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热点 →正文

发布瑞波币(XRP)批判性研究报告的公司受到死亡威胁

2019-01-28 10:50:24 华尔街之狼

瑞波币(XRP)在加密货币市场是一个充满争议的项目,由于瑞波币是瑞波(Ripple)公司「Ripple Labs」建立在瑞波分布式帐本协议上、发行用于协助金融机构进行支付结算的工具,该公司也托管数十亿枚瑞波币,这样关系让许多人认为「实际上这个目前市值第二大的货币并不是真正的加密货币」;不过,该货币在日本、韩国等国有着庞大的交易量,在外国也有一群瑞波币的疯狂支持者——他们被戏称为「XRP Army」。

瑞波币(XRP)

近日,加密货币市场研究公司Messari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指出数字资产瑞波币(XRP)真正的市值和流通供应量「明显低于目前的显示的数据」。

据CoinMarketCap这样的数据网站呈现,瑞波币目前的总流通量约为「410亿枚」,与瑞波公司宣称的一样。

然而在报告中,Messari认为其中「192亿枚」的瑞波币在每日交易量中「不具被流动性」或受到「明显的卖出限制」;而又根据协议,这其中也包含了由瑞波公司联合创始人Jed McCaleb持有的「至少67亿枚瑞波币」。

[小知识*]:McCaleb是Ripple的前CTO、目前Stellar的CTO兼共同创办人。

史上最臭名昭着的遭骇交易所Mt.Gox,原网站本来是一个卡牌游戏《魔法风云会》爱好者的线上买卖交易平台,是由Jed McCaleb所创设,其命名源于魔法风云会英文名称(Magic:The Gathering Online eXchange)的首字母略缩字。McCaleb后将其转变爲一个比特币交易平臺,并在2011年将其卖给了马克·卡佩勒斯。

何谓每日卖出限制?由于瑞波公司目前仍「持续销售瑞波币(XRP)给予他们的投资人、银行合作伙伴与团队成员」;根据瑞波公司发布的第四季报告,该公司总共在2018年共售出了价值超过5亿美元的瑞波币给这些单位,这些瑞波币都以「协商后的汇率被分发卖出」,因此都有着「严格的售出限制」。

此外,该报告也提出了一些瑞波公司目前持有的瑞波币流通量数据,像是由瑞波联合创始人向一家名为「RippleWorks」的非营利组织承诺的提供59亿枚瑞波币,这一数字据称尚未兑现;但它确定RippleWorks持有的25亿枚瑞波币,这些瑞波币也受到「每日售出限制」。

该报告也估计,透过瑞波子公司「XRP II」所销售的瑞波币多达41亿枚,而瑞波公司提供给金融机构的货币服务业务也受到每日售出限制。

也就是说,瑞波币市场可能存在庞大且持续性的卖方压力,这取决于对瑞波的做市商合作伙伴、瑞波附属基金会以及瑞波的联合创始人的「出售限制的时间轴与结构」。

Messari在报告中指出:「如果没有瑞波直接的透露这些数据,就不可能追踪这种「不具流动性」的瑞波币,所以我们使用合理的方式(对瑞波币进行)估计。」

这些因素导致瑞波币(XRP)的市值「被夸大超过60亿美元(目前瑞波币市值近130亿美元)」。

依照该报告的研究结论,近一半的瑞波币不具备流动性,代表着「真正被交易的瑞波币其实没有数据显示的那么多」,这也会引发「瑞波币市值受到严重高估」的可能性。

瑞波公司没有分享它用于计算瑞波币交易量的方法或参考的交易所数据,这些关键的数据点可能导向了销售限制。

超过99%的瑞波币交易量来自海外交易所,其中许多已被怀疑是来自「被洗出的交易量」。针对瑞波既有的流动性,该报告也提出这样的质疑。

 

被激怒的瑞波币大军(XRP Army)

支持瑞波的一方势必不会喜欢这样的研究论点,瑞波的执行长Brad Garlinghouse不久后便在推特发文反驳这份报告的准确性,并指出「这个产业的媒体报导何时会比较成熟?」

虽然Selkis表示他们团队在报告发布前已经询问了瑞波公司希望它们提供相关的数据(瑞波公司并没有提供),也事先将该份报告提供给瑞波币社群的意见领袖参考、讨论,但仍招来反对者严厉的批判,许多瑞波币支持者称Messari的研究为「FUD」。

很明显,这则报告大大激怒了许多瑞波币的死忠支持者,那些在网路上被戏称为「XRP Army(瑞波币大军)」的人们。

在1月24日,Messari公司的执行长Ryan Selkis据称在他的公司发布了对瑞波币(XRP)的批判性分析后,除了在社交平台(像是推特)上受到许多人的反对意见(包含一些不堪入目的字眼)——他更受到了死亡威胁。

Selkis发布了一则推文,声称他收到了一位来自匿名来电者的威胁电话:

有人刚用纳许维尔的号码打电话给我,并向我陈述了我妻子的生日。然后挂了电话。

Someone just called me from a Nashville number and recited my wife’s birthday to me.Then hung up. bgarlinghouse these are the type of animals you and your fucking company enable.

War.

—Ryan Selkis( twobitidiot)2019年1月24日

在一则后续推文中,Selkis表示他又接到了两个更具威胁性的恐吓电话,并再度发文Tag了瑞波的几位高层员工包括其执行长Brad Garlinghouse、技术长David Schwartz以及市场行销和通讯部的高级副总裁Monica Long,希望他们谴责瑞波币社群的这种行为,并且已经向联邦调查局报案。

I want Ripple bgarlinghouse MonicaLongSF CoryTV JoelKatz warpaul to denounce any$xrp community threats against my family.I’m going to the fbi and local police after THREE calls.Ensuring our family doesn’t get swatted.

I’m not going home until it’s publicly stated.

—Ryan Selkis( twobitidiot)2019年1月25日

至截稿前,瑞波公司的任合高管皆没有针对此事有任何评论。而Selkis也发布了另一条推文,确认了这个进行电话恐吓的人士不是瑞波员工:我在警察局。很可能是一个朋克小子。

其实,这些被称为「XRP Army(瑞波币大军)」的疯狂社群支持者并不是第一次骚扰与他们「意见不合」的人士,先前着名的比特币开发者Jeff Garzik就在负责Segwit2x项目并在近进行一些讨论时受到了这样的电话骚扰:

这就是我和我的家人在Segwit2x引起骚动期间发生的事情,当地警方和FBI也称「这个社群有一些病态的部分」,Garzik在推特上回应Selkis的事件时表示。

许多人可能很支持特定的项目社群;然而,当一种支持演变成盲目时,加密货币社群与追星的疯狂粉丝之间,又有何差异?

BB财经原创,作者华尔街之狼,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bcaijing.cn/news/488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