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热点 →正文

2019,年度最热关键词竟然是:老赖

2019-12-30 14:24:48 起风财经


                        2019,年度最热关键词竟然是:老赖

又是岁末年终,2019的余额已不足1%,如果要给今年评选个年度最热词,非“老赖”二字莫属。最早给公众普及老赖知识的是贾跃亭,凭借下周回国四字传遍坊间,继而一发不可收拾,ofo戴威、暴风冯鑫、锤子罗永浩、长城影视赵锐勇、赵飞凡父子等知名创业者、企业家纷纷登场,而把老赖一词推向舆论高点的还数国民老公王思聪,贵为随口说出“1个亿小目标”的千亿身家首富之子竟然也进入此名单,再加上王思聪过去这些年的高调行事风格,对比今日之反差,着实令吃瓜群众在大跌眼镜之下热议了一把。

事实上从法律角度而言,上述一干知名人士是有区别的,很多人对老赖这个词的概念有所混淆。以上人士中,贾跃亭、冯鑫、赵锐勇、赵非凡父子在失信被执行人之列,即俗称的老赖,而戴威、罗永浩、王思聪则只是被列入“限制高消费令”,和老赖还有一步之遥。二者之间的法律定义和相关区别的司法解读在此就不展开了,有兴趣了解者自行百度即可。

我们来看一组数字,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的数据,自2013年10月实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公布制度起,截至2019年11月中旬,全国法院累计发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1591万人次,2019年新增执行案件930万起,当前公布失信被执行人571万。这是什么概念?也就是说全中国每一百人中就有一位曾经或当前属于“老赖”身份。这个比例不可谓不惊人,不知不觉间,老赖已悄然来到你我他的身边。

不可否认失信被执行人制度实施以来对社会的诚信体系建设,对有钱不还恶意拖欠的那些真老赖的打击震慑,对债权人权益的合法确保方面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这些都是我国法治建设的进步,应该得到充分肯定。但是,这项制度也同样存在某些极为不妥之处,如不加以修正任其发展将有可能给社会的健康发展带来严重隐患。

我们来看几起真实的故事(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王大建,男,29岁,来自农村,大学毕业后留在北京进入一家IT企业做技术,因不甘平庸希望通过奋斗改变命运,2016年投身创业做了一家提供同城闪送服务的公司,刚开始运气不错拿到了200万的投资,也跑了一些数据出来,遗憾的是没能在竞争中扛住,造血能力不足却又不忍放弃,结果各种找人借钱,最后借不到了就开始网贷,身上的担子也越来越重,终于在2019年陷入到再也支撑不住的状态,资金来源彻底枯竭,只能把公司遣散后背负着几百万的债务重新再寻找新的机会。

魏飞星,男,36岁,2017年从某巨头企业离职,和几个同事一起创业做了一个SaaS项目,凭借着出色的能力和履历背景,很顺利的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融完了天使、Pre-A和A轮,但是由于缺乏经验,在股权的机制设计和把控上有所欠缺,融完A轮时作为创始人的他便已经失去了控股权,一方面业务发展相当顺利,公司月营收已突破300万,一方面由于后进入的投资方开始对公司的经营布局和方向有所干涉而不断产生矛盾,在此过程中创始人的某些决策行为触发了投资协议中的回购条款并彼此不断争斗恶化,最终杨飞星以身背千万应付回购款项的巨额债务而黯然离场。

李青铭,男,41岁,2009年就从一家待遇颇丰的上市公司辞职,创办了一家软件外包企业,凭借过硬的技术和良好的口碑,业务发展势头蒸蒸日上,几年下来攒下了上千万元的家底,作为一个外地人在京有房有车有事业,儿子也已上了小学,妻子在家相夫教子,在一般人看来,俨然已是人生赢家。16年的时候,在朋友的鼓动下,新启动了一个AI创业项目,谁曾想人生就因此迎来巨大波折,AI项目早期研发投入巨大,由于不熟悉资本运作,也因为手里有些家底并未急于融资,结果越陷越深,原有业务所花心思越来越少再加上环境遇冷收入逐渐萎缩,新项目始终未能产生现金流却在不断吸血,然而已经高达几千万的投入和始终觉得能坚持到迎来曙光让他不忍放弃,手头的资金用完了开始向亲人朋友借,把房和车抵押出去贷款,却终未能挽回颓势,最难的时候身上连200块钱都拿不出来还被曾经的朋友堵在家里要债,最崩溃的是,妻子竟在这最艰难的时刻怀上了二胎,关于这个孩子要还是不要他内心无比纠结。有人问他,你为什么不跑路呢,他说其实除了轻生之外所有的想法都想过,但还是选择坚守,毕竟错是自己犯下的,他不能对不起那些曾经帮助过他的朋友和仍然选择信任他的员工。如今的他只能将妻子和孩子送回老家一个小县城去让父母帮忙照看,自己孤身留在北京继续打拼谋求再起。

