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区块链人物 →正文

Gavin Wood:以太坊前CTO的区块链征途

2019-02-21 12:13:18 华尔街之狼

这是一个不会出现在币圈大佬盘点行列中的人物,但是当每一位想要盘点区块链或者以太坊历史时都不能绕过他。

Gavin Wood,以太坊的联合创始人,以太坊黄皮书作者,被称为以太坊的“工程之父”或者“隐形大佬”,他同时也是英国约克大学计算机科学系的博士。

Gavin Wood

不同于年少成名、大一辍学的V神(Vitalik Buterin),Gavin行事相对低调许多。

V神和Gavin都曾是以太坊的坚定信仰者,但二人在一段短暂交汇之后,在区块链的世界里走着并行不悖的两条路,并渐行渐远。

Gavin自2015年底出走以太坊,因为他不想世界只有一条垄断的链,而做了一种异构的多链架构Polkadot(可理解为区块链世界的电信)。此后不久,为了营造一个更加去中心化的以太坊社区、避免创始人的过度参与,V神也逐渐远离了以太坊核心团队。

而由于Gavin的出走,间接影响了以太坊2.0的开发进度。

有知情人士透露,以太坊早期技术架构都是Gavin撑起来的,君士坦丁堡升级原定时间是2018年11月,由于内部分歧和工程拖延等问题,开发组不得不将时间拖迟至今年1月中旬,又因为技术故障一拖再拖。

“主要原因还是和Gavin离开有关,Gavin就是以太坊的灵魂人物。”一位以太坊核心社区成员说。

如今,V神向左,Gavin向右。个人选择所导致的不同路线,在这个去中心化的虚拟世界里产生了竞争乃至矛盾,天才程序员Gavin又企图通过手下的代码来消弭它们。

 

被以太坊“统治”的两年

很多有点成绩的程序员都会被冠以“天才”二字,Gavin wood也不例外,他8岁就开始编程,比比尔·盖茨还要早5岁。

Gavin全名Gavin James Wood,1980出生于英国,除了拥有约克大学计算机博士学位外,他还拥有音乐可视化博士学位;曾在意大利一所学校为孩子们教授艺术课程;同时掌握6门语言:英语、意大利语、法语、西班牙语、罗马尼亚语以及逻辑语。

Gavin精通跆拳道,热爱滑雪,还开发过一款着名桌游Milton Keynes。

即便不看Gavin在以太坊上的成就,放在其他领域来看,他也是一个佼佼者。

Gavin初次听说比特币是在2011年,他当时没多大兴趣,但2013初的一次重新审视改变了他的看法——技术将不可避免地导致社会变革。不久后,他被一位朋友介绍给Vitalik。

“此后以太坊一直‘统治’我的生活。”Gavin为以太坊倾注了一切,两年没日没夜的敲代码生活,他完成了包括以太坊PoC-1(Proof of Concept-1)、以太坊黄皮书、智能合约开发语言Solidity等重要技术决策。

以太坊早期的管理格局是,V神负责研究团队,而Gavin掌控工程团队。

Gavin对于以太坊的重要性,以太坊黄皮书中文翻译者杨镇曾说,Gavin在职时对工程上的事拍板,他对以太坊生态工程贡献最为明显,“如果没有Gavin写的黄皮书,就没有后来那么多以太坊客户端了”。

曾有业内人士向Odaily星球日报透露,以太坊早期的技术架构都是Gavin撑起来的,而“现在以太坊没有技术大拿了”。

Gavin最被人称道的是其在大型软件系统上的领袖型开发能力——这不仅需要极高的技术实力,还需要一定的抽象能力以及对于区块链未来的想象力。

其中最为着名的是Gavin撰写的以太坊黄皮书,首次提出以太坊虚拟机(EVM),并被后面的公链譬如EOS等不断借鉴。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Gavin Wood博士是工程上的‘以太坊之父’。”杨镇说。

2015年底,Gavin Wood突然离开以太坊社区,原因不详。

 

