了这个举措。

“我们将房子的产权放在一个信托公司的非特定对象的信托协议当中,转移给未来持有通证凭证的人,通证在链上的转移像钱包的资产流通一样是畅通无阻的,在兑换环节是由之前的一个成熟的法律框架信托协议去实现的,这也就巧妙的规避了每次都要进行一个链上和链下认证的问题。”

贾英昊表示,整体来看,境外的一些小国在立法进度上是超过大国的。俗话说,“船小好掉头”。“目前在香港、老挝和柬埔寨,已经针对资产上链形成了完整闭环的司法体系。我们在老挝拿到了当地的国家交易资产牌照,从最高立法上就保护了资产上链的行为。”

但从未来来看,他认为天下趋势浩浩汤汤不可动摇,大国的监管态度一定会进行转变。“如果这个技术真的能提高生产效率,造福于各方利益相关者,那它最终一定会被各国接纳。”

“从互联网法院和最高法院近期的几起案例可以看出中国司法态度的转变。其一,尽管法院没有承认TOKEN(通证)的货币属性,但却承认了它的商品属性。其二,最高法院公开承认了区块链作为合同存证的司法作用。尽管中国的法律还没有形成完整闭环的司法体系,但是也同样有让人欣喜的司法进步。”

 

“区块链社群的浴火重生”

众所周知,区块链项目大都是结合社群来推进的,2018年下半年,市场的低迷使得“熊市之后,社群已死”的说法大肆泛滥。

“我认为现在是区块链社群的一次浴火重生。就像闹革命一样,开始时锣鼓喧天,真正的革命者和一些浑水摸鱼者都在队伍里,这也就造成了社群当中鱼龙混杂、见面讨论币价而非技术、喊拉盘割韭菜事件频发的行业现状。熊市之后,浑水摸鱼者都被清除掉了,留下来的是真正对技术有追求、有信仰、愿意为这种商业模式去进行探索和实践的人们,社群反而会焕发出更强的战斗力,助力区块链技术落到实处。”贾英昊对此表示。

在哈希未来的社群建设中,其认为应重点构建资产、渠道和平台三方面。

“从这三个角度出发,我们在找三类人。”第一类人是有实际上链需求的人,他们的共同特点是了解各个行业的不同资产在确权流通中的诸多难题,便于我们对症下药。第二类人是各行各业的专家,包括从事金融、理财和跨境贸易等行业的资深从业人士,他们能够解答“资产上链后,目标人群是否有动力去做这件事情”。第三类人包括技术开发者社区、律师、会计、国内外代表等等,在建设整个资产上链平台的生态上,他们的作用将是巨大的。

除此以外,哈希未来在渠道端创建的区块链游戏哈希世界,作为C端入口已聚集全球30多个国家的150多万个用户,是币圈最活跃的区块链游戏之一。贾英昊表示,哈希世界的游戏道具也会上链,通过游戏化的方式让新的用户体会到上链资产和未上链资产的差别。

 

“资产上链不是狭隘的‘资产证券化’”

“资产上链”一词随着区块链逐渐步入大众视野开始流行,究竟应该被定义为“资产证券化”还是“资产数字化”是其比较大的一个争议点,业界对此众说纷纭。

谈及此,贾英昊认为资产上链并不是狭隘的资产证券化。

首先,从表现形式上来看,证券化是一种中心化审计登记发行的一种行为,而资产上链一定是一种去中心化的、分布式的、开放型的、协议型的这么一种行为,它是普惠的,某些权利机构或者个人无法实施垄断。

其次,从最终效果上来看,证券化只是把一种商品当作一个股权产品去进行分割买卖,就像上市公司分割股权出售给众多散户,这中间会存在很多问题,如代理人成本、标价不合理、频繁变动割韭菜等等。而资产上链的核心作用则是确权和流通,它致力于从产权根儿上去进行产权保护。除此以外,其增加流通的方式不只有分叉一种,也包括智能合约自动交换、智能抵押、可信流转等。

谈及国内资产上链行业的发展情况时,贾英昊表示,从全球范围来看,中国的资产上链商业已经初步取得了一些成绩,比较靠前的团队包括哈希、比原等。但对比国外的话,中国如果想要在资产上链这个浪潮中拨得头筹还需要继续加大投入,因为国外团队因为资本的助推发展相对更加迅猛。同时他还表示,未来三到五年的时间里资产上链行业会有一个大爆发,从各国对STO的重视程度上就可以看出来。

 

“区块链3.0是资产上链”

“我认为3.0就是资产上链。”贾英昊笃定的说到。“1.0是电子现金,2.0进行了智能合约的开发,3.0不会只停留在区块链小范围的自嗨,必定要深入到实际的实体经济当中,最首当其冲要解决的一个问题就是链上和链下如何进行信息、权益以及可编程交易属性的流通。”

尽管他如此自信,但未来究竟如何还有待于时间的检验。而资产上链究竟能不能得到大国的认可,何时得到认可,也都尚需静待结果。

BB财经从区块链眺望未来

BB财经原创,作者皮皮虾,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bcaijing.cn/news/411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