以上几位,统称为创业失败者。是的,除了开篇提到的那几位大家耳熟能详的知名人士之外,在这数以千万计的失信被执行人和被列入限高令的人群当中,有很大一部分群体就是由这些创业失败者组成。他们积极响应了国家“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他们怀揣梦想满腔热情,他们渴望通过努力拼搏来改变命运。然而创业的路途注定是坎坷的,或由于产品设计欠佳,或由于技术力量薄弱,或由于市场开拓不利,或由于缺乏融资渠道,或由于股权纷争甚至商业陷阱,在拼尽全力之后,项目可能仍以失败告终。他们中的很多人为了创业耗尽了所有积蓄,借遍了亲戚朋友,甚至于被迫卖房卖车而变得一无所有,近几年来这种因商致贫的案例越来越多,在创业圈已屡见不鲜。

更为遗憾的是,当他们从失败中反思沉淀之后,甘愿背负着沉重的包袱,鼓起勇气准备继续上路再次拼搏时,却发现竟已寸步难行,可能由于公司某位员工、合作伙伴或是供应商的一纸上告,判决生效后被列入“限高令”,甚或被申请强制执行无果而升级到“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从此与飞机、高铁无缘。作为债权人来说,通过法律手段来追诉自己的合法权益确也无可厚非,但此时的他们正是处境最为艰难的时期,由于无力偿还,只能承受此制度下带来的种种约束。把不准旅游度假、不准入住高星级酒店、不准进行高档娱乐奢侈消费、不准乘坐飞机商务舱以及高铁一等座以上舱位列入禁令是理所应当,把飞机经济舱和高铁二等座也列入高消费就匪夷所思了,我国高铁总长已超2.2万公里,这是一项惠及全国人民的基础建设工程,乘坐过高铁的应有几亿之众,如果坐个高铁二等座就属于高消费的话,那么我国的富裕人群数量着实庞大。而飞机经济舱,经常出行的人都知道,遇到淡季打折的时候甚至比高铁票还便宜。作为想要东山再起的企业家和重新翻身的创业者,商务出行是他们最基本的需求,不能出去洽谈业务,不能外出寻找资源,他们何以自救?身背老赖之名又有何人敢与他们合作?

而把遭遇困境的企业家和创业失败者称呼为老赖则更是一种悲哀,他们本应是这个社会最值得尊敬的群体之一,他们为国家创造了税收,为大众提供了就业机会,为国家的经济繁荣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然而,或由于市场环境的趋冷,或由于决策管理出了问题,无论何种原因,企业陷入困境乃至破产,昨天的某某总便已成为今日的老赖。这对他们公平吗?对于有钱不还或者隐匿和转移财产的真老赖,如何打击都不为过,但对于一时落难的企业家和创业者,在查清他们是真的无力偿还债务,但并不逃避责任,愿意继续通过拼搏努力来清偿债务的,真心希望能够把他们头上的老赖之名摘去,在合理的范围内给予他们更多的理解和支持。

2019年的时局之难相信每个人都有所体会,马云在12月21日的演讲时说他一天内接到5个朋友的借钱电话,大家可以自行脑补,能够有马云电话号码并且能够直接给他打电话开口借钱的朋友会是什么级别的人物,也就可想而知今年的形势严峻到何等地步。在凛冽的寒冬之下,为什么我们的相关管理部门,我们的社会公众以及我们的媒体不能够给这样一个特殊且重要的群体多一些宽容,多一分温暖?

若创业失败就可能意味着倾家荡产乃至声败名裂,谁还敢创业?

若创业者们都被这些不合理的制度和舆论环境吓得止步不前,中国的民营经济发展哪来的新生力量?

若都不创业,何来工可打?

这些问题,真正值得有关部门以及整个社会深思。

而恰恰是这些创业失败者,他们大多在三四十岁,正值盛年,作为创业失败过一次甚至多次的老兵,他们拥有丰富的创业经验,他们体验过失败带来的人生低谷而更加懂得谨慎和珍惜。他们都是未来国民经济发展的中坚力量,他们也必将在自我疗伤修复之后重返战场。

值此年末之际,衷心祝愿所有真正有担当、有抱负却正在遭遇坎坷挫折乃至历经至暗时刻的企业家、创业者们时来运转。

2019即将成为过去时。

2020,再战!

文章来源|起风财经,文章仅作者观点,不代表BB财经立场

本文内容来自网络采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