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热点 →正文

央行稳步推进法定数字货币,“弯道超车”指日可待

2020-01-08 13:25:20 起风财经

1月2日至3日,2020年中国人民银行(央行)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据悉,会议在总结2019年主要工作以及当前经济金融形势的同时,部署了2020年的重点工作。

其中,“加强金融科技研发和应用”的工作内容被首次提出。具体要求为,贯彻落实金融科技发展规划,建立健全金融科技监管基本规则体系,做好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工作。值得注意的是,在2020年工作安排中,央行将继续稳步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的研发。

近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移动金融专业委员会2019年第二次工作会议在上海召开。会议同样研究并确定了2020年的重点工作任务,其中也包括了移动金融框架下,法定数字货币的应用场景研究、金融行业区块链技术应用成熟度评测以及人民币跨境移动支付研究等。

何谓法定数字货币?

目前,央行正在研究并即将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名为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即数字货币与电子支付工具。据介绍,DCEP是具有价值特征的法定数字支付工具,在功能、属性方面跟纸钞完全一样,只是形态为数字化。

DCEP作为加密字符串,能像纸钞一样流通,并且在收支双方都离线的状态下也能进行支付。手机上安装DCEP数字钱包后,只要通电无须连网,通过两个手机互碰就能实现货币转移。

使用DCEP,因其支付的是央行存款货币,所以无需绑定任何银行账户,这与目前使用商业银行存款货币进行支付的微信、支付宝大有不同。DCEP实现纸钞数字化,让人摆脱银行账户体系控制,而使用渠道和场景没有改变。

据央行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介绍,现阶段央行法定数字货币的设计,注重的是M0而不是M1、M2的替代,而所谓的M0,就是指流通中的现金。也就是说,DCEP将替代的是流通中的纸钞和硬币。

此外,DCEP的设计既保持现钞的属性和主要特征,也将满足便携和匿名的需求。并且,DCEP也要执行反洗钱、反非法融资、防范用于网络赌博和犯罪活动的功能。

稳步推进中的DCEP

2014年,央行成立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专门研究小组,讨论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可行性。

2015年,随着数字货币发行和业务运行框架、数字货币关键技术等研究的深入,央行两轮修订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原型方案并发布数字货币系列研究报告。

2016年,央行首次召开数字货币研讨会,明确发行数字货币的战略目标,筹备成立数字货币研究所以及专业人员招聘,并指出,央行数字货币研究团队将积极攻关数字货币的关键技术,研究数字货币的多场景应用,争取早日推出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

2017年,央行正式成立数字货币研究所。央行科技司司长李伟表示,此举是为了研究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从而确保区块链技术的潜力能够被最大限度地应用于中国金融行业。

2018年,央行召开全国货币金银工作电视电话会议,指出要稳步推进央行数字货币研发。

2019年7月,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王信在“数字金融开放研究计划启动仪式暨首届学术研讨会”上表示,央行直接发行数字货币有助于提升货币政策有效性,未来要推动央行数字货币研发。

2019年10月,在首届外滩金融峰会上,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曾表示,“中国人民银行对于DCEP的研究已经有五六年,我认为已趋于成熟。中国人民银行很可能是全球第一个推出数字货币的央行。”

11月28日,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在“第八届中国支付清算论坛”上表示,目前央行法定数字货币DCEP已经基本完成顶层设计、标准制定、功能研发、联调测试等工作,下一步将合理选择试点验证地区、场景和服务范围,稳妥推进数字化形态法定货币出台应用。

12月9日,据《财经》杂志消息,由人民银行牵头,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以及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共同参与的央行法定数字货币试点验证工作将在深圳、苏州等地区开展。

神秘的参与方

目前,已确认参与央行数字货币研发工作的机构有工、农、中、建四大商业银行以及移动、电信、联通三大通信运营商。

据媒体披露,工行、中行均有数字钱包研发经验,农行曾打造积分系统,建行更是积累了丰富的区块链实践经验,可较好的配合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

同时,三大运营商均开展过区块链标准化工作。中国移动曾积极推进区块链技术在直饮水监测、身份认证领域的应用;中国电信推动运营商电子招投标系统、农业溯源、精准扶贫领域区块链的应用;中国联通发展基于区块链的生态环境监测可信数据平台等。

2019年12月末,腾讯内部发布《关于成立数字货币研究项目组(虚拟组织)并指定相关负责人的通知》。

腾讯决定在企业发展事业群支付基础平台与金融应用线下成立数字货币研究项目组(虚拟组织)。

据悉,该项目组主要负责数字货币研究项目各项工作的推进,跟进落实政府相关部门最新政策,开展数字货币相关研究,业务模式创新及应用场景的落地验证。

此外,去年11月,央行党委委员、副行长范一飞一行到华为深圳总部调研,中国人民银行清算总中心与华为公司的战略合作协议签署,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与华为公司关于金融科技研究的合作备忘录签署。不难看出,华为作为法定数字货币项目的参与方概率已有十之八九。

并不全是“香饽饽”

尽管我国在中央银行数字货币领域的工作开展可谓如火如荼,但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对此却并不“感冒”。

2018年12月,在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的听证会上,美国财政部长史蒂芬·姆努钦表示,他与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一致认为,至少在2025年之前,美国都不需要中央银行数字货币。

美联储不支持国家发行数字货币的理由是担心其容易受到价格波动的影响,同时还易受到遭受黑客攻击和用于非法洗钱,这些都无益于货币的价值。

与此同时,日本也表示出了相似的态度。2019年11月,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表示,日本现在不需要央行发行数字货币,但将继续研究数字货币。

日本央行副行长宫井正义则认为,中央银行数字货币不会得到广泛的支持,取消现金将使公共基础设施安置不便,因此没有中央银行会这样做。

投资银行FT Partners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史蒂夫·麦克劳克林曾表示,一些发展中国家或地区发展金融科技反而会为其带来更多“弯道超车”的机会。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正以十足的创新驱动力,驰骋在这条通往未来的新潮技术试验之路。

文章来源|起风财经,文章仅作者观点,不代表BB财经立场

本文内容来自网络采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