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区块链人物 →正文

赵长鹏(CZ)_币安创始人

2019-02-10 18:44:09 华尔街之狼

赵长鹏,英文名CZ,币安创始人和比捷科技CEO,出生于江苏省连云港旁边的一个农村,父母都是教育工作者。1987年,年仅10岁的赵长鹏跟随父母举家移民到加拿大温哥华,成为加拿大籍华人。2013,赵长鹏偶然了解到比特币后,就开始大举投资,之后还进入链圈,曾经担任Blockchain.info的技术总监,还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加入OKCoin成为CTO。2017年,他成立币安,虽然入局不算早,如今的币安却成为数字货币交易所榜单中,排名仅次于Coinbase的交易所。2018年3月,在福布斯发布的首个数字货币富豪榜上,赵长鹏位列第三,成为前十名中唯一的华裔。

《福布斯》杂志的文章中这样描述赵长鹏的“掘富”速度:“在这个去年最疯狂的造富金矿中,速度就是生命线。赵长鹏这个华人程序员从创建币安平台到大富大贵,只用了6个月时间。”

赵长鹏(CZ)

赵长鹏的人生轨迹

大学期间,赵长鹏在东京的一家金融IT公司实习了一年。毕业后,这家公司给他开了不错的薪资条件。他也很喜欢东京,在东京做交易所的系统,一干就是4年。

2001年,互联网泡沫,日本经济不景气。赵长鹏去了纽约Bloomberg(彭博社),做到了技术总监。

2005年,回国创业,建立了富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他不仅是创始人,也是中国区总裁。

2013年,退出创业,全职投入比特币行业,加入了Blockchain.info。

2014年,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加入OKCoin,出任CTO,管理OKCoin的技术团队,并负责OKCoin的国际市场团队。

2015年,从OKCoin离职,离职争议闹得沸沸扬扬。

2017年,创立了币安,担任币安CEO与比捷科技CEO。

改组“比特币天团”

2017年8月,何一宣布加盟币安,担任联合创始人、CMO。消息一经公布,币安币和新上线的比原币(BTM)交易量暴增,交易量排名全球Top 10。

何一曾是OKCoin(曾是国内排名前三的比特币交易平台)联合创始人,副总裁,与赵长鹏算是老搭档。

赵长鹏曾在OKCoin(币行)担任技术总监,他于2014年6月10日正式宣布加入这家公司,彼时他与OKCoin的两位联合创始人——徐明星、何一的组合被誉为“比特币天团”。

对于这次职业选择,赵长鹏曾经满怀信心地表示,“OKCoin无疑是中国和全世界最好的比特币交易所,也是最好的比特币团队之一。主要是公司的发展前景吸引了我。”但也有人说,赵长鹏加盟OKCoin是匆忙的决定,因为他与徐明星此前只见过两次面。

赵长鹏当初可能也不会想到,加入OKCoin后自己会被推上风口浪尖,最终不欢而散。

在OKCoin之前,赵长鹏在Blockchai.info担任技术总监,据说这是比特币行业流量最高的加密货币公司。

赵长鹏在这家公司干的不错,除了负责Blockchain的基础架构、托管和安全,也管理所有产品的开发,包括Blockchain.info的网站、钱包、API及ZeroBlock的交易平台,除此以外还负责亚洲市场的推广。同时,他还与Blockchain的创始人罗杰·维尔(Roger Ver,人称“比特币耶稣”)和本·里弗斯(Ben Reeves)走得很近。

2014年12月,赵长鹏和前东家Blockchain.info签订了一份协议(不是合同)。根据协议,OKCoin将负责Bitcoin.com域名5年时间的运营,Bitcoin.com网站所产出的广告收入归OKCoin。

但由于运营效果不佳,OKCoin希望停止这个合作。而Roger Ver认为,OKCoin应该每月支付1万美元作为补偿,或者支付按广告收入的百分比。由此,OKCoin和Roger Ver的经济纠纷爆发,并持续长达数月。

令人意外的是,在这场纠纷中,赵长鹏“强势站队”Roger Ver。他虽然承认将“简单的君子协议”作为合同是个错误,但在文章中他还直指OKCoin违反职业道德、伪造其签名进行银行转账、拒绝支付其薪资、员工炒币等问题。之后OKCoin方面又发布声明,称赵长鹏不仅伪造合同,还拒绝道歉,又编造谎言攻击OKCoin。