带着遗憾离开

就如同无人知道Gavin对于早期以太坊发展的重要性,也没人知道Gavin离开以太坊团队的真实原因。

Gavin Wood

每个人都在猜测。有媒体报道称是因为内部分歧,Gavin工资太高——以太坊前COOS tephan Taul就曾表示对Gavin高薪的不满。

也有其他说法。据一位业内人士透露,Gavin当时离开最大原因在于“整个团队都围绕Vitalik开展,然而Gavin作为技术领袖,其主导力已经严重偏移。再加上以太坊的发展相比Gavin的Web 3.0的思路,已经具有局限性”。

Web 3.0是Gavin Wood早在2014年4月刚写完黄皮书时就提出的一种构想,简而言之就是基于P2P协议从软件层面重塑互联网。

在Gavin对Web 3.0的构想里面,以太坊仅仅只是一个初级的试验品,整体设计和代码结构都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

Gavin的诉求和以太坊已有的结构产生了不可避免的冲突。“以太坊已经成型的客户端代码架构以及社区共同维护的模式,使大规模的代码重构和再设计变得非常困难。”杨镇表示。

即便Gavin离开背后原因疑窦丛生,但不可否认得是,Gavin是带着遗憾离开的。在他公开发表的告别信中,开头引用了摇滚乐队Pink Floyd名作《Time》中的一句歌词:“时光流逝了,歌声也结束了,但总觉得自己还有话想说。”这也是他内心的表述。

离开以太坊后,Gavin创立Parity Technologies,推出用Rust语言编写的以太坊客户端Parity,后来几乎垄断以太系钱包市场。

时隔多年,Gavin在一次视频直播采访中回想做火车去伦敦的那日,初见那群加密程序员时还能会心一笑,仿佛一切已如过眼云烟。

 

告别以太坊

去年10月,Web 3.0峰会现场,Gavin身着黑色T恤,打开一台未拆封的Mac Pro电脑,指尖敲打键盘,一刻钟后,一条区块链诞生了。

这是通过Polkadot团队创造的工具Substrate发布的。

Polkadot是一种“异构的多链结构,可以使定制的侧链与公链连接,彼此发送和接受消息”。

Polkadot可以理解为区块链世界的互联网,而Substrate相当于PC。

这是Gavin近三年主要研发的一个项目,“我们不想世界只有一条链,尽管它可能是一条完美的链,但它是一条垄断的链。这将是对区块链极端主义的最大抗争。”

从宣称“以太坊主宰我的生活”到宣扬“对区块链极端主义的抗争”,Gavin的心态已经悄然发生变化。这不再是一个“唯神教”或者原教旨主义的战场,譬如给《流浪地球》豆瓣评分打1星或者5星的斗兽场,而是每个人每条链都能散热发光的舞台。

Gavin Wood

Gavin出走以太坊后,其生涯和以太坊原本就像两条并行不悖的线路,愈行愈远,此刻却又将一切关联起来。

原本以太坊已陷入积重难返的尴尬道路。EOS和波场等公链的相继崛起、核心开发人士的相继离去、工程推进陷入低效。君士坦丁堡分叉背后,以太坊正经历内忧外患的尴尬境地。

而此刻Gavin要将这些竞争对手融合起来——即便是不认同某些公链项目,比如他曾表示EOS是低迷技术和过度营销结合的产物。

Gavin觉得,最后真正的赢家不会是哪个项目或者哪个人,而是一整个社会。在这个社会中,“信息的获取是无法抑制的,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数据”。

另一方面,杨镇介绍,由于Polkadot和Substrate都属于通用基础技术框架,本身并没有具体的业务功能。所以在区块链技术得到广泛应用之前,作为全新的Web 3.0基础技术框架的Polkadot和Substrate恐怕不会得到太多关注。可以预见的是,Gavin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将继续“隐形”下去。

或许,区块链已经从过去的宗教膜拜中走出来,摒弃偏见和刻板印象,走向开化和民主。

Gavin的前半生可以归纳为其在一场Ted演讲里曾引用巴克敏斯特·富勒的一句话:“你永远不会通过与现有的现实作斗争来改变事情。要更改某些内容,请构建使现有模型过时的新模型”。Gavin博士的区块链旅途历久而常新。

BB财经|BBcaijing.com原创,作者华尔街之狼,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bcaijing.cn/renwu/53383.html