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热点 →正文

币安赵长鹏香港起诉红杉资本 币圈私募对垒

2019-05-26 13:46:00 核财经

币安赵长鹏香港起诉红杉资本 币圈平台、顶级私募为利“开战”

币安赵长鹏香港起诉红杉资本 币圈私募对垒

华夏时报记者胡金华 上海报道

 在币圈,是没有人情可言的;在私募,同样也是唯利益而至上的。

一家是加密数字货币领域的龙头平台币安,刚刚在5月8日经受了黑客攻击,导致其平台内一夜之间损失7000枚比特币,损失近4100万美元;另外一家是全球私募界的顶级巨头,为了投资利益双方又在香港法院“开战”了。

《华夏时报》记者获悉,在5月20日,由CoinDesk公布的一份从香港高等法院的文件中信息显示,币安CEO赵长鹏已通过其律师向香港法院递交了申请,起诉红杉资本损害其声誉,阻止币安以高估值筹集资金,要求法院立即对损失进行评估,且希望红杉资本对其给予赔偿。

记者了解到,这是自币安和红杉资本的纠纷公开化后,矛盾再度升级。

 恩怨始末

不过是投资与被投资的关系,却被币安和红杉搞得纷繁芜杂。

“币安刚刚经历了大损失,月初平台被盗了7000枚比特币,才过去半个月,赵长鹏竟然想通过与红杉资本打官司想要从别的渠道获得补偿?”对于上述事件被曝出,5月22日,上海一家大型私募合伙人丁凌(化名)对本报记者表示。

事实上,在私募圈内人士看来,币圈与私募之间向来瓜葛较少,无论是此前虚拟数字货币最疯狂的时候还是现在,币圈平台都自有其自己的一套灰色发币融资链,而私募风投都是看项目而撒网,对于币圈的项目虽然也看,但是“下手”的不多,此前红杉与币安的交集也是因为币安准备海外上市融资,红杉参与了其首轮的风投。

根据记者查阅资料发现,2017年8月,红杉资本与币安就投资一事进行谈判,并于当年9月1日签署合同。根据投资意向书显示,红杉资本向币安投资价值约6000万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占股10.714%。同年12月14日,币安团队向红杉资本提出,币安的现有股东认为红杉资本给出的估值太低了;彼时另外一家私募巨头IDG Capital也看中了币安,欲通过两轮融资向币安注资1800万美元,估值提升到4亿美元和10亿美元,最高超出红杉估值的10余倍。

2017年12月17日,红杉资本向币安提出一项新提案,但被币安回绝了。12月19日,红杉资本向币安发送了一封律师函,红杉资本认为币安违反了双方之前签订的排他条款,并要求币安于12月20日前停止与其他投资机构的沟通,并根据原条款继续完成跟红杉的A轮融资,否则将对币安发起法律诉讼。

不久后,红杉向香港法庭申请禁令,要求禁止币安与其他投资者谈判,而此禁令也被法庭批准。但是在2018年,香港法庭发现,与IDG的谈判是关于币安的B轮融资交易,与A轮融资并没有产生排他关系。最终,这一禁令被法庭驳回。

“这个行业的存在是因为颠覆了传统的融资模式,有的人跪习惯了,不知道还可以站。”在当时,因为红杉将投资事件闹到香港法院,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曾强硬回应。

时间到了2018年5月7日,赵长鹏当时在推特表示,未来所有在币安上币的项目都需要披露,是否与红杉资本有直接或间接的关联。一时间,币安平台上与红杉资本有关的项目大幅下跌。

而《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在此次的起诉中,赵长鹏在提交给香港法院的文件中就表示,当时的禁制令给他造成了损失,其有权得到红杉资本的合理赔偿。

“首先,我失去了通过连续几轮融资以越来越高的估值筹集资金的机会;其次,损害我的声誉,我将很快就此写一个更加个人的观点。”针对此事,赵长鹏于5月23日,赵长鹏在推特称。

根据香港高等法院官网显示,赵长鹏6月25日,将与红杉资本在法院举行听证会(案件编号为HCMP 2770/2017)。

阳光道VS独木桥

你不仁,休怪我无义。

业内人士也分析指出,在这场资本纠纷中,无论是币安还是红杉,都将这句话演绎的淋漓尽致。

“这玩的是哪门子游戏?当时红杉资本投资币安签了排他性协议,虽然红杉不义用非常规手段阻止IDG投币安,但是后来法院驳回了禁令,从事实上来说。红杉是玩了一回手段,但是假如IDG诚心投资币安,应该也不会在乎这几个月时间。反过头来,币安在比特币被盗之后,赵长鹏本人又旧事重提,向红杉所要赔偿,这同样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原本这事几乎可以说是已经翻过去了,赵长鹏偏又把它提起来。这或许就是币圈人的玩法。”5月24日,一位虚拟数字货币市场资深观察者梁爱民(化名)受访时不无感叹的说道。

不过,在梁爱民看来,虚拟数字货币领域的融资方式实在来的太快,在两年前国内法律尚未出台对炒作数字货币以及平台做出诸多禁令之前,以发币来融资曾经一度让私募风投市场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似乎一切传统的资本市场融资模式都被打垮了,如今回过头看,当充满骗局的泡沫逐渐被刺破的时候,私募又重新找到了自己的定位。

“私募走的是一条阳光道,币圈走的是一条独木桥。当然逐利的私募资本看到币圈有利可图的时候,也想到币圈市场去分一杯羹,那就是找大浪淘沙下来后依然存活的交易平台,但对以币安为代表的平台来说,它们其实并不真正需要私募的钱,它们要融资只是分分钟的事情,自己发行币就可以了,而且它们也确实这样在做。但是之所以出现币安与红杉以及IDG的交集,说穿了无非也是这两类机构想要尝试着彼此接纳、融合,谋求共同的利益,但是利字面前如何分配计较得失,也造成了币安与红杉现在互诉至境外法院的局面。”梁爱民坦言。

不过,币安与红杉之间的利益纠纷,与市场上的那些“韭菜”没有多大关系了。

文章来源|核财经,文章仅作者观点,不代表BB财经立场

本文内容来自网络采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