双方的这场“骂战”最终以OKCoin开除赵长鹏告终,到底孰是孰非仍然说不清。

今天,赵长鹏、徐明星、何一依然是币圈叱咤风云的人物,但三人的江湖地位和彼此的关系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何一加盟币安后在接受采访时说, “当年是我挖他(赵长鹏),现在他挖我,也算扯平了。”

区块链已经把我们带到下一个时代

在币安短时间内就从一个初创公司发展为一个交易所巨头的情况下,赵长鹏一方面努力地在交易所领域维持住一个体面的名次,另一方面则已经把手延伸到币安孵化器(Binance Labs)和其他一些生态布局。

不久前的5月31日,作为全球前三大区块链代币交易平台之一的币安举办线上投资沟通会, Binance Labs 的负责人张灵透露,币安拟成立10亿美元的“币安生态基金”。币安将作为LP为该基金提供资金支持,同时还将挑选约20家投资机构作为该基金成员。

赵长鹏(CZ)

而早在去年10月,币安就已经宣布成立Binance Labs,面向全球征集早期区块链项目和团队。成立至今,Binance Labs已经投了4个项目,分别是加密货币MobileCoin,高性能公链Oasis Labs,智能合约的防卫士Certik,合规众筹平台Republic。

这意味着,当人们对赵长鹏的印象还停留在和红杉中国的恩怨情仇中时,币安的业务范围已经悄然和传统投资基金发生了重合——从代币交易平台,延伸至区块链项目的风险投资。

“我不单独评价某一个公司,所以像红杉,我也不单独评价它。但是我觉得传统投资机构的投资方式都很老套,往往对一个创业公司非常不友好。我觉得现在的话语权应该是在创业者的手中。”

俨然已经戴上“投资人”光环的赵长鹏,三言两语就革了以红杉为代表的“古典互联网VC”的命。“但是非常有幸的是,那个时代应该已经过去了”,赵长鹏说。

不止如此,币安的布局中还包括媒体。

“BABI财经是我们投的公司,(我们)也没有太管他们,我对这个行业也不太懂。他们跟我抱怨说,我们发消息从来都没有给她先提示一下,因为我一直记不得,我也不打算这么做。”

据赵长鹏介绍,币安的产业里面主要布局基础架构项目,对媒体的投资非常少,相比之下其他的交易所反而都投了很多。

赵长鹏麾下兼有交易所、投资机构、孵化器和媒体的产业组合,太容易让人联想到不久前曾被媒体爆料身兼承销商、证券媒体以及坐市商三大角色于一体的“超级庄家”杜均。

虽然赵长鹏并没有透露更详细的布局细节,但在被大量“中心化”的机构垄断资源的背景下,币安也始终摆脱不了项目发行“空气币”涉嫌欺诈融资、私募代投和操纵币价等等乱象的指控。

更不要说,币安此前重点孵化的项目中还有不少失败案例。

如号称“全球最大的去中心化金融服务平台”BRD币、“全球第一个去中心化通用虚拟礼物协议”GTO币,均为币安曾重点孵化的项目,但目前均处于大幅跌破发行价的尴尬状态。

虽然何一曾解释称“因为投资了失败项目,所以对Labs成员进行了更新”,但目前仍不清楚币安在上述项目中究竟投了多少资金。

即便如此,以资本的方式向外扩张,无疑将是下一步币安的核心动作之一。

“我们没有IPO的计划,传统金融行业的IPO已经变成了一个融资,或者早期投资者解套的一个工具了,所以我不想那么做“,赵长鹏说,”我们没有VC投资者,区块链已经把我们带到下一个时代了。”

“知己”何一

赵长鹏加入OKCoin,是何一凭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蛮劲挖来的。

他的加入迅速把公司带上国际化的道路;反过来,公司也让赵长鹏变得越来越年轻,越来越土鳖。有网友这么总结:自从何一加入OKCoin后,感觉OKCoin low了一大截;自从赵长鹏加入OKCoin后又回来一大截。

赵长鹏与何一

2015年5月,赵长鹏离开OKCoin时,何一也一起离开。

2017年8月8日,何一在社交媒体发表公开信,宣布和老朋友赵长鹏再次创立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币安,并担任CMO兼联合创始人兼董事。

币安的江山一半是何一打下来的。何一把运营一直播的经验和OKCoin的经验,无缝对接到币安。

何一频繁用直播去推广项目,频繁送豪车。高佣金+豪车+分叉币等各种优惠的支持,给币安带来的收益也是巨大的:在2017年12月18日越过单日交易量30亿美元后,2018年1月10日便突破100亿美元。

BB财经原创,作者华尔街之狼,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bcaijing.cn/renwu/506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