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热点 →正文

区块链,撬动世界的科技革命

2019-02-09 2:30:48 华尔街之狼

两千两百年前,西西里岛东南端叙拉古城外蜿蜒的沙滩上,“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起地球”的阿基米德,以这样的方式思考着他想描绘的世界。

眼前的沙滩,天下所有沙漠中的沙粒,能不能用一个数字表达出来。他给出了这样一个表述:十的一百次方。

后来的科学证明了阿基米德智慧的超凡卓著。

实际上,世界上的沙粒的确没有那么多,甚至宇宙中以分子、粒子、原子存在事物的总和,都没有这样的量,人们将这个人类不可企及的理想量命名为Googol。

两千两百年后,两位斯坦福大学的年轻人,创办了Google。实现了阿基米德的人生理想。

1995年8月9日,硅谷一家创始资金只有四百万美元的小公司,网景。在华尔街上市的几个小时后,瞬间成为了二十亿美元的巨人。年仅二十四岁的公司创始人马克·安德森,在睡梦中便轻而易举地完成了从普通人到千万富翁的人生转变。

当天,见证过人类百年发展历程的《华尔街日报》评论道,通用动力公司花了四十三年才使市值达到二十七亿美元,而网景只用了一分钟,网景的上市后来也被证明为互联网繁荣的开始。

网景浏览器出现之前,只有文字的浏览器界面,枯燥、乏味,操作指令难以记忆。

网景浏览器

网景公司创造的图文并茂的浏览器界面,加上便捷的鼠标操作方式。让网景浏览器在推出短短四个月内,便出现在六百万台连接互联网的电脑上,市场份额从零暴增到百分之七十五。人类历史上,没有任何一样商品或服务拥有如此快速的普及速度。真实的诱惑,散发出空前的魅力。网景一夜崛起的神话,让互联网技术第一次向世人展现出汇聚财富的惊人速度与庞大规模,吸引着无畏而敢于冒险的创业者和风险投资家们奋不顾身地投身其中。一个千帆竟渡、万马奔腾的新时代拉开了帷幕。

软件工程师雷·汤姆林森,试图通过网络与朋友隔空聊天,于是世界第一封电子邮件诞生了。

热恋中的皮埃尔·奥米迪亚为了帮助女友实现搜集天下糖果盒的愿望,于是世界第一家拍卖网站ebay问世了。

剑桥大学实验室里的学生们,想要随时关注楼下的咖啡壶里是否还有剩余的咖啡,于是世界第一个网络摄像头出现了。

......

此后五年,一亿多公里的光缆和大量的基础设施为互联网的快速普及做好了准备。从1995年到2003年,世界范围内的上网人数从两千万人增加到五亿人。虽然90年代末互联网泡沫破灭,无数公司破产退市,但是在倒闭和破碎声中,互联网继续在成长和运行着,那些真正的创业者仍然在继续耕耘,在积蓄力量。

在互联网上,没有强制权利,没有明确的支配者,所有人既是服务者又是创造者。

新兴的Facebook、YouTube、QQ空间、微博,并不提供任何内容,所有内容都由用户自愿创造上传,网站只是提供一个自由分享的平台。社交平台激发着人们的创造力,人们聚集起来,共同搭建起一个虚拟的网络社会。

只要一台电脑,一杯咖啡,人们就能在互联网上自由的创造,就能让成千上万的人的生活得到改善。

乔布斯

如果说互联网用电缆连接了整个世界,那么以iPhone为代表的智能手机的问世,让长久以来被网线束缚的互联网获得了新的自由。跨时代意义的触摸的人机交互方式,让冰冷的机器拥有了温暖的人性。开放的应用商店,则为表面千篇一律的iPhone创造了万千不同的内心。

订机票、看电影、购物,都会有人编写出相应的应用,满足人们的需求。我们甚至可以在云服务器上程序,利用手机里的应用来进行工作,所有人都能够自由的进行创造。

无论你在何处,你都在网上;你孤身一人,你身处世界。

 

存在即合理

互联网用于学术和商业初期时,也以开放、平等、自由为宗旨,鼓励全体网民共同参与、平等地共同创造,任何人都可以在网络上表达自己的观点或创造原创的内容,共同生产信息。但是,随着商业的发达,信息社会的确立,互联网越来越中心化,互联网巨头直接控制了信息流动的命脉和商业交易的命门,公司价值高速膨胀,但是提供信息的网民和进行消费的用户,并没有分享到互联网公司增值的蛋糕。

罗胖在《罗辑思维》里提到过一个观点,新工具永远要解决旧问题,谁对旧问题理解越深入,思考更细致,谁才能真的理解新技术新工具的价值。

无论是区块链还是互联网,我们往往专注的是它本身能够为社会带来什么,我们很少会去思考它为什么会诞生。

在之前的文章中,我分享了这么一个观点: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我们处于什么样的时代,我想还是拐点。我们处于 “信息互联网迈向价值互联网的转型” 时代,在这个时代下,如何让信息(数据)变得有价值,是这个时代需要解决的问题。

这是区块链诞生的原因,也是目的。在信息互联网时代支撑整个互联网经济有序运转的是什么?

没错,是信用。有信息的地方就离不开信用,但是信用靠什么来保障呢?

公信力

靠的是公信力的平台,归根结底,靠的是国家的暴力机器来作保障。在经济社会,获取信用的成本是不可思议的,造成了巨大的资源浪费,因此在价值互联网时代伴随着更大更重的价值被交换,如何降低信用成本就成了一件非常值得关注的事情。在信息互联网时代,信用靠制度靠人工靠强制力量来保障,在价值互联网时代,由于交换的价值剧增,信用成本也剧增,我们必须去考虑一种新的力量来保障信用,这种力量就是技术,区块链就是企图通过技术手段降低技术成本,让技术不再只是实现信息的传递,要实现所有权、使用权的传递。

 

技术的革命性

著名经济学家《资本的秘密》作者赫尔南多·德·索托曾表示,世界上多达50亿的人口并不能完全地参与到全球化所创造的价值中,因为他们对土地的所有权得不到保证。他认为区块链能够改变这个现状:

区块链的中心思想是商品的所有权可以被交易——不管它们是金融、实体或智力资产。其目标不仅仅是记录这个地块,还记录所涉及的所有权,这样权利的所有人就不能被侵犯了。”

“统一的财产权有可能为全球正义、经济增长、繁荣及和平的新议程奠定基础。在这个新的范式里,权利的保护并不是通过枪械来实现的——而是通过技术。”

“区块链是为一个由现实(而不是虚幻)事物所支配的世界而设的。我认为那是很有意义的。”

现在很多人会问到这样一个问题,比特币1秒钟只能处理7笔交易,这样低的交易效率怎么会带来技术上的变革?其实这里有一个很大的误区。互联网普及的早期,拨号上网1秒钟几K的网速,下载一首歌曲都要十几分钟。但如今,你不能说这个东西没有用。

如果你坚持这么认为,很有可能就会错过了一个时代。因为技术在演进。很多新的技术,特别是颠覆性的技术,都要经历从弱小到强大,由不成熟到成熟的阶段,如同蒸汽机车刚被发明的时候,有人就讥笑火车还没马车跑得快。但很快历史会证明,科技进步的力量有多么强大。

BB财经|BBcaijing.com原创,作者华尔街之狼,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bcaijing.cn/news/